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當局在6月7日發表了長達3.7萬字的「抗疫白皮書」,除了自誇如何高效因應,同時還按照新腳本,全盤否認在瘟疫爆發早期隱瞞了疫情;就在同一天,前世衛總幹事布蘭特蘭德(Gro Harlem Brundtland)批評中共,拖延了太久才承認中共病毒人傳人的嚴重性,以至於現在瘟疫仍在全球蔓延。

按照世衛組織6月8日的數據,這場始於中國武漢的大瘟疫,已經在全球造成超過688萬人染病,約40萬人死亡。

前世衛總幹事:批評中共是有理由的

布蘭特蘭德接受最新一期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專訪時表示,中共拖延通報真實疫情,才是中共病毒全世界蔓延的原因。

她認為,就目前所知,拖太久才承認人傳人,是中共在疫情問題上犯的最大錯誤,「人傳人的跡象明明在1月1日的時候就已經非常清楚,但中共直到1月20日才正式對外公佈」。

在被問到中共是否刻意隱瞞了疫情時,布蘭特蘭德說,因為中國幅員廣大,內部又有利益衝突,需要深入研究才能作出判斷。但她強調,她「批評中共是有理由的,因為那裏的責任人行動太慢,太晚才對外通報」。

布蘭特蘭德曾擔任挪威首相,從1998至2003年間出任世衛總幹事,她在任期間曾領導世衛對抗同樣始發於中國的沙士(SARS),那時她就已經領教過了中共刻意隱瞞疫情的種種作為。

布蘭特蘭德當時是靠公開批評中共、公開施壓,才迫使中方與世衛合作。她說,「中共現在(比之前)強大多了,如果再像我當年那樣批評的話,會有對方(中共)拒絕合作的風險。」

中共「抗疫白皮書」 統一圓謊新腳本

中共的「抗議白皮書」,通篇都沒有任何地方表示當局在抗疫過程中有過任何的錯誤或失誤,更沒有提隱瞞和拖延通報疫情,而是強調中共當局「本著依法、公開、透明、負責任態度,第一時間向國際社會通報疫情信息」。

根據德國之聲的報道,中共的抗議白皮書,在長達60多頁、3.7萬字的全文中,只有一處提到了要「彌補不足」,「其餘通篇幾乎都在自我表揚」。

而在瘟疫爆發的時間線上,這份白皮書正式把2019年12月27日作為武漢疾控中心最初接到中共肺炎病例報告的時間;而這個時間,正是中共央視海外台CGTN在4月18日採訪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張繼先時定下的。

張繼先在今年2月作為中共官方認定的「疫情上報第一人」獲得當局記大功獎勵。在專訪中,她回應外界質疑「既然這早就上報,為甚麼不也早早對外公佈消息」說,是因為當時還沒有結論,「應該有科學謹慎的態度」。

今年1月29日和1月25日,包括中國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內的幾十位醫生和研究人員,分別在《新英格蘭醫學雜誌》和《刺針》上發表了兩篇學術研究文章,前面一篇文章描述了如下事實:

1. 早在去年12月8號,中國(中共)CDC就接到報告的(中共病毒)感染病例(《刺針》上文章描述最早病例出現在12月1號);

2. 自2019年12月中旬以來,密切接觸者之間已經發生了人際傳播,並且在1月1日~11日之間,還有7位醫務人員感染病毒。

3. 研究明確地說,到2020年1月22日,即武漢封城之前,中共CDC已經接到425例病例報告,他們是根據這些病例作的研究。

那麼我們就來看一看這篇文章中,哪些數據讓中共官方的數據穿幫:

首先是武漢衛健委1月14日的通報說,武漢那時的累計病例是41例,而按照文章中的數據,應該是370例,僅在1月1日~11日之間,就增加了207例。

其次,同樣是1月14日,世衛(WHO)根據中共的數據在推特上表示,目前沒有證據證明中共肺炎會人傳人;而武漢市衛健委剛在1月11日通報「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16日雖然改口說「不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強調「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

直到1月20日晚,中共國家衛健委防疫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在接受央視連線採訪時才明確表示,中共肺炎可能人傳人。這比文章中所說的早在12月中旬就發生的人傳人時間,整整晚了5個星期。

當時CGTN採訪的時間,正值多名美國政要都指出中共隱瞞和拖延疫情長達4至6周,使全世界失去了防疫的最佳時間段。

而中共這邊,先是發公文禁止國內學術論文未經審查就向國際期刊投稿,然後由CGTN出面採訪張繼先和高福,以期重設疫情發展腳本;但不成想高福在採訪中與記者玩「貓和老鼠遊戲」,拒絕就學術論文「洩露機密」認罪。

大紀元記者在6月8日再次查找這兩篇文章時,發現《刺針》上的那篇文章顯示「原始DNS錯誤」,無法打開鏈接。《刺針》總編霍頓(Richard Horton)在5月2日的CGTN採訪中,就聲稱中共不應為疫情爆發負責,並讚揚中共當局信息「透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