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4日晚,數以萬計的市民無懼「限制令」和「港版國安法」,前來參與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悼念活動。港府今天態度突然軟化,康文署釋「放行」信息,並有消息披露警方今晚不會入園。

除維園外,很多市民響應支聯會「遍地開花」號召,在尖沙咀文化中心廣場、西營盤、荃灣、屯門等十多個區,燭光悼念「六四」。

維園「六四」悼念 突破限制令 警方臨時退讓

儘管香港警方上周五藉口防疫的「限制令」對支聯會「六四」維權燭光活動發出反對通知書,警方還在6月3日就將維園各路口圍住。持續三十年的活動首次遭到禁止,令港人和支持者表示憤怒。

支聯會李卓人及其團隊多次重申絕不放棄在維園點燃燭光的信念,並且準備好隨時可能被逮捕,令外界擔憂「六四」當晚或釀巨大衝突。

6月4日中午過後,事態似乎有了轉機,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康文署)通過媒體臨時釋「放行」的信號,「得悉支聯會或於晚上入維園,屆時派人維持秩序」,並預告警方會以「容讓及溫和手法」,「儘量不干涉」維園的悼念活動,甚至還說:「如果情況安全、和平及有秩序,警員不會進入維園。」

6月4日下午5時,銅鑼灣維園水池入口,支聯會如常派傳單及蠟燭,銅鑼灣站口到維園的街上有各團體展開沿街宣傳、演講。有人領頭喊口號「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打倒共產黨」。還有人說:「我是不會懼怕國安法的,來抓我吧。」

維園外也有銀髮族的悼念「六四」街站,他們打出「遍地燭光悼六四」的大橫幅給港人打氣。

傍晚6時30分,支聯會常委在維園噴水池旁點起燭光,帶領市民進入維園進行8時開始的燭光悼念活動。

入夜,進入維園的港人開始自發喊「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天滅中共」等各種口號,不少人席地而坐,地上也鋪滿悼念「六四」相關文宣。

6月4日晚,維園內燭光悼念活動。(宋碧龍 /大紀元)
6月4日晚,維園內燭光悼念活動。(宋碧龍 /大紀元)

維園外面的糖街出口還有十多名穿軍裝的人幫忙指揮交通。

隨著夜色越來越濃,進入維園的市民也越來越多,一些市民乾脆將阻擋入口的鐵欄柵移除,留出更多空間方便出入。有老伯高興表示這樣好,不然銅鑼灣要大亂了,並不忘罵一下林鄭。

晚上8時09分,維園內眾人手捧燭光起立默哀一分鐘,悼念因六四學生運動的死難者。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隨後帶領現場眾人高喊口號:「結束一黨專政」「 建設民主中國」「 打倒共產黨」等口號,其後播放《民主會戰勝歸來》。與往年不一樣,今年六四悼念活動上,也有人喊「香港獨立 唯一出路」和「反對『國安法』」

有市民看到部份警察換黑色衫進入維園,就在社交媒體電報上提醒港人小心。

現場滿眼望去,年輕人佔多數,但也不乏有上了年紀的人。

去年維園的燭光悼念現場有16萬人。今年在警方的反對通知書、及「港版國安法」的壓力下,仍有成千上萬市民來到維園,坐滿了足球場。他們打出的手機電光,從稍高處望去猶如星海,美麗而壯觀。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演講。(宋碧龍 /大紀元)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演講。(宋碧龍 /大紀元)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表示,不會估算今晚參與活動的人數,因為全港都有燭光活動。他還強調,「六四」30年來都是和平的,今年也不例外。儘管有警方嚇市民稱入維園的人是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但仍有好多市民到來。

晚上8時45分,支聯會呼籲市民離開,並相約明年六四維園再見。一直到9時半人潮才散去。

無懼警暴 遍地開花悼六四 

支聯會為應對疫情的限制令,今年「六四」創新推出不超過8人小組、維持1.5米社交距離進行燭光悼念,並以這樣成千上萬的小組,彼此在網上進行聯繫形成「網上集會」,在全港、甚至全世界遍地開花。

除了維園的大規模燭光悼念活動外,很多港人響應支聯會的號召,在香港十八區舉行遍地開花悼念活動。

8時半,大圍城門河外有大批市民舉起手機的電光悼念「六四」,場面也頗有一定規模。

而大圍火車站外也有市民手連手組成人鏈,展示「六四」紀念文宣和手機點光,展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而屯門公園的西鐵站口,也有大批市民聚集,估計有上千人,有人現場唱歌,並有大屏幕直播維園燭光悼念活動。

屯門也聚集大量市民舉行六四悼念活動,遍地開花。(Jerry / 大紀元)
屯門也聚集大量市民舉行六四悼念活動,遍地開花。(Jerry / 大紀元)

而旺角朗豪坊對面,也有相關的「六四」悼念活動,人們打出當年紀念「六四」的各種文宣,有人派發白蠟燭,也有電視觀看維園直播。現場有不少警察監視,有香港大媽勸喻執勤警察說:「親共很危險!」

港鐵西營盤站外也有數百市民聚集進行悼念活動,觀塘的海濱公園,市民高唱《榮光歸香港》。

而荃灣的市民舉著燭光伴隨著口號聲也同樣響亮。荃灣天橋上「天滅中共」的文宣特別搶手,人們路過時,幾乎人手一張。

當晚的「六四」活動,「天滅中共」的標語到處可見,甚至有市民還將「天滅中共」的文宣用繩子兩邊接上套在脖子上,與黑色T恤成為一體,就像印在T恤上一樣,頗有特色。

天滅中共掛脖子上的香港年輕人。(大紀元)
天滅中共掛脖子上的香港年輕人。(大紀元)

「六四」晚的悼念活動,由於港人的勇敢和堅守,不但突破的疫情「限制令」,也讓虎視眈眈的港警暫時退向幕後,沒有進入維園施暴。

但旺角後來衝出來二三十名的示威者打扮的便衣警察,拘捕現場人士並噴胡椒噴霧。

當晚,全港遍地開花悼「六四」在基本和平下落下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