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著小路來到元朗八鄉菜園農業先鋒田,農夫馮汝竹(阿竹)騎著單車迎面而來,笑盈盈地帶筆者參觀農田,她並不介意野豬和青蟲對自己農產品的傷害:「我塊田是用慈心耕種的,我們是沒有農藥、沒有化肥、沒有殺蟲劑,所以很多時候客人買到我的菜,不是那麼漂亮,有蟲洞,但是他們都願意包涵。野豬也會走來吃我的粟米,這些事經常會發生,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態比較正面一些,知道食物不只是人類吃的,食物是動物都可以分享的,我只不過少了金錢的收入,不需要生氣,少一些就少一些。」


阿竹堅持不用農藥、化肥,蔬菜上有蟲洞,顧客也能包容。(陳仲明/大紀元)
阿竹堅持不用農藥、化肥,蔬菜上有蟲洞,顧客也能包容。(陳仲明/大紀元)

和阿竹傾談,總能感受到她對身邊事物的樂觀態度,身邊的每一塊農田,每一個生物,她都無比珍惜。自小在石崗菜園村長大的她,對鄉土生活有著不解之緣。當雙腳踏在泥土上時,她才感到安心。如今阿竹已經做了全職農夫10年,耕種帶給她健康的生活方式,她相信這片土地是一個循環的體系:「我們除了不斷地說紙的循環、膠的循環,其實田都可以循環,循環之後是永續。」


阿竹採用「慈心耕種」的方式打理農田。(陳仲明/大紀元)
阿竹採用「慈心耕種」的方式打理農田。(陳仲明/大紀元)


新長出來的番茄。(陳仲明/大紀元)
新長出來的番茄。(陳仲明/大紀元)

敞開胸懷待野豬

生長茂盛的蔬菜,在野豬的「入侵」下變成一片廢墟,此時此刻的心態如何?阿竹回憶,在某年的秋季,當自己興奮地來到菜田,準備收割長勢喜人的蕃薯葉賣給客人的時候,眼前卻是一片支離破碎的場景,原來蕃薯葉成為了野豬的晚餐,不但菜葉被牠們吃了精光,整片田也被牠們翻了個底朝天。

阿竹最初有些生氣,但很快她嘗試從另一個角度看問題:「我發現土地被野豬整得很鬆軟,犁田機都沒有那麼鬆軟,我可重新將地整得整齊一些。牠出現提醒我其實季節到了,要轉季了。我就去種蘿蔔。」這一年蘿蔔的收成特別好,而且賣到很好的價錢,完全彌補了蕃薯葉的損失。這件事之後也引發了她的深思:「賣少幾條蕃薯葉不要那麼緊張,下一批你的收入更加多的。有時心要寬一些,對於任何的生命,你要關照一下,千萬記住食物不只是人吃的。」


犁田機。(陳仲明/大紀元)
犁田機。(陳仲明/大紀元)

她認為,上天總是公平的,其實很多時候是人的心胸太狹窄,容不下其他動物。每一種生物的存在都有其意義,只要放寬心,往長遠的方向看,或許會有新的驚喜:「你以為你給野豬吃了菜你會損失很大,但不一定的,其實牠幫助你,你不知道。」


生長茂盛的菜田曾受到野豬侵襲,但阿竹從積極角度看問題,並不埋怨。(陳仲明/大紀元)
生長茂盛的菜田曾受到野豬侵襲,但阿竹從積極角度看問題,並不埋怨。(陳仲明/大紀元)

慈心耕種的理念

野豬的例子只是耕種故事中的一個,對植物的保護還包括不用農藥、不用化肥、不用殺蟲水,阿竹相信這種方式是「慈心耕種」。她介紹這一理念並不是自己的原創,是一個台灣法師提出的:「台灣法師提出用這種慈心耕種的方式,尊重任何的生命去種植,他很有趣,見到螞蟻在田中,如果螞蟻沒有東西吃,他還會撒糖給螞蟻吃,其實最重要是互相包容。」

