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守所的警察扒光了六十多歲的老太太的衣服,往她身上倒結了冰的冷水,摧殘她半個月後,再向其家人勒索了五六萬元才放她回家。其丈夫楊寶春同時被非法勞教,回家時神情呆滯,不能說話,後淒慘離世。

楊寶春的家人終於把他從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後,卻發現他已經完全變得精神失常,在極度痛苦和無奈之下,又把他送進了精神病院。

他們都是河北邯鄲市的法輪功學員。20年來,該市被中共迫害致精神失常的法輪功學員共計26人,其中16人被迫害致死,還有兩人九死一生,但已被迫害成為真正的精神病人,至今仍被關押在精神病院,楊寶春就是其中的一位。

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邯鄲地區各級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及公、檢、法、司部門,追隨中共江澤民迫害集團,非法勞教、關押、摧殘、判刑當地法輪功學員。

為了強迫法輪功學員「轉化」(放棄修煉),當地看守所、勞教所、監獄等機構實施各種酷刑迫害手段,尤其是給法輪功學員打毒針,用暴力手段強迫他們服用大量不明藥物,對他們進行嚴酷的折磨和虐殺。

下面列舉其中的幾個典型案例。

被強行打毒針 盧兆峰英年早逝

盧兆峰(明慧網)
盧兆峰(明慧網)

盧兆峰,時年三十多歲,是河北邯鄲大名縣埝頭鄉劉莊村的法輪功學員。2001年黃曆9月,被關押在邯鄲勞教所迫害;十多天後,又被轉送到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非法關押,於2002年6月30日被迫害致死。

2001年8月28日上午,大名縣公安局出動十幾輛警車,幾十名警察將盧兆峰從家裏綁架並抄家,搶走電腦、法輪功真相資料等物品。後他被非法勞教,關押在邯鄲勞教所迫害。

在勞教所二隊隊長李海明的授意下,獄警給盧兆峰戴上頭盔,用穿著皮鞋的腳踢他,用橡膠棒打他,不讓他睡覺。盧兆峰被折磨了12天後,又被轉押到河北保定高陽勞教所非法關押。

高陽勞教所的獄警們為了逼他放棄修煉,對他進行了更加慘無人道的毒打,讓他挨凍,並恐嚇他:「你再不轉化(放棄修煉),就將你活埋。」

盧兆峰被勞教所打毒針,造成雙腿脹痛、抽筋、肌肉萎縮、呼吸困難,身體狀況急劇惡化。在被迫害致奄奄一息時,勞教所怕擔責任,才趕緊讓盧兆峰的家人把他拉回了家。

邯鄲市「610」主任曹志霞(女)得知盧兆峰回家的消息後,和勞教所宣教處處長高金利等人一起竄到盧兆峰家進行要挾、恐嚇,對盧兆峰說:「你活不到過年」。他們知道藥物的毒效。

高陽勞教所的一個獄警曾對在押人員說:「你們知道甚麼樣的人員才能辦保外就醫嗎?除了花了大把錢的,就是五臟六腑都衰竭了,就知道你已經活不成了,為了不讓你死在勞教所,才讓你回家的,所以你就是回去了,也活不了幾天。」

盧兆峰真的沒熬到過年,回家20天後,就溘然辭世。

楊寶春被藥物摧殘成精神病人 仍被關在精神病院

楊寶春被迫害得截肢後的照片。(明慧網)
楊寶春被迫害得截肢後的照片。(明慧網)

楊寶春,邯鄲市錦航絨布廠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時年僅30歲。

楊寶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煉功照片。(明慧網)
楊寶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煉功照片。(明慧網)

2000年楊寶春被非法勞教,期間因堅持法輪功信仰和堅持煉功,多次被勞教所警察毒打、體罰,不讓睡覺。

2000年冬天,邯鄲勞教所警察薛沛軍以楊寶春堅持煉功為由,把他的棉鞋扔到房上,讓他光著腳站在雪地上挨凍,回屋後警察有意用很熱的水給他燙腳,使楊寶春的腳很快嚴重潰爛化膿。

後來潰爛面積越來越大,警察才把他送到邯鄲紡織局醫院,終因傷勢蔓延危及到生命,他的右腿被截肢,造成其終身殘疾。

邯鄲勞教所警察為了推卸責任,造謠說楊寶春已經「神經」了。截肢不到半月,楊寶春的傷口還沒拆線,就被邯鄲勞教所直接送到安康精神病院(在肥鄉縣境內)。院長王玉賓夥同護士馮永彩,常常把一種無名藥物偷偷放在飯裏。楊寶春食用後,一直流口水、說話口齒不清、舌頭發硬、渾身無力。

在剛到安康精神病院時,楊寶春意識還非常清楚,不願待在精神病院遭人暗算,多次想逃離那裏。醫生們就派人24小時盯著他。只要看見他在外面就硬拖他回屋,致使他的臀部磨出血痂。這夥人還多次對他進行電擊和毒打,最後楊寶春精神上真的出現了問題。

