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國際形勢風雲突變,美中關係愈發緊張。在中共病毒肆虐全球和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背景下,美中貿易戰正演變成一場金融戰。特朗普政府正從金融領域入手,戳穿中共的謊言,維護國際秩序,捍衛公義和普世價值。

中共隱瞞疫情造成全球大流行,隨後變本加厲,栽贓西方國家,同時搜刮全球物資卻向受害國家輸出劣質品,說謊者的嘴臉一覽無餘。在疫情中,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公然單方面撕毀國際公約,製造人權災難。

面對中共一再說謊的行徑,特朗普政府果斷決定,暫停聯邦退休基金投資中國股市的計劃,並收緊對中概股的財務審查,避免投資者的資金流入高風險國家的企業,保護投資者的利益和國家安全。

同時,美聯儲與九國簽訂貨幣互換協議,將人民幣剔除在外,並宣佈將制裁破壞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取消香港的優惠待遇。由於大陸經濟高度依賴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中共撕毀「一國兩制」國際公約的行為將直接波及大陸,恐令疫情下已經破敗不堪的大陸經濟進入封閉狀態。

今年中共病毒爆發後,白宮一周前發佈了一份20頁針對中共的戰略報告,釋放出與中共脫鉤的信號。報告中坦言美國在過去40多年希望通過擴大開放、投資、出售高級技術和培訓軍事人才讓中國變得更自由,但事與願違,中共更加專制,與中共接觸毫無價值,美國將加大對中共的施壓。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4月中旬通過電視媒體提醒投資人,不要投資中概股。圖為2019年9月24日克萊頓在美國國會等候接受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4月中旬通過電視媒體提醒投資人,不要投資中概股。圖為2019年9月24日克萊頓在美國國會等候接受金融服務委員會聽證。(Win McNamee/Getty Images)

美國聯邦退休基金 退出中國股票投資

美國聯邦退休儲蓄投資委員會(FRTIB)5月13日宣佈,無限期推遲對一些中國公司的投資計劃,此舉被業界視為美中金融戰的第一步。從中美貿易戰到中共病毒大爆發,美中兩國經濟脫鉤的消息並非空穴來風。

FRTIB於2017年決定在2020年年中之前,將其超過400億美元的國際基金,投資MSCI國家指數(MSCI ACWI),涵蓋22個發達國家和26個新興市場,對中國企業的投資金額大約有45億美元。

特朗普政府批評該計劃違反《美國人權法》和威脅國家安全,投資中企可能會把資金注入有軍方背景或已經被美國制裁的中資公司。

中共病毒疫情已經導致美國逾10萬人喪生,特朗普在上述消息公佈之日談到美中關係時表示,中共的種種事情令人難以信任北京政府,中共是否能達成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令人質疑,不會就接下來的貿易協議進行談判,美中關係正在持續惡化。

特朗普對貿易協議已經不感興趣,他說:「100個貿易協議都無法彌補損失,以及所有那些無辜逝去的生命!」疫情爆發後,特朗普將3月15日定為國家祈禱日,秉承美國立國之本,祈求神帶領美國走出瘟疫之苦。

除了聯邦退休基金不投資中國企業,特朗普政府還鼓勵正在大陸營運的美國企業儘快離開,美國政府將在資金方面給予支援。

撤資潮正在大陸產生連鎖效應。大陸代工廠的海外訂單紛紛被取消,出口大幅下滑。中共稱復工率超過90%,但4月份出口以美元計價卻同比下降2.7%。

對中資在美上市公司 收緊審查

最近,美股中資公司將出現一波主動退市潮的消息不絕於耳,中資公司對此諱莫如深,但京東、百度、攜程、網易都在籌劃赴香港二次上市。

港交所5月29日傳出消息,已經批准京東和網易的上市申請,但港交所和京東拒絕置評。同一天,網易公司執行長終於確認將在港股啟動二次上市,成為繼阿里巴巴之後的又一間在香港二次上市的中資企業。

