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日,在中共全國人大表決通過「港版國安法」草案後,香港特首林鄭月娥率領一眾港府要員急匆匆地趕到北京,原本以為會獲得人大就具體立法的指令,但只有中央港澳領導小組組長韓正出面接待。韓正聲稱,立法懲治極少數,將多方式廣聽意見。諸多跡象表明,中共對「港版國安法」態度開始放軟。

林鄭帶核心成員入京 未獲高規格接待

與林鄭一同入京的,有港府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和特首辦主任陳國基,而陪同韓正會面的有身兼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副組長的公安部長趙克志,以及港澳辦主任夏寶龍。

5月28日,中共決定越過香港立法會而讓全國人大擬定「港版國安法」,林鄭一行去北京匯報「港版國安法」在香港推動的情況,但中共人大委員長栗戰書不出面,政協主席汪洋也未露面。

據新華社報道,中共主管港澳事務的政治局常委韓正接待了林鄭一行。林鄭在會面後也對媒體強調,將全面徵集各界對「港版國安法」的意見,包括反對意見。

韓正未提收集意見的截止日期

韓正和林鄭都沒有提到收集意見的截止日期,這與中共兩會時的表態有些差別。

5月21日晚,中共全國人大開幕式的記者會上,大會發言人張業遂提到,將於28日開幕的全國人大會議制定適用於香港的「國家安全法」。

5月23日上午韓正在北京會見港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明報》報道,韓正在會上承認,去年10月「四中全會」已決定「港版國安法」立法。

《信報》引用資深港區人大代表的講話稱,以往中共人大立法很多時需經過「二審」或「三審」,此次中共將「特事特辦」,最快在6月底舉行人大常委會便完成程序,由人大常委表決通過。該名人大代表相信,假如6月未能就「港版國安法」拍板,就要推遲至8月,屆時距9月立法會選舉十分接近,容易節外生枝。

有消息認為,林鄭一行急匆匆進京原因是要趕在6月底就完成法律法律草擬階段。

中共錯判時局?

自從美國時間5月29日特朗普總統宣佈強烈譴責中共破壞一國兩制、將取消所有對香港的特殊優惠政策後,中南海高層一直沒有回應,大陸媒體只報道特朗普29日宣佈要退出WHO,但隻字不提對香港的制裁。

直到今天6月4日,中共官媒也只報道外交部發言人和港澳辦對「美國干涉內政」的謾罵,殊不知《中英聯合聲明》是在聯合國備案的國際法案。

中共也一直沒有發出「人民日報社論」來定調如何回應此事,大陸媒體依舊對美國制裁香港隻字不提,相反,長篇累牘地報道美國的騷亂,就連大陸豢養的那上千萬五毛網絡水軍,也不敢攻擊美國的制裁方針。

有熟悉中南海內情的人士透露,美方出其不意地祭出重招,中南海慌恐,北京亂了方寸,拿不定主意。

另據中共在港建制派圈內傳出消息稱,北京這幾天密集開會,商討對策和應對措施,但完全沒有招數。原因和去年反送中運動一樣,中共從上到下一直在編造謊言、錯判民情,以所謂通過「國安法」、「制止黑暴勢力」、「振興經濟」、「美國人也希望香港能平靜下來恢復經濟」等謊言自欺欺人,強硬通過有關法例。

5月30日,曾在大陸香港美國生活多年的美國實業家袁弓夷在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專訪時也表示,中共錯判時局,中共原先預料美國不願失去在香港龐大利益,以及大陸14億人口的商機,加上忙於應付疫情,美國對其推行「國安法」不會有過重的制裁。「我去北京,那些人都是這麼說的:沒事的,供應鏈在我們手中,他(美國)不會不要中國的市場的。」

他認為中共太不了解美國,中共隱匿疫情造成美國逾十萬人喪生,對美國是筆「血債」,美國早已準備向中共追責與報復。當前中共立惡法,是自己找死!這會促使美國人報仇,將對中共施以嚴厲的金融及軍事制裁。

袁弓夷認為,這次美國的目標不光是保護香港,是「一定要滅掉中共」。

英國表示將接受290萬香港人移民

除了美國對中共異常強硬,英國首相約翰遜在差點被中共病毒奪取性命、死裏逃生之後,對中共也非常強硬。

6月3日,約翰遜撰文指出,英國不會離棄港人,若中共堅持硬推「港版國安法」,英國將放寬簽證制度,給約290萬現持有或有資格申領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港人延長免簽證留英期,其間可工作,為取得公民資格鋪路。

香港總共才700多萬人口,假如290萬精英都移民到英國,加上家屬,留給中共的也只是一個死港了。另外,加拿大、澳洲、紐西蘭、美國等都表示,歡迎香港移民。有人調侃說,香港人將成為歷史上最受歡迎也最富貴的難民。

還有很多學者指出,鄧小平與戴卓爾夫人商討《中英聯合聲明》時,香港界限街以南的地方都是清朝早就割讓給香港的,只有新界(包括現在太子站以北的地方)是租借給香港100年。當時英國可以只歸還新界,保留九龍和港島歸英國所有。為了方便管理,當時英國提出,可以把整個香港都歸還給中國,前提必須維持香港各方面50年不變。

分析:中共慣用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手法

針對目前局勢,華府中國問題專家石藏山表示,林鄭到北京,栗戰書、習近平都不見她,這說明中共對強推「港版國安法」已經有點後悔了,「國際社會這麼強硬,北京有些害怕了」。

他解釋說,這是商業買賣中常用的錨點定位法。一開始故意給你來個最惡劣結果,把你嚇得半死,然後給你一個不那麼壞的結果,人就會感恩戴德接受。這就是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一種精神疾病。綁匪先說要殺了你,你很害怕,然後綁匪給你一點小恩小惠,你就會產生錯覺,誤認為這個綁匪還挺好的,說不定還會喜歡他、甚至愛上他。

石藏山表示,大陸人普遍患上了斯德哥爾摩綜合症,對中共的殘暴習以為常,甚至覺得離開了中共的強權,中國會亂成一鍋粥,還是讓中共統治為好。

「在國安法上,我認為中共很可能就在採用類似的方法,先說讓人大立法,大陸派機構來香港執法,全世界都嘩然,然後它降調說,讓香港各界討論,給出各種意見,最後中共可能讓港府自己立法。到那時,經過這番折騰的港人,由於斯德哥爾摩綜合症效應,很可能會同意讓香港自己制定『國安法』,達到中共企圖強推『23條』的目的。」

石藏山還說:「林鄭對媒體表示,見過韓正後她『心裏很踏實』,其實從她的表情面相來看,她非常絕望。若中央往後縮,把她推在前面,一旦遇到甚麼麻煩,中共會捨車保帥、斷尾求生,隨時可能把她拋棄,讓她充當犧牲品。」

大陸有網民調侃說:「中共傻透腔了,開個兩會,丟了金融中心,去搞地攤經濟,習近平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