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在英國政府擔任交通部次長的貝克爾(Norman Baker)近日在英媒發表文章指出,英國以及全世界要想應對中共別無選擇,只能是對它予以還擊。

他發表在《星期日郵報》的文章中開頭就明確表示:「從我多年與中國(中共)打交道的經歷中,我知道了一個鐵的事實:他們不像其它國家一樣遵守同樣的規則,他們陰謀狡詐。」

英國大使官邸被竊聽

貝克爾列舉了幾個例子。他在擔任交通部次長的時候需要去北京訪問,英國外交部事先就警告他,不要把平時用的手機或者筆記本電腦帶去,因為中共可能會藉機把裏面的信息全部偷走。

到了英國駐北京的大使官邸,他詢問英國大使關於中國政治局勢的問題。結果大使把他帶到官邸的花園裏,然後低聲告訴他,幾乎可以肯定,官邸是被監聽的,所以說話要小心。

貝克爾整個訪華行程也受到嚴格的限制。他想要去西藏,遭到中共當局的拒絕。

而英中雙方簽署一份交通合作協議的過程也經過精心的設計,比如中共的官員按照官階大小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沒有一個人說話。

這讓他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中國的共產黨政權不給人們時間討論,更不用說讓人表達反對的觀點了。它蔑視民主,想要看到這種自然的政府狀態被取代。」

人民跟權力靠不上邊

貝克爾表示,從近日中共強推香港版國家安全法就能看出,所謂的「人民代表大會」跟人民一點關係都沒有,人民跟中共各層權力機構根本就沾不上邊,人民在中國的作用只是為共產黨的國家機器服務。

他認為,中共現在在中國實行的對中國人民的監視程度,讓小說《1984》相形見絀。幾億人的數據被中共掌控,一點兒私隱都沒有,從醫療記錄、外賣訂單到節育措施和旅行史。

他還舉了一個例子,在北京的天壇公園裏,人們使用公廁的時候,臉部識別裝置會被用來監測人們可以使用多少廁紙,最多不能超過60厘米,如果需要更多,必須再等9分鐘。

他還特別提到,現在許多外國人抵達中國的機場後,他們的手機會被拿走15分鐘,裏面的個人信息和聯繫人會被複製,同時手機內會被安裝監視軟件,截獲人們的電子郵件和手機短信。

民主國家自我審查

貝克爾表示,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並非是中共唯一輸出的東西,它還把鎮壓擴散到海外,包括英國以及許多西方民主國家,利用的形式多種多樣,甚至包括西方政府自我審查。

為了不得罪中共,英國政府很少對中共在西藏侵犯人權的行為提出批評。英國的首相也不再與達賴喇嘛會面。

他舉了一個例子。他是英國的西藏協會(Tibet Society)的主席。2012年前後,他跟另一位支持西藏的政府初級大臣勞頓(Tim Loughton)一起獲邀與達賴喇嘛進行私人會面。但是當時的英國首相卡梅倫告訴他們不要去,因為這對跟中共保持良好的關係沒好處。

勞頓為此給卡梅倫寫了一封信表示抗議,但是不久他就失去了在政府裏的職位。

孔子學院滲透英國大學

貝克爾表示,中共會編造謊言,讓人們相信它。比如英國許多大學的校園裏都可以見到孔子學院,這就是中共滲透英國的伎倆之一。

他說,孔子學院貌似文化機構,但是仔細分析一下他們的活動,就會發現,在孔子學院的課堂裏,有三個話題是被禁止的,那就是西藏、台灣和天安門廣場屠殺。

他還發現,想要得到中共資助的大學都會屈服於中共的壓力,比如拿下達賴喇嘛的畫像。

他還表示,中共收買了一些國家,憑著這些國家的支持進入到聯合國調查人權迫害的機構裏。這簡直是讓人作嘔的笑話,因為中共就是迫害人權的典型,它會向敢於抗議的國民開槍,還要求死者的親屬支付子彈錢。

對付中共的六個辦法

貝克爾在這篇名為「應該這樣對付北京:很少人知道中國(中共)對我們生活方式的鄙視以及他們下定決心毀掉它」的最後提到,應對中共可以有五個辦法。

1. 英國需要做更多的事情來保護自己國家的關鍵基礎設施。即使這會增加成本,英國也應該遠離中共的電信和核能源行業公司。你可以想像,中共會讓英國接近他們的核工業嗎?

2. 英國必須禁止本國的公司、大學和科研機構把技術輸送給中國的公司。因為基本可以假設,這些公司都是受中共控制的。

3. 民主國家需要合作,把人權重新恢復到國際日程上,應該禁止人權記錄惡劣的國家進入到應對人權問題的聯合國機構裏。

4. 英國必須通過自己的《馬格尼茨法》,這樣可以把迫害人權的中共官員加入到名單裏,如果他們進入英國,可以把他們驅逐,沒收他們的財產。

5. 要求讓英國的外交官、記者可以自由地去中國的任何地方,就像中國人可以自由地訪問英國的任何地方。沒有做到這一點之前,中共外交官在英國的權利也應該受到限制。

6. 要求在英國的孔子學院誠實守法,否則會將他們關閉。

貝克爾表示,歐洲剛剛慶祝了二戰結束75周年,二戰給人們的教訓之一就是當獨裁國家出現時,不可以視而不見,而是應該對它表示質疑,民主國家需要聯合起來,應對北京的流氓黑幫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