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了30年的維園紀念「六四」集會,今年遭警方反對。但部份市民堅持進入維園,也有不少市民在全港各處集會。在尖沙咀,有過百市民晚上8時左右在尖沙咀鐘樓下「自由戰士像」前,手持燭光、白花,悼念六四死難者,合唱多首民主運動歌曲,現場氣氛莊嚴肅穆。

林太:爲什麼這麼卑微的希望都被要壓制?

一位中年女士林太帶來很多LED蠟燭佈置在祭壇兩側,並在自己的帽上也放上一個蠟燭。她想起31年前,坐在電視機前整晚看電視上北京的情況,一度哽咽:「哭得好淒涼,夜晚睡不著覺,整晚追著電視看,怎麼人命可以這麼、這麼無奈?真是想不到會這麼殘忍。」

對於今年維園集會被警方禁止,她感到很難過,質問:「為甚麼這麼卑微的希望都要被壓制?香港沒有理由這樣啊!怎麼會發展到這樣!」她感慨,香港人本來是很溫順、很斯文的,不喜歡「搞搞震」,沒想到如今被逼到要出來抗爭。

林太表示,對於民主運動的前景抱樂觀的態度。她說:「真理是必勝的,我信得過香港人,也信得過世界的價值觀。」

中年女士林太帶來很多LED蠟燭佈置在祭壇兩側,並在自己的帽上放上「蠟燭」。(張旭顏 / 大紀元)
中年女士林太帶來很多LED蠟燭佈置在祭壇兩側,並在自己的帽上放上「蠟燭」。(張旭顏 / 大紀元)
90後李小姐:政府越禁止 反抗的聲音就越大! 

現場有不少年輕人參加悼念活動,他們或是獨自一人,或是三三、兩兩前來悼念。

90後的李小姐表示,每個人都應該記住「六四」,父母告訴她六四的事實,她也會告訴下一代。她認為,「六四」是中國的一個重要轉折點,本來80年代中國社會逐漸走向民主,但是因為六四鎮壓,「中共越來越獨裁,甚至整個社會也越來越退步」。

她表示,雖然對香港如今的情形很擔心,但是她看到大家很團結。政府不准維園集會,大家就分散在不同地方紀念。「現在(中共)越來越專制,甚至想禁止我們去發聲,但是我看到反而民眾的聲音是越來越大,因為你越禁止,他們反抗的聲音就越來越大。」@

外國友人手拿蠟燭悼念「六四」遇難者。(張旭顏 / 大紀元)
外國友人手拿蠟燭悼念「六四」遇難者。(張旭顏 / 大紀元)

香港市民在尖沙嘴鐘樓廣場手拿蠟燭悼念「六四」殉難者。(張旭顏 / 大紀元)
香港市民在尖沙嘴鐘樓廣場手拿蠟燭悼念「六四」殉難者。(張旭顏 /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