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為挽救受中共病毒疫情重創的經濟,及解決大幅增加的失業人口,中共開始啟動此前被城管連年打壓的「地攤經濟」,於是輿論開始大肆吹捧「地攤經濟」,宣揚擺地攤可以「買豪車」、「日入數萬」等,但遭到網民質疑。

網絡熱傳一則評論嘲諷中共,開個「兩會」,丟了一座金融中心,重啟「地攤經濟」,這智商,被驢車撞了。

中共總理為地攤經濟造勢

6月1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專門視察山東煙台一處老舊小區,與地攤老闆們聊天,並親自稱讚地攤經濟、小店經濟,稱小店經濟是就業崗位的重要來源,「是人間的煙火,是中國的生機」,政策宣示及輿論導向「味道十足」,隨後,陸媒開始大力跟進宣傳。

此前,中共中央「文明辦」於5月27日聲稱不再將「佔道經營、馬路市場、流動商販」列為城市測評考核的內容,官媒也開始發文給「地攤經濟」、「馬路經濟」做宣傳。而「地攤經濟」多年來曾是中共城管嚴厲打擊的對象,引發命案的報道不時出現。

今年中共肺炎疫情期間,中國各地都大搞社區封鎖,導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幾乎停擺。解除封鎖後,各中、小企業又面臨海外訂單紛紛取消的打擊,企業倒閉潮和民工失業潮再現。多數分析認為,中共忽然180度轉彎提倡「地攤經濟」,目的是為緩解就業的巨大壓力並提振國內消費。

中共各地媒體加強吹捧  將擺地攤與開豪車掛鉤

中共輿論引導之下,各地媒體開始不斷推出相關「地攤典型」。

中共央視5月31日首當其衝。對於一名丁姓地攤大排檔業主的生意,央視報道聲稱,在政府不允許出店經營時,丁某一天的營業額只有8000多元,但當地允許出店擺攤以後,「至少每天都是在3萬元以上」。

梨影片1日報道則稱,成都90後女子傅傅白天在服裝公司上班,晚上出門擺地攤賣衣服,自從成都允許文明佔道擺地攤後,收入增加30%,每天可賣人民幣4000元(約新台幣1.7萬元),因此買了一輛二手奧迪汽車獎勵自己。這則影音新聞出爐後,受到陸媒熱傳,成為熱門新聞。

新京報「我們影片」1日報道聲稱,河南年輕人王蘭波在鄭州健康路夜市擺攤賣瓷器,不僅賺回以前做餐飲賠掉的錢,還買了一輛全新的奔馳車。

有評論調侃,看這架勢,可能中共政府想「跑步進入地攤社會」。

地攤效果遭質疑 被指中共開始放「地攤衛星」

中共的這一輪宣傳,被海外輿論嘲笑堪比「大躍進」時期的「放衛星」。

中共「大躍進」時期,為推動「跑步進入共產主義」,其黨媒開始不斷虛假報道農產品產量,曾聲稱「水稻畝產十三萬斤」,自欺欺人。

央視的地攤「日入3萬元」報道在中國大陸的網絡社群中傳開後,引起不少華人網民的質疑:「哪有那麼好賺?!」

推特上華人網民的賬號@leroyzhu發帖調侃:「12小時不間斷炒(菜),每小時入2500元,每分鐘要賺40元。印鈔機的水準。」

有網民質疑:如今失業率飆升,很多人為節約開支都在家裏自己做飯,夜市上一個大排檔怎麼能夠日賺3萬元?

也有網民說,這種宣傳「是給地方政府收錢(指管理費和收稅)做準備的吧」。

不少網民也擔心中共從來都是出爾反爾,政策前後顛倒屢見不鮮。擔心一旦去擺攤,萬一政策又轉彎被取締該怎麼辦,城管打起人來可是心狠手辣。

多地網民表示,政府鼓勵擺攤,又重創商舖經濟,許多店家熬不住了,紛紛把貨品搬到路邊、夜市叫賣,但現在民眾手頭緊,商舖租金成本高,根本難以與攤販競爭。

地攤曾是中共政府嚴厲打壓對像

在中共病毒到來之前,攤販們卻是被中共政府嚴厲打壓、整治的對象。

 

 

據媒體報道,2018年5月,廣州汕頭城管暴力打砸某中小學附近的餐飲攤販,使正在路邊餐桌吃飯的學生受到驚嚇。

2017年7月,貴州仁懷市多名城管和警察強制沒收一名女攤販的貨物,雙方發生爭執,導致女攤販當場服毒。

2013年7月,湖南郴州市更發生瓜農被城管活活打死的案件。事後,死者家屬拉橫幅抗議,遭到當局出動數百武警鎮壓,瓜農的屍體也被當局強行搶走。

針對攤販社會地位的轉變,有評論認為,這說明大陸的失業非常嚴重,中共無法解決問題,只有靠老百姓自己做點小買賣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