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90後澳洲女留學生因為在墨爾本組織悼念李文亮的活動以及參加香港反送中運動,中共警方約談她父親,逼她回國自首。6月4日這一天,她首次露出真容。

網名叫「洞物員Zoo」的留學生去年六月來到澳洲,在墨爾本組織了兩場悼念李文亮的活動。去年10月底她還曾前往香港支援反送中運動。

國保查出身份上門威脅家人

四月底,中共國保查出Zoo的真實身份,將她的父親半夜叫到警察局,宣佈了她的諸多罪狀,包括煽動海外華人去大使館搞集會,教別人翻牆(翻越長城防火牆),並逼其父親索要她的推特密碼。國保稱Zoo的罪行嚴重,已經上報國安,要求Zoo回國自首。

Zoo告訴大紀元,她父親本身是共產黨黨員,並且是研究馬克思主義的專業學者。在受到國保威脅後,她父親最近試圖通過打親情牌誘騙她回國。

「我爸現在因為政治立場就叫我回去自首。我跟他這麼多年從來都沒有旅遊過,沒想到就是因為警察找了他,叫我回去自首,我爸居然現在跟我大敘舊情,說他怎麼多麼想念我啊,叫我回去跟他旅遊。」

據Zoo說,警察讓她的父親每周去匯報她的情況。

為何走上跟父親不一樣的路

談到為何自己會走上跟父親不一樣的道路,Zoo回憶說,「我從小就是比較愛惹事的,路見不平拔刀相助那種。我從小了解到中共做了確實很多非常殘暴的事情,感覺大家都熟視無睹,習以為常了,我就覺得挺接受不了這些。」

Zoo中學時自己學會了翻牆,用的好像是「自由門」軟件,看了六四真相的影片,讓她非常震驚和憤怒,也印證了共產黨一貫以來給她的壞印象。

Zoo告訴大紀元,她家裏人有在醫院工作的,她在五六歲的時候,就從家里長輩那裏聽說了醫生強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此外也有死刑犯的,器官來源在中國非常混亂。

「我從小家裏是在醫院的環境下長大,比如說法輪功人體器官,確實有這個事,大家也都知道器官來源不正,可是醫生都感覺很正常,感覺好像不會把這當作很邪惡的事情。我就覺得挺不能忍受的。」

當代的年輕人不再有主人翁意識

今年六四屠殺31周年之際,Zoo在社交媒體推特上發影片,首度公開露面反對中共獨裁政權。

Zoo表示,過去在國內時,由於沒有辦法紀念六四,但她會翻牆上一些網站,首先是去了解真相,同時也會去在推特上發表一些言論。

「比如說三十周年的時候,因為我還是在國內,我就不敢發特別敏感的反對習近平這些,只是發一些跟六四相關的圖片,和跟六四相關的一些歌曲,然後自己在家自己悼念。」

去年6月來澳洲後,Zoo除了參加香港的集會,自己曾製做了一個跟六四相關的坦克人的立牌。

ZOO製做的坦克人的立牌。(ZOO提供)
ZOO製做的坦克人的立牌。(ZOO提供)

今年的六四也是她第一次在海外經歷六四周年,經過多日的痛苦掙扎,她終於決定站出來,首度露出她的真容。打破中共最常用的「拿親人作為人質,綁架異見人士」的陰險陷阱。

相對於31年前的中國大陸青年,Zoo感覺現在的大陸年輕人失去了對國家的責任感。她說,她身邊幾乎所有朋友都知道六四大屠殺。但問題是,他們跟六四那代人不同。

「六四那一代的人,他們更有一種主人翁意識,就感覺國家是自己的,就是自己必須對國家對民族和未來負責。但是對於現在這一代的年輕人來說,他們已經不再覺得這個國家是自己的,反而會有種無力感,感覺自己只是一根韭菜。」

Zoo說,大陸人被中共洗腦的比較多。「被洗腦也不是說他們真的相信共產黨那套言論,而是說他們被共產黨的說教牽著鼻子走,他們有的時候不願意也不會有興趣去了解真相。比如有些人認為共產黨可能不好,但他們遇到事件的時候,又會跟著共產黨的說教去走。」

Zoo認為,最起碼一個人應該有的一個良知,包括去紀念六四去支持香港,「我認為不管我做甚麼工作,這都是我應該做的一件事情」。

ZOO在影片中呼籲:「在獨裁政權面前,人人都可能成為被迫害的少數人。只有當更多的年輕人加入民主抗爭,用創意和激情去參與社會運動,讓更多有共同理念的人連接起來,才能化解無力感,有朝一日推翻中共政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