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美國交通部宣佈,將禁止所有中國客機往返美國,禁令初步擬定在6月16日生效,以反擊中共拒絕美國航空公司恢復中國業務,這是特朗普上周開啟中美對抗後,雙方第一次正面直接交鋒。

沒想到,12個小時之後,中共舉手投降。考慮到美東時間與北京時間的12個小時時差,如此迅速的投降行動,顯然驚動了中共高層,深知厲害,幾乎立即做出了投降的決策。

假如中共繼續僵持,美國真的禁止大陸航班,實質性脫鉤將邁出第一步,中共當然不敢。先前的報復,很可能並非中共高層的授意,只是民航局或某位中央領導的決定,包括想壟斷少數回國航班,牟取暴利,也不排除中共內部有人想藉機給中共高層製造麻煩。中共高層利用此事對美國測試的可能性較小,應該不會有這樣的頭腦,也不太敢用這樣的套路,所以得知信息後,立即後撤投降。

美國交通部當時也聲明說,禁令將在6月16日生效,「交通部將繼續與中方同行溝通,以便美國和中國航空公司都能充份行使他們的雙邊權利」。美國的對等禁航聲明,當然得到了白宮的認可,可看作是特朗普政府對中共高層的一種測試,沒想到立竿見影。

6月4日,中共民航局立刻宣佈,從6月8日起,所有外國航空公司,可選擇一個具備接收能力的口岸城市,每周營運一班,但並未直接提及美國的禁航聲明,只是稱對所有外國航空公司開放。

2020年5月份,美國航空公司達美航空(Delta Airlines)、美聯航(United Airlines)向中共民航局申請從6月1日起恢復對華航線,但中共不批准。5月22日,特朗普政府曾指責中共阻止美國的航空公司恢復中國業務,並要求四家中國航空公司提交航班時刻表。這表明,在特朗普5月29日下戰書前,中共民航局已經開始叫陣,美國交通部也一直在耐心交涉,但這樣的信息,沒有引起中共高層的注意,說明中共內部信息傳遞和決策系統存在較大問題。

5月29日,特朗普宣佈取消香港特殊地位後,中美對抗正式展開。中共外交部也沒有激烈反應,甚至還表示「不衝突不對抗」。

中共當然害怕脫鉤,更不敢主動脫鉤,看到美國宣佈航班禁令,中共高層立刻投降。第一輪直接對抗,特朗普政府不戰而勝,贏第一回合。特朗普先下戰書,中共表面不接,但兩軍已經開始對壘,先各自有一員不大不小的戰將出馬對陣,特朗普派出了交通部,一聲大吼,中共民航局立刻被鎮住了,剛回頭看主教練,中共高層才發現,民航局怎麼自己先出戰了,於是馬上鳴金收兵。

外界本來等著第一輪交鋒的惡戰,沒想到如此迅速收場,了然無趣。

中共民航局同時推出所謂的「航班獎勵和熔斷措施」,如果一個航班的乘客連續三周測試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呈陰性,該航空公司可以每周增加一次航班,最多每周兩班。但如果五名或以上的乘客出現病毒陽性反應,航空公司將被「熔斷」,航班將被暫停一周。出現十名乘客病毒陽性反應的,將被暫停四周運行,「熔斷」期結束後,方可恢復每周一班。

美國交通部先前也已經聲明,「中國(中共)政府允許多少美國航空公司的對華航班,我們就會允許多少中國航空公司的對美航班」。看起來,中美航班次數對等,可能還有另一番激烈爭奪。

在中共疫情爆發之前,中美雙邊每周有三百多個航班。到3月12日,美國航空公司自行停止了全部中國業務。但中方航空公司仍然繼續營運往返美國,2月中旬,每周二十個航班,3月中旬增加到每周34個航班。當時,中共推行了中國大陸涉外航班的「五個一」政策,一個航空公司在一個國家只能保留一個航線,一周只能飛一班,結果擋住了大批中國留學生和華人回國。有限的航班,成為了特權,把機票炒成了天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