香港反送中運動6月9日一周年,香港一群參與的親歷者,呼籲以創新思維靈活地結合本土及國際戰線,反抗中共全面侵蝕香港的自治。

據美國之音報道,香港社會在過去一年經歷了眾多大型群眾運動,運動潮汐時有高低。最近北京通過「港版國安法」後,再帶起了民間探索運動去向的熱烈討論。在「北加州香港會」與多個團體舉辦的反送中運動一周年網上分享會上,多位親歷運動的參與及見證者,不約而同地為過去一年香港人打出了多條新的抗爭戰線感到鼓舞。

他們認為,儘管「港版國安法」的實施已是不可逆轉,但香港人需要持續地打一場硬仗,以靈活變通不屈的精神,繼續抗爭下去。

梁繼平:不應悲觀面對中共打壓

美國華盛頓大學博士生梁繼平說,過去一年運動潮汐時有高低,也有沉寂與失去焦點的時候。但他說,在審視抗爭運動時,應從習近平早於2014年提出「全面管治權」來看待分析;目前中共步步進逼侵犯香港自治,只是執行有關政策而已。

他解釋,香港過去一年的抗爭,引起了中共很大反制。中共越加打壓,國際社會關注越大。由美國總統特朗普政府宣佈認定香港是「一國一制」,以致外國國會議員組成聯盟警惕中共等,已經證明了香港人的抗爭,使外國政府與人民覺醒意識到,中共乘全球化之便,在外奪取利益。

梁繼平指出,「我們沒有辦法,也不應該只是以悲觀態度去面對中共的打壓,我們必須要認真思考中共的策略會引起甚麼樣的反作用,抗爭者有沒有在這契機開拓更多空間。」

楊子俊:提倡「影子教學」

在去年6月12日參與港島抗爭遊行中,被警察槍傷右眼及被控暴動罪的中學通識科教師楊子俊感同身受,慨嘆過去一年教育界的言論自由急劇下降,特別是香港政府認定通識科過去所教導的港人身份認同、法治與政治參與等議題,是導致近年香港年輕人上街抗爭宣示不滿的主因。

他解釋,很多老師害怕被家長或校外人士投訴,可能會導致失去教席。為了保著「飯碗」,這些老師不敢表達政見,選擇自我審查保持沉默,失去教導學生辨別社會是非的應有角色。

楊子俊說:「但若老師以後不能在課堂上說出自己的立場,甚或在社交媒體上,也不能說的話,這便難以促使同學們去信任他們,因為他們不知道老師是甚麼立場,那麼更難以先表達心中所想。」

承接著梁繼平的靈活抗爭主題,楊子俊提出了新的「影子教育」抗爭模式。他說,香港有強盛的補習文化,學生願意付費增強原來學校課堂知識;若教育界發展體制外的知識傳授,專門教導學生社會通識科目,探討當今政治議題,相信是可以抗衡官方在傳統學校內洗腦的影響。他提議,若當局打壓這些另類的補習學校,教育界可以在網上授課。

立場姐姐:勇武抗爭更趨靈活

人稱「立場姐姐」的「立場新聞」前記者何桂藍,是去年7.21元朗白衣人無差別襲擊港鐵站乘客的受害者之一。她當天晚上進行採訪時,被白衣人襲擊倒地,全程在網上實時播放。

何桂藍說,過去一年見證了香港抗爭運動的演變,和平理性非暴力(和理非)主義者與勇武抗爭的「不割席、不離棄」前提下,抗爭方式越趨激進;前後兩者互相扶持,警覺性也大有提升。

她舉例稱,如懷疑被警察從高處拋下致死的科技大學學生周梓樂的悼念活動,並非在每月8日才在傳媒鎂光燈下舉辦;其實,其它日子也有不少警民衝突發生。何桂藍說,目前社會上的抗爭凝聚力沒有減退,如上星期首次被警方禁止的六四維園燭光晚會,一大群和理非早已在銅鑼灣鬧市出現,伺機行動;勇武派的機動性更趨靈活。

何桂藍說:「前線其實一直以來比和理非懂得看時勢、隱藏自己,(示威)現場不乏這些朋友,如5月27日在旺角看到傘陣的場面,儘管警察當天在現場已有很多搜查行動,但他們(這些前線勇武派)仍能達致行動目標。」

國際關係學者沉旭暉說,沒有經歷過威權主義的香港人,其實從來沒有準備好為抗爭付出代價,國安法的出現,促使香港人要認真思考,是否仍要迂腐於過去不願意付出代價的抗爭模式。

沉旭暉贊同楊子俊的抗爭代價理論,指出很多香港人勞役一生,一輩子為了買房子。他解釋,抗爭者擔心導致失業,頓失經濟支柱,代價顯得沉重;相反,外國抗爭者有工會支援,如美國人更沒有置業買房的必然文化,抗爭的負擔更顯得相對地低。

朱牧民:國際游說需靠海外港人親力親為

香港本土抗爭路線需要重塑之餘,國際戰線的游說工作也需要新思維、新策略。總部設在美國首都華盛頓的推動美國政界持續關注香港組織「DC4HK(華府關注組)」的分析認為,過去一年美國政府與國會高度關注香港議題,正是香港移民認識到,香港人親身游說,更有說服力,事倍功半。

「華府關注組」行政總監朱牧民說,不能將香港議題單獨游說,必須結合美國利益,美國相關官員與議員才會重視跟進。他說:「游說不是你有否感人新聞故事、相片,最重要是你能否明白美國政權、政黨,他們自己的利益是甚麼?然後,將香港這(社會)運動,未來民主與人權的發展,將美國利益加在一起,才能做到最有用的游說。」

新思維、新策略在上述五位講者中都是未來抗爭模式的主軸,要如何應用在「港版國安法」上,相信都正在考驗著每一位香港抗爭者的智慧與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