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前港姐袁彌明、港大講師袁彌昌的爸爸袁弓夷,因在網媒公開反對「港版國安惡法」,一夜間成為網絡紅人。有人質疑他搏出風頭,甚至為了子女參選,72歲的他卻直白地說:「我站出來的唯一目的是要消滅共產黨。」

人稱袁爸爸的袁弓夷,祖籍浙江寧波,家族顯赫,為宋朝望族西門袁氏之後。父親袁勃是香港照相業大王、「科苑」相館的創辦人;已故著名畫家陳逸飛,也是由袁勃為他作經濟擔保才能留學美國;族伯袁希洛為孫中山就任中華民國大總統時的授印代表;族叔袁希濤曾為中華民國教育總長。

母親傳道遭囚20年 拒共黨控制靈魂

袁弓夷母親在教會學校讀書、畢業於滬江大學,精通英文。她早年在上海傳道被共產黨迫害,足足關押20年,其中3年更遭單獨囚禁,近乎死囚犯對待,1976年始獲釋。不過,袁弓夷形容母親剛正不阿,試過和監獄長單對單對峙。袁母要對方把手中的槍放下,「你拿著槍談甚麼真理呢?(你有槍)全世界都要聽你的。」對方佩服袁母的勇氣,嘆息道:「共產黨有你這樣的人就好了。」

「只要你說沒有神,我們(中共)就立刻讓你離開,就是這麼簡單,但她(媽媽)20年來一直堅持著,死都不肯說(沒有神)。」母親慘遭共黨迫害,令袁弓夷自小已非常獨立,6歲就自己照顧自己,更因此認清中共的邪惡,「它(中共)就是要控制你的信仰,控制你的靈魂,要跟你搶奪靈魂的控制權」, 他亦指法輪功學員遭迫害也是此原因。

首批進大陸投資 和唐英年父親同入選 

70年代起,中共對外搞改革開放,吸引港商去大陸發展。袁弓夷是最早被中共選中的三港商之一,另外兩個是唐英年的父親唐翔千,以及已故的自由黨創辦人李鵬飛。不過,李鵬飛因政黨反對,沒有從商,唐翔千則和大陸做茄士咩(羊絨)生意,賺到盤滿缽滿。

袁先後有至少9家公司,最早做手錶生意,其公司Teleart專替Casio製造手錶,並曾在Nasdaq上市,是首間在美上市的港資企業。他又在美國住過20年,和中美高層關係都很好,曾送給廣東省一個手錶廠。

1980年代初,中共曾叫袁弓夷做廣州政協委員。袁星期日上廣州開會,要開會選政協主席,但只有一個候選人,即廣州市退休市長楊資元。袁當場質疑:「為何選舉只有一個人(候選)?沒有第二、第三個選擇?」袁之後寫了封信回應,「楊的能力很好,如果有真選舉我一定選他,但你現在是玩我,讓我做戲。」故當日就買了直通車票回港,拒當政協委員。

三周前撤資大陸 不想移民做難民

近期中共在港強推港版國安法,搞人人過關,許多富商、政治人物、大學校長,甚至滙豐、渣打等外資大行,都要被迫表態支持國安法。袁爸爸嘆息,不少站出來支持的人「是應聲蟲」,「被中共綁架,沒有辦法」,但鼓吹國安法的如「689(前特首梁振英)這些同志」,「就沒有甚麼好說的」。

袁爸爸透露,早在3周前,已結束大陸所有生意,「告訴他們,我不想為這個政權有任何的貢獻,我每一個在大陸的朋友全部發了微信給他們,這樣我就沒有後顧之憂了。」他指,自己站出來說真話前,已經想好所有可能,「我既然可以出來這樣說,那我就沒有保留的了,我如果這樣一說的話,又想想我有生意,那我就不可以兩面兼顧的,是不是啊?但是現在到了這個危急關頭,再不做事以後就沒有機會了。」

他早前曾表示,自己有6個子女,4個在香港,不想祖孫後代沒有未來,沒有家。「現在(香港)700萬人根本每個人都可以移民,但這個不是香港人要的,是不是?可能那些有錢人怕起來要走,但是每個人都很喜歡在香港生活,走的人是迫於無奈才走的。」

唯一目標消滅共產黨

為何要在72歲高齡時,高調站出來評時局?有人質疑他出風頭,甚至為兒子參選助陣?不過,袁爸爸直言,兒子對他出聲有意見,「因為搶了他的風頭」,女兒也有不同看法。但他堅稱說真話,不只是為了安慰港人,而是有更明確的目標,「有人覺得聽了我的講話,感到心情好一些,但我的責任不是來安慰他們。對不起呀,到今天盡我小小的力,消滅共產黨這個才是我的責任,我所有的力量這應該在這點上。」

他指,人人都應該出聲譴責中共,「現在是千萬家庭給他破壞了,從來都沒有人出聲的,那我應該出個聲,是嗎?我起碼代表我自己的家庭先。」

共產黨是全球最大非法組織

很多人懼怕中共,不敢出聲,甚至要違背良心為政權站台。不過,熟知歷史的袁爸爸強調,共產黨不僅是最大的黑社會組織,而且執政無合法性。他引述歷史文件指,1991年12月17日,蘇聯總統戈巴卓夫與俄羅斯總統葉利欽迫於當時蘇聯人民反共的強大呼聲和強烈要求,已共同宣佈蘇聯共產黨為非法。

文中這樣寫道,「共產黨的出現本身就是打開了潘多拉魔盒,放出了魔鬼。這些魔鬼正在走向滅亡之路。不管共產黨怎麼囂張瘋狂,等待它的只是死亡!這個犯下滔天罪行的組織是全球最大的非法組織,它所獲得的政權沒有一個是經人民選舉的,都是用謊言欺騙和暴力維持的專制政權,他們通過控制社會各個方面來進行瘋狂掠奪,通過控制教育和宣傳進行持續不斷的謊言欺騙和洗腦,製造了一代一代的紅色恐怖份子和專制左奴,讓許多人患上被迫害者反過來擁護迫害者的綜合症。」

 

聯合英美救港 促將主權交回香港

袁爸爸認為,經過中共疫情之後,今次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將香港變成一國一制,觸發美國總統特朗普火速宣佈制裁中共和香港。他形容,這對香港而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故決定主動出手,聯合英美救港。

除公開發信特朗普呼籲救香港年輕人外,在六四屠城31周年前夕,袁弓夷再去信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希望美國能協助英國恢復對香港的主權,並將主權移交給香港;接著在6個月內,由香港完成合國際標準的公投、自決命運。

 

袁弓夷在信中感慨,爭取民主要付出大代價,有太多孩子被拘捕、虐待、強姦、謀殺,同時有很多孩子懷疑被送中,秘密被關到集中營,再也沒有音訊了。

他呼籲,香港需要美國去抵禦中共,「若等到6月底讓國安法通過,等同在等待著另一場大屠殺展開。中共以『會收手』的偽裝,讓世界姑息中共的殘暴行為。中共永遠不會停手,直到它們控制了世界,包括美國。如果現在不阻止中共,就會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