2009年1月20日,楊寶春的家人把他從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後,發現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精神失常的人。家人帶著極大的痛苦和無奈,只好將他送入精神病院,現在他仍關在精神病院。

妻子遭羞辱 丈夫被害死 家裏五十萬元被搶劫

酷刑演示:往身上倒結冰水。(明慧網)
酷刑演示:往身上倒結冰水。(明慧網)

雞澤縣公安局長馬金獻和縣政法委書記楊芹芳知道法輪功學員陳振宇夫婦家裏很有錢(兩人的孩子有在銀行上班的、有經商的),他們就陰謀策劃綁架陳振宇夫婦,並抄家、搜刮錢財。

2005年正月15日夜間11點鐘,公安局長馬金獻帶領政保股長陳淑萍、黃辰善等十多人闖入陳振宇家,將夫婦兩人及他們不修煉的兒子、兒媳婦共5口人綁架、抄家,搶劫現金36萬元。

陳振宇家是個大家族,夫妻倆有4個兒子、4個兒媳,孩子們的錢財物都在自家裏放著。當時在家的是二兒子、二兒媳、四兒子和陳振宇夫婦。不修煉的兒子們被拳打腳踢,家裏所有的錢和值錢的財物被搶劫一空。3個不修煉的孩子被非法關押,敲詐勒索近6萬元後才被放回家。

陳振宇的妻子被非法關押在雞澤縣看守所,被打毒針、灌不明藥物、打罵。正月寒冬,警察們扒光六十多歲的老太太的衣服羞辱她,往她身上倒結了冰的冷水,摧殘她半個月後,向其家人勒索了五六萬元才放她回家。

陳振宇被非法關押迫害後,又被馬金獻、楊芹芳密謀非法勞教1年,送到邯鄲勞教所繼續迫害。陳振宇在勞教所遭受殘酷摧殘、非人的折磨,回來後身體極度虛弱。

馬金獻、楊芹芳仍經常不斷地闖進陳振宇家騷擾恐嚇,致使陳振宇生活在極度恐怖惡劣的環境中,大腦受到嚴重刺激,神情呆滯、少言寡語,於2014年含冤離世。

他的家庭在整個迫害中被勒索和搶劫的現金達近50萬元,沒有得到任何單據。一個溫馨和睦的大家族,就因老倆口修煉法輪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七零八落;一個富裕的大家族(5個家庭)被他們搜刮得一貧如洗。

中共人員用藥物殺死沒有出生的胎兒

邯鄲市法輪功學員武俊芬於2008年7月到娘家看望病危的父親,卻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到看守所。當時她懷有4個多月的身孕,看守所不收留。派出所警察就夥同計生辦,強行把武俊芬拉到醫院墮胎,銬上她手和腳,給她強行灌藥,打催胎針。

墮胎後4天,警察再次將武俊芬劫持到看守所。10天後,又將她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2年。

遭此打擊,武俊芳在獄中想到這些就淚流滿面。獄警劉亞敏就對她毒打,並將她銬在床上,使她動彈不得,造成她身體極度虛弱。

武俊芬被非法勞教2年期滿後,又被無理加期22天。

程會忠被折磨得精神失常 含冤去世

程會忠,男,69歲,成安縣北鄉義鄉北二村人,法輪功學員。2002年8月31日,在參加法輪功學員的修煉心得交流會時被警察綁架、迫害致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警察敲詐勒索家人錢後才放人,程會忠出獄後不久,於2003年2月1日含冤去世。

程會忠生前曾擔任村幹部近30年,為人正直,工作任勞任怨,愛幫助窮人,是村上公認的好人。1997年下半年他患偏癱,口吐白沫、語言不清、行走困難、生活不能自理,經多方治療,效果不明顯。

1998年正月初六,程會忠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半年後,身體基本康復,說話也正常了,不僅能騎單車,還經常下地幹活。法輪功的神奇超常吸引了他的老伴吳秀廷也走入修煉。

1999年「7·20」後,江氏集團開始對法輪功瘋狂迫害,程會忠與老伴堅持修煉。2002年8月31日,他與老伴一同參加北鄉義鄉丁莊法輪功學員的交流會。

當天,成安縣公安局長李志德為首的大批警察將參加交流會的68名法輪功學員全部綁架,對學員拳打腳踢、搧耳光,學員身上的錢全部被警察蒐走,一個個被推上警車,分別被關到漳河店鎮、道東堡鄉、辛義鄉等派出所等處審訊和毒打。

程會忠和老伴與其他學員都關進成安縣看守所,程會忠被警醫注射不明藥物,身體出現偏癱症狀。後來兒子見老父親身體已實在不行了,託人找關係並被勒索3,000元後,吳秀廷才被放回家。2002年9月15日,他從看守所放回家時,已神志不清、不能說話、吃飯困難、生活不能自理。

吳秀廷從看守所回家一個月後,2003年2月1日大年初一,程會忠老人卻告別了親人,含冤離世。#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