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人大5月22日強推「港版國安法」,廢棄「一國兩制」承諾,美國隨後宣佈制裁中共的系列措施,其中包括「取消香港貿易優惠待遇」。日本「時事通訊社」報道稱,「港版國安法」引發中美全面對抗,「新冷戰」正式開打。一場對決在所難免,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以及股市、聯繫匯率制度等,都成為新冷戰勝負的重要標誌之一,也成公眾關注的焦點。

中共人大通過「港版國安法」立法草案當日,港股暴跌1,300多點,再次引發香港的撤資潮。路透社引述多名財金界人士說,「國安法」將令大批資金撤走,他們部份客戶已經著手安排撤資行動。

報道說,一間管理逾2,000 億美元資產的歐洲私人銀行,其中一名高級銀行家表示,有客戶曾經希望「去年發生的事情能夠過去」,但隨著「國安法」草案出台,他們開始著手「減低在香港集中投放資金的風險」,並要求我們啟動撤資預案的「Plan B」。

作為一種佐證,新加波金管局近期的統計顯示,4月中,來自非居民的存款較上年同期增長44%,達到創紀錄的621.4億新加坡元(約443.7億美元)。同時4月的外幣存款較去年同期增加近四倍達到創紀錄的270億坡元(約194億美元),今年首4個月亦增長近兩倍。數據並沒有透露資金流入來源地,但分析相信新加坡海外資金流入增加或與香港社會運動升級、疫情以及中美角力有關。

大量資金撤出香港,去了新加坡避險,通常導致港元走弱,對美元匯率出現下跌,但是港幣近期卻表現異常堅挺、強勢。港元兌美元匯率於歐洲及紐約的交易時段多次觸及7.75的強方保證,香港金管局從6月5日開始,二日內三度入市承接港元買盤,單日共向市場注入97.35億港元。

香港近月匯市屢觸及強方兌換保證,反映資金流入速度高於資金流出,香港銀行體系總結餘,由年初的540億元,大增至最新的957.68億元。

風險是資金的天敵,特別是「港版國安法」這種政治風險,所有資金都避之唯恐不及。但此時反而有大量資金冒險而來,囤積香港,透露出「來者不善」的濃厚意味。

中美在冷戰前沿的香港對戰,表現之一是金融戰,囤積香港的資金自然會與中美有關,但是具體詳情自然是「軍事秘密」,不得而知。不過可以關注一些中資,美資的商業動態。

日前,騰訊總裁劉熾平再度減持套現,5月29日及6月1日減持騰訊股票,兩個交易日共計減持60萬股,套現約2.472億港元。今年內他已多次套現,超過6.66億港元。

這背後是否有中共的意圖?難以斷定。像阿里巴巴、騰訊等所謂的民企,真正老闆其實是中共,在中共的授意下,馬雲在風華正茂時不得不宣佈「退休」,這與香港政商界、影視界,包括英資的滙豐銀行都要站出來表態支持「國安法」是一樣的,其中的無奈和屈辱或許只有當事人才能體會。

有分析指,中美在金融領域的交手,美國開始踢走美國股市上市的中概股,還有中共隱瞞疫情被各國追責索賠,觸動中共在歐美的企業撤退回流。有專家認為,這些資金由歐美撤退,選擇停留香港的可能性最大,也會帶來港元需求增大、匯率走強。

此外,日前,美國駐香港總領事館一處宿舍物業準備出售,市場估價上百億港元。

「山雨欲來風滿樓」,這場在香港展開的新冷戰似乎在所難免,這場冷戰的本質是人類普世價值與毀滅人性的共產極權的對決。眾多香港人在過去一年中,已在這場正邪之戰中,做出了抵制中共的選擇,然而對影響人們生活和資產的連繫匯率帶來的影響,應該如何選擇呢?

資深銀行家、大學客席教授吳明德在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節目採訪時表示,對一般民眾來說,把有餘的港幣換成自己信任的貨幣就可以避險。

吳明德說:「如美國政府開始採取行動,則與索羅斯及老虎基金的私人機構的狙擊不同;美國政府不是來賺錢,而是要贏。」他表示,近期市場上港匯仍在走強,是因有人在儲港元倉。一旦開始大量拋出儲存的港元,香港金融系統是承受不住的。

他表示,美國若出手會做空港幣比當年索羅斯更狠,聯繫匯率瓦解是其次,最壞的結局可能港幣不再流通,金融中心瓦解。他認為,一般民眾把有餘的港幣換成自己信任的貨幣就可以避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