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非裔男子在警察執法中死亡案件,引發美國民眾抗議,激進組織Antifa藉機煽動暴亂。中共黨媒大肆渲染,在美國宣佈制裁之際,中共企圖以此轉移視線,報復美國。中共故意迴避重要事實,再次欺騙民眾。

關於案件的處理

5月25日,在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非洲裔男子喬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警察執法中死亡。26日,4名涉事警察被解職。5月27日,特朗普總統發推文,要求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調查,並慰問弗洛伊德的家人,表示「正義將得到伸張」。

5月29日,辦案時曾單膝壓在弗洛伊德頸部的警察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被捕,被控三級謀殺罪和二級過失殺人罪。

5月31日,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受訪時談到,當他和總統在空軍一號上看到弗洛伊德事件的相關影片後,總統立即發表推文,並與司法部長巴爾通了電話,要求他調查真相。

美國民眾的抗議權和媒體監督權

弗洛伊德案發生後,明尼蘇達等十幾個州都有民眾上街抗議,在華盛頓特區,示威者站到了白宮外。特朗普和多名政要都表示支持和平訴求。媒體在街頭採訪拍攝,甚至對騷亂進行直播,報道連續不斷。

有大陸網民評論,「官媒引導下,一些人覺得美國很亂。豈不知這恰恰說明美國的人權保障。黨國這樣死了人,比如民工周秀雲、瓜農鄧正加、雷洋、徐純合等,你去鄉政府門口抗議試試?更別說去中南海了。」

「我因為p2p(爆雷)去杭州,剛到政府門囗就被驅趕,更別說示威了。一位男的老者拿著一張A4紙上面寫著還我血汗錢,直接被帶派出所了,從上午一直到下午才放出來,我的三觀直接崩了」。

「有粉紅在推下說,你總說中國黑暗面,有本事你說說美國暴動,我回覆如下:美國暴動,不管是文字、影片、以及每時每刻的過程,你都可以在網上查到。你想看啥不用擔心信息被屏蔽,你想說啥不用擔心被喝茶。用我說啥?民主社會不是天堂,但是好壞你可監督;獨裁社會就是地獄,因為你只能讚美,不能批評。」

5月31日,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向中共等利用此事挑釁的政權說,「我們與你們之間的區別是:殺死喬治弗洛伊德的警員將受到調查,將得到起訴,將會受到公平審判。那些想要走出去參加和平抗議的人們,也被允許向他們的政府尋求補償。他們不會因為和平抗議而被判入獄。」

激進組織Antifa及其背後黑手

美國多個城市的和平抗議演變為暴力破壞,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縱火和搶劫。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說,Antifa激進份子操縱了暴力行動,他們在各州穿梭,暴力專門針對少數族裔、非裔美國人和西班牙裔地區,燒燬人們賴以生存的商業,總統對此非常氣憤。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5月30日表示,「起初的和平抗議正在被暴力和極端力量所劫持」。5月31日,特朗普總統在推特上宣佈,將把Antifa指定為恐怖組織。

Antifa(「反法西斯」)是起源於1930年代的極左翼政治組織,與共產主義和準馬克思主義有關。德國情報機構,聯邦憲法保衛局(BfV)2016年發表報告說,「反法西斯」所標榜的「法西斯」,往往不是指法西斯主義,而是指「資本主義」,「反法西斯」實指「反資本主義制度」。

美國哈德遜研究院中國問題首席戰略家斯伯丁將軍(Robert Spalding)發推文,「他們(的暴亂活動)得到中共、俄國人和其他(反動)人士的支持,這與我們這個國家無關,這與那些想看到美國被摧毀的國家有關。」

別忘了 雷洋、 周秀雲、 徐純合

5月30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發推特「I cannot breathe(我不能呼吸)」,向美國挑釁。中共的仇恨宣傳,似乎表現出對美國黑人的同情。但是,對中國受難的同胞,中共媒體卻視而不見。

迄今,高智晟律師、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等人仍被強制失蹤,余文生律師、黃琦等正義之士無辜入獄。還有大批中國人因為堅守信仰及合理抗爭遭受殘酷的迫害。

中共黨媒對美國津津樂道,人們卻想起了死在中共警察手裏的中國人。2014年12月13日,在山西打工的河南農婦周秀雲討薪,被警察王文軍擰斷了脖子。最後王文軍被判處5年徒刑。程海律師表示,判決過輕,王文軍是「故意殺人罪」。

2015年5月2日,在黑龍江省慶安火車站,曾多次上訪的徐純合,不被允許其登車。衝突中,徐純合被警察當胸開槍打死。事後中共稱開槍合法,謝燕益律師表示,央視的影片經過了剪輯,沒有顯示警察怎麼開槍的。他說,「即使一個人有問題,也不能說打死他是合法的」,「這是一場由截訪和維穩制度造成的悲劇。」

2016年5月7日,北京市民雷洋被昌平公安局便衣警察拘捕,在押解途中非正常死亡,雷洋還被扣上了「嫖娼」的罪名。雷洋的同學曾去事發地申請查看監控影片,物業說監控錄像壞了,「而5月9日上午刑偵部門曾去找過物業」。最後5名涉案警察不予起訴。

結語

美國發生街頭暴力,中共幸災樂禍,想利用發生在美國的不幸來愚弄中國人,掩蓋中共暴政的黑暗。在中共治下,廣大民眾被剝奪了最基本的人權,媒體必須姓黨,司法部門是極權統治的工具。

中共關心美國社會問題,不是為了美國人民的利益,而是出於仇恨美國。幾年來,特朗普政府譴責共產主義和社會主義,反制中共滲透,對維護中國人權和世間正義起到重要的推動作用。黨媒和「五毛」妄想唱衰美國,反而讓更多人看清中共之不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