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地時間周三(6月3日)表示,邀請俄羅斯重新參加七國工業集團(G7)是基於「常識」,因為如果俄羅斯能夠參加G7峰會,解決各種問題就會方便很多。

此前,其他G7成員如加拿大和英國,都對俄羅斯重新加入持反對態度。俄羅斯因為在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而被暫停了8國集團成員資格,使原來的G8變成現在的G7,其中包括美國、加拿大、日本、法國、德國、意大利和英國。

特朗普總統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說,「我們討論的很多事情都跟普京(俄羅斯)有關」,「如果他參加,事情解決起來會容易得多」。

不過據《德國之聲》報道,俄羅斯外交部發言人薩哈羅娃(Maria Sakharova)在2日說,邀請俄羅斯參加G7峰會,這是一個正確方向,但是其它重要國家也應該參加,其中特別提到了中共。

特朗普上周表示,計劃另外邀請俄羅斯、南韓、澳洲和印度4國,參加今年9月在美國舉行的G7峰會,但並沒有邀請中共,而討論的議題卻將主要集中在與中共有關的議題。

有分析認為,特朗普把美國的鐵桿盟友澳洲、印度和南韓拉進G7,是要把這個組織變成反共聯盟並孤立中共。

在中國的鄰國中,日本和南韓一直都與美國是戰略盟友;同時,日本、印度和澳洲,還是美國牽頭的「印太戰略」的合作夥伴。「印太戰略」是特朗普政府執政推出的抵禦中共在南中國海和印太地區擴張和稱霸的因應戰略。

澳印簽多項協議 建立全面戰略夥伴關係

澳洲和印度在本周四(6月4日)達成了一系列協議,建立了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其中包括加強國防和海上問題合作的「雙邊後勤支援協議」等。此外,澳印雙方還達成了網絡技術、教育和貿易等其它方面的協議。

美國之音說,這項協議允許兩國使用對方的軍事基地、加強了兩國的防務關係。而根據路透社,這項協議被廣泛視為印太地區民主國家更廣泛戰略的一部份,主要用來對抗共產中國在軍事和經濟上的影響力。

印度總理莫迪表示:「我們有共同的民主價值觀、有對法治、自由以及對國際機構的尊重。當這些受到挑戰時,我們需要加強合作」。澳洲總理莫里森也說,「是時候讓我們的關係更加廣泛和深入了。」

與此同時,中印兩國軍隊近期在多個邊境爭議地區發生衝突,而雙方就結束邊境緊張局勢進行的談判,也陷入了僵局。

此前因為澳洲質疑中共不透明處理疫情,要求獨立調查病毒起源並向中共追責,遭到中共提高澳洲大麥等出口農產品關稅的要挾,但澳洲並沒有因此而退卻。

中歐峰會因大瘟疫推遲

本周發生的另外一件事情,似乎讓中共感到更加孤立。原定於9月14日在萊比錫舉行的中歐峰會,也被歐盟的輪值主席國德國推遲,據說是因為目前歐洲的大瘟疫仍然很嚴重,歐盟各國需要因應疫情和恢復遭到重創的經濟。

《法廣》6月4日報道說,由於不滿中共在香港強推「港版國安法」,歐盟與中共的關係最近一直都比較緊張。

德國外交部長馬斯上周五(5月29日)明確表示,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港版國安法」問題),德國政府並沒有考慮取消中歐峰會。反而是「有很多事情要和中共討論」,而中歐峰會正是一個良好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