在阿竹的眼中,泥中的生物也值得尊重:「泥中有很多微生的動物、昆蟲,不斷在泥土中運作,植物都需要牠鬆泥土,牠們排出大便都是一種肥料。我就當牠們是我的員工,有成千上萬的勞動者在泥中互動。」

阿竹相信,整個種植生態圈,也都可以遵循「慈心耕種」的法則:「你看到我現在的花、枝條枯萎了,都要靠一些微生物、昆蟲將它整到腐爛,然後再變成這塊田多些有機物質,如果完全用化學肥、殺蟲水,這塊地就會變得越來越硬,有機物越來越少,種出來的食物營養就不會那麼多。所以我們覺得很需要尊重各種生物在這個世界上生存。」


阿竹相信每一種生物都有其存在的意義,要長遠看其起的作用。(陳仲明/大紀元)
阿竹相信每一種生物都有其存在的意義,要長遠看其起的作用。(陳仲明/大紀元)

全職農夫生涯帶來健康

和阿竹做訪問期間,她未停止過配菜和接聽電話,中途甚至要騎單車出去送菜。從種植、銷售到運輸,幾乎都是她一手一腳完成。「辛苦嗎?」筆者問。她笑笑說辛苦,但是她願意付出,因這塊田帶給她身心的健康。


從配菜到送菜,都由阿竹一手一腳完成。(曾蓮/大紀元)
從配菜到送菜,都由阿竹一手一腳完成。(曾蓮/大紀元)


阿竹每天非常繁忙,親自送菜給客人。(曾蓮/大紀元)
阿竹每天非常繁忙,親自送菜給客人。(曾蓮/大紀元)

阿竹回憶,自己在成為全職農夫生涯前,曾經罹患子宮瘤,需要入院做手術,大病康復後她改變了自己的生活方式。2011年,她來到元朗八鄉租田,全身心投入其中,發現自己的身體也悄悄變化著:「直至到現在我都沒有大病過,這個很奇怪的,呼吸的空氣好些的時候,你的病都會少一些,食物也很重要,我們的菜是『慈心耕種』的,有機產品帶來健康。」

一邊做一邊學,阿竹一直沒有停過學習的腳步,有農業班時她會報讀,平日也會閱讀農業雜誌,與前輩交流:「天天學習有個好處,人如果不斷學習,會覺得自己沒有老,以及心情會好一些的。如果自己覺得不要再讀書、不要再學習,就是自己快完蛋了。所以我覺得,有一種每日都學習的心情,就是抱著希望。」


阿竹親自下田耕種,邊做邊學。(陳仲明/大紀元)
阿竹親自下田耕種,邊做邊學。(陳仲明/大紀元)

阿竹認為「希望」不滅,就可以遠離憂鬱症:「我有希望才會學習,所以希望對於每個人來講,是穩定他的心情,將來他的願景可以擺得遠些,不會有憂鬱症的。當你覺得沒有希望才會憂鬱,很驚恐你才會憂鬱,當你覺得很有希望時,怎麼會憂鬱呢?」

*********

在田中行走時,阿竹的臉上總掛著笑容:「農田帶給我的東西,最簡單的就是健康,另外最主要的是思維方式改變,視野開闊了。因為這個農田令我認識了很多朋友,很多人來田觀光、學習,大家溝通多了,中間的互動令到自己增進很多,更多人溝通的時候知道自己的短處在哪裏,知道改善的位置,希望我的謙卑大家都能接受。」◇


阿竹的臉上總掛著笑容,她不後悔選擇務農這條路,因為農田帶給她健康。(曾蓮/大紀元)
阿竹的臉上總掛著笑容,她不後悔選擇務農這條路,因為農田帶給她健康。(曾蓮/大紀元)


元朗八鄉菜園農業先鋒田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八鄉菜園農業先鋒田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八鄉菜園農業先鋒田一景。(陳仲明/大紀元)
元朗八鄉菜園農業先鋒田一景。(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