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年了!那一年出生的孩子們,如今已經是而立之年,而那一年戰鬥在廣場上的89一代倖存者,如今已是鬢髮斑白。

1989年6月4日凌晨,共產政權的坦克和裝甲車在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上橫衝直闖,無情碾壓睡夢中的青年學生,而全副武裝的軍人也在軍官的命令下,用衝鋒槍向學生和工人市民掃射,成千上萬條年輕而無辜的生命就在這一刻停止。

直到今天,我們也不知道在這場震驚世界的屠城行動中,究竟有多少人喪失生命,因為中共拒絕真相。

31年了 天安門沒有忘記

那一天,除了無數為自由理想而犧牲的大學生、工人及市民,還有剛剛十六、七歲的高中生蔣捷聯、王楠……他們也用自己的鮮血染紅了長安街、六部口、木樨地。

也是在那一天,我們的坦克人——方政兄弟為了保護被坦克追趕碾壓的學生,獻出了雙腿。如今,他就在美國。和我們一起為自由民主中國而戰!

也是在那一天,齊志永弟兄為保護學生失去了一條腿。如今他重病在身,不但每月接受幾次透析,還經常被當局騷擾,受盡折磨歷盡苦難。

89六四以後,當年的遇難者家屬,自發組織天安門母親群體。多年來天安門母親丁梓霖、張先玲們從未放棄要求中共當局公開六四真相及死難者名單,為所有死去的兒女討還正義。天安門母親的長期堅守和不懈努力感動了世界。

雖然89六四已經過去31年,但是過去的這些年裏,中共政權對各族人民的鎮壓和屠殺從未結束。在西藏軍警以鎮暴的名義開槍殺害藏民,不堪屈辱的藏傳佛教徒奮起抗爭大約有150名西藏人為信仰自焚;在新疆有數以百萬計的維吾爾人被囚禁於集中營,還會被殘忍殺害。

事實證明,共產暴政比納粹更邪惡、比法西斯更恐怖。

1949年,大陸淪共以來,抗美援朝、四清反右,三年人造大饑荒,文革、越戰、計劃生育、嚴打、八九屠城、鎮壓法輪功。死於中共歷次戰爭及運動的人數超過一億人,中共罪惡罄竹難書!

89六四過後,中國民主運動的先驅多人死於共產中國監獄,或在監獄受盡折磨後死在家裏或醫院。彭明、曹順利、張劍虹、李旺陽、楊天水、劉曉波……還有那麼多不知名的無名英雄。

今天,中共獨裁政權又試圖把暴政體制引入香港,他們公然撕毀國際公約,踐踏基本法,遭到香港學生市民的堅決抵制和反抗。

在關鍵時刻,我們每一位熱愛自由與民主的人士都要堅定地和香港同胞站在一起。

猶記30年前的六月,北京當局向全國通緝學生和工人領袖,是香港各界人士組織策劃黃雀行動,積極參與營救,是黃雀行動的義舉,營救了那麼多學生和工人,使他們通過各種渠道流亡海外,轉危為安。

31年了,六四屠殺不能被人類記憶遺忘。

31年了,活著的我們既是幸運的也是不幸的,幸運的是我們還苟活於世,不幸的是我們背負死去同學的理想重託和希望,使命在肩,倍感沉重。

我們一定要堅守理念和真相,拒絕謊言和遺忘,把六四火種一代代傳承下去!

編者註:寧先華先生是六四親歷者。89六四時任瀋陽市民聲援團總指揮,瀋陽愛國市民自治聯合會主席,5月27日至6月3日率隊去北京天安門廣場參加聲援學生抗議中共的活動,在西觀禮台「北京工自聯」指揮部與北京工自聯的戰友們一起工作生活了7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