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已宣佈,針對中共「港版國安法」,將取消香港的特殊貿易地位,制裁中港有關官員。中共公然撕毀「一國兩制」的承諾,招致西方國家的一致批評,還可能失去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對中共是一大損失。中共這種「自毀」的極端手法,讓國際社會十分不解。

其實西方有句話,「上帝讓他滅亡,必先讓其瘋狂」。中國老百姓也有句俗話,叫「作死」,就是指這種毫無理智的瘋狂。這正是中共「作死」的又一明證,符合中共的思維方式。

對暴力的迷信

中共的起家就是從暴力開始,之後的竊政、統治過程也充滿了暴力和欺騙。竊政70年來,以暴力為基礎的各項政治運動一個接著一個:「土改」、「鎮壓反革命」、「反右」、「文化大革命」……每次運動都離不開血腥的暴力手段,每次運動都有大批無辜者死去。讓老百姓在恐懼中三緘其口、乖乖接受壓迫成了中共的拿手本領,也使得其更迷信暴力的手段。

中共說要牢牢抓住「槍桿子」軍隊,還有「筆桿子」各種宣傳工具對百姓的欺騙洗腦。各種鎮壓老百姓的「維穩」開支甚至超過了龐大的軍費開支。中共對暴力的迷信和依賴可見一斑。

竊政70年,中共沒有學會基本的治國安邦,這是中共欺壓百姓的本質決定的。真正傾聽百姓的呼聲、真正為百姓的利益著想,在政治體制上吸取現代人類文明的成果,中國的復興並不是神話。同樣語言、同樣文化傳承的台灣不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嗎?儘管地少人多,台灣卻是全球第22大經濟體。2020年聯合國的全球幸福報告,台灣排名全球第25位,居東亞、東南亞之首。

中共不惜一切代價要牢牢抓住手中的權力,吸血老百姓的邪惡本質又使得它只能靠暴力才能維持這種不道德的政權。中共從來不想解決面臨的問題,卻只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所以,中共寧可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受損,寧可對中共自身政治、經濟、外交會造成巨大傷害,也要強推「港版國安法」。

香港近年來幾次大的公民運動,都與中共想加強對香港的管控有關。2014年,中共人大常委會扼殺特首和立法會的真正普選,導致「雨傘運動」。2019年,中共指使港府推《送中條例》,導致「反送中」運動。此次強推「港版國安法」也是一樣,中共並不想真正履行「港人治港」的承諾,中共的出爾反爾,直接插手香港管理的野心,才是真正的香港動亂之源。

迷信利益的力量

中共瘋狂壓搾百姓,造成貧富差距大。2018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報告指出,按照堅尼系數衡量,中國的收入不均居全球最高者之列。波士頓諮詢集團多年前就指出,0.8%的中國家庭掌握了70%的全國可支配財富。

中共自身無止境地追逐利益,西方國家多年來對中共的容忍和對利益的追求,也使得中共更堅信了這一點。

1989年,中共製造震驚中外的「六四」慘案。西方國家紛紛批評、制裁,可是時間不長,對中國的制裁就煙消雲散了。1990年5月,美國即延長了中國的最惠國待遇,1992年李鵬即訪問美國,兩國關係基本恢復。

1999年,中共鎮壓法輪功,並發動全部媒體,將法輪功妖魔化。此後20年,鎮壓不斷升級,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抓、被迫害致死,更有大量證據證明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可是,國際社會除了批評和表示關注之外,並未對中共採取強有力的制裁措施,反而貿易照做、投資照給。2001年,中共加入世貿組織,從此在成員國中享有無條件、永久的最惠國待遇,快速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因此中共深信,即使國際社會尤其美國真的制裁中共,過不了多久,就會在中國這個大市場的誘惑下,悄無聲息地取消制裁。那時,香港作為中共囊中之物早已既成事實。至於香港民眾的反抗,中共對此並不擔心,香港警察已經蛻變為中共的「黑警」,對於打擊百姓,中共有著十足的經驗和充份手段,從不手下留情。所以,中共敢於冒天下之大不韙,強推「港版國安法」。

中共的漏算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中共忽視了最關鍵的一點:天時已變。此一時非彼一時也。

「六四」天安門慘案時,前蘇聯還沒有解體,美英等國怕中共進一步倒向蘇聯,出於地緣政治的考慮,以及對中共黨內民主派的幻想,早早向中共拋出橄欖枝。

此後,美國等西方國家既看好全球化的回報,又幻想著通過接觸戰略,中國發展後會自然走向民主和自由。美國對中共眾多嚴重侵害人權的事件,只是口頭上施加壓力,並無遏制中共的實質性舉動,客觀上放任、縱容了中共。

30年後,今天美國發現中共不僅貿易上佔盡便宜,而且已深度滲透到美國、國際組織中,推行中共的價值觀,對美國和國際社會構成了實質性的威脅。中共病毒在全球的大流行,又給美國乃至全球造成了大量人員死亡和巨大的經濟損失,實實在在展現了中共對文明社會的危害。白宮最新發佈的對中國的戰略報告,就是對中共重新認識的明證。

報告中多次直接提及「中共」並以「總書記」稱呼習近平,再次顯示了美國政府已將中國與中共區分開,將打擊目標精準對向了中共。正好符合了全球去共大潮,符合了「天滅中共」的天象。

特朗普總統的制裁還僅僅是一個開始。而中共,在其固定的思維模式下,必將進一步做出不可理喻的瘋狂舉動,繼續「作死」,也讓世人見證其一步步走向毀滅的結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