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近期頻頻強調,中國經濟正面臨極大困難,中央和各級政府都要做好準備過「緊日子」。日前,有中共地方官員對外媒體透露說,其實中國正面臨著李克強沒有說出口的更大危機——地方政府都背負著巨額債務,現在完全依靠央行印鈔票度日,而2019年央行增發貨幣的數量已超過全國GDP約2.4倍。

海外中文媒體《希望之聲》2020年6月5日獨家採訪了一名中共地方官員,在報道中披露了中共各級地方政府債務高築的內幕情況。

為了安全而化名為張啟的官員接受《希望之聲》採訪時透露,現在中國各地方政府的債務都十分嚴重,通常規模都超過當地GDP的兩到三倍,根本不可能還得起,已經是一個死結,「地方政府一天到晚就等著、盼著中央政府來付錢。」

他舉例說:安徽省一個中等縣城2019年的總債務就達到將近400個億(人民幣,下同),而當地的GDP才達到200個億。現在各級地方政府的工資支出和福利支出,基本上都是靠中央政府撥款。因為地方企業都倒閉了,地方政府也收不上來稅,政府債務是越積越多,到最後還不了了,「也不想還,也沒辦法還」 。

張啟說:「2019年好像是有一個月,撥了1萬多億吧,一萬多億分到底下每個縣,一般情況下都要撥七、八個億,十來個億吧,這樣的話呢,付工資和日常的開支就夠了,不然的話,那地方政府,也就是幾乎每個地方的地方政府基本都揭不開鍋了,這是肯定的。」

他表示,現在各地政府就是靠騙錢、借錢「把自己搞的冠冕堂皇」的,但實際上都背著很嚴重的債務。造成這種現狀的根本原因是地方政府浪費「非常過份」。

張啟列舉了中共地方政府常見的幾大浪費:

其一,維穩的浪費。中共政府所花的維穩費用都超過軍費已是不需爭議的事實了。

其二,招商引資的支出。地方政府的官員們都打著招商引資的晃子,在外面吃喝玩樂、遊山玩水,這方面的費用浪費相當大,每個縣、每個地方的地方政府每年的費用可能達到一個億以上,甚至還不止這個數,真是怵目驚心!

其三,地方政府亂上項目,造成大量爛尾工程、爛尾的開發區等,「都是空的,擺在那裏,有的十年15年都不會動。」在這方面的浪費太大,一個縣就可以每年花費十個億二十個億以上。

張啟表示,現在地方政府就指望著依靠中央政府,而中央政府本身也沒有錢,就只好加大印鈔的數量,2019年中共政府增發貨幣的數量(也就是M2)高達240萬億,已經超過了中國全國總GDP的約2.5倍。他驚嘆道:「簡直是開玩笑!   所以中國成語有一句話叫『大廈將傾,覆巢之下,豈有完卵』。」

據了解,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今年中共兩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時已提出,今後中央政府要帶頭壓縮支出,各級政府必須真正過緊日子,非急需非剛性支出至少要壓減50%以上。

6月5日,微信群流傳的一段影片中,一位經濟學者發出警告說,中國失業潮已經來臨:「很多傻子在為美國的暴亂幸災樂禍,他不知道接下來國內的失業率會有多麼嚴重。美國一旦沒了消費,中國至少有十分之一的人要失業。為甚麼要發展『地攤經濟』,因為企業倒閉才剛剛開始。」

中國江蘇商人吳昊在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也坦承,現在中國大陸是全民負債,中國所面臨的問題已經不只是「勒緊褲腰帶(過緊日子)」那麼簡單,八零後、九零後年輕人普遍都透支信用卡,「每一個人平均負債都達到三至五萬元人民幣,有的更高,超過十萬元,他現在失業,沒有收入,連信用卡(帳)都還不起。」

吳昊在上海做生意,他透露說,他的一個股東在上海做建築工程,專門承包政府的競標,依靠私人關係接政府的工程項目,結果現在墊資一、兩年都結不回來賬,正面臨倒閉的危險。他說:「你說能不倒閉嗎?錢拿不回來又不敢得罪人家,萬一關係破裂,以後人家不給你項目。」

浙江網絡評論人張文雅則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經歷了中美貿易戰和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的打擊後,中國大批民營企業倒閉,現在是部份國企難以經營,接下來是裁員,而最終損失最大的還是中國的老百姓。#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