上述消息的時間點,正值中共「拍板」《港版國安法》的隔日,也恰好是美國政府開啟對中概股公司進行更嚴格審查之時。此前,史上最快IPO瑞幸咖啡、大陸首家在美上市的職業教育公司「達內科技」都自曝財務造假,大陸最大在線學習平台「跟誰學」三個月內接到8份報告指其財務造假。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主席傑伊克萊頓(Jay Clayton)4月中旬通過電視媒體提醒投資人不要投資中概股。「與美國國內相比,包括中國在內的許多新興市場,信息披露不完全或具有誤導性的風險要大得多,並且在投資者受到損害時,獲得追索的機會要小很多。」他說。

美國參議院5月20日通過了由兩黨議員提出的《外國公司控股責任法案》(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當天中概股集體大跌。

法案一旦通過,如果一家外國企業連續三年未經美國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CAOB)審計其會計報告,或者該企業由外國政府控制,那麼,該企業將被禁止在美股進行交易。根據PCAOB的數據,可能受到該法案影響的213家美國上市外國企業中,95%來自中國大陸或香港。

隨後,中共媒體發文稱「中概股被惡意做空」「政策利好中概股回歸港股和A股」「助力中概股回歸」等。但是,如果中概股真如中共媒體所稱「身正不怕影子斜」,更應該選擇接受美國監管機構的審查,以驗明正身,但從中共媒體的消息來看,中概股退市的消息可得到證實。所以,中概股「回歸」的真正原因不言自明——拒絕接受公開透明的審計,這是關鍵問題所在,而且已經存在多年,今年的瑞幸咖啡等中概股財務造假事件將這一問題凸顯出來。這也意味著,中概股無論是否選擇主動退市,在美國的正常金融秩序中,其結果無異,中資企圖通過造假在美股獲取大量利益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

特朗普政府以重拳遏制中概股公司的造假行為,既是對美國投資者的保護,也對其它國家起到警示和示範作用。以英國為例,倫敦是僅次於紐約的國際第二大金融中心,與大陸有滬倫通交易,去年香港反送中期間中共暫停了滬倫通,但最近中共正在敦促中資企業前往倫敦掛牌,想藉此重啟滬倫通交易。

而對於中資企業來說,經歷了中共病毒疫情和中共《港版國安法》事件之後,國際形勢已大不相同。《港版國安法》令恆生指數一度大跌逾千點;A股滬深兩市主力資金在5月最後一周淨流出586.40億元人民幣,涉及22個行業。香港這一自由金融中心的隕落,將令大陸股市再難利用滬港通、深港通與國際互動, 直接衝擊大陸經濟。

去人民幣化國際貨幣體系 已經形成

如果說美國減少對大陸的投資、收緊對中概股的審查是金融戰的序曲,那麼,「去人民幣化」則是對中共的致命一擊。

3月15日,美聯儲與加拿大、英國、日本、瑞士和歐洲央行簽訂了常備美元換匯協議,規模無上限。

3月19日,美聯儲與韓國、澳洲、巴西、墨西哥、新加坡、瑞典、丹麥、挪威和新西蘭9個國家的央行,簽訂了貨幣互換協議,總規模為4,500億美元。

上述兩個協議均不包括中共央行,將人民幣剔除在外。中共社科院學部委員李揚、中共首席經濟學家論壇研究院院長盛松成等中共體制內人士也於近日承認,現實是「一個去人民幣化的國際貨幣體系正在或已經形成。」

盛松成更直接說,人民幣需要向美元靠攏,而不是與美元脫鉤,因為美元在相當長的時間內仍然是國際主要貨幣。

中共過去十年一直鼓吹「人民幣國際化」,挑戰美元,其結果是,2018年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金額減少近30%,而其中大多數是通過香港進行;作為人民幣的主要離岸市場,香港人民幣存款餘額2018年縮水約38%。

貨幣的國際地位來自於市場信心,人民幣被排除在9國貨幣互換協議之外,可證實國際社會對中共所作所為的質疑和反感。

從中美貿易戰以來,香港一直是國際焦點。貿易戰期間,特朗普政府簽署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支持港人為爭取基本自由的抗爭,而中共在疫情中突然在兩會拋出《港版國安法》,被稱為《送中條例》的升級版。

《香港自治法案》的制裁範圍包括破壞香港自由的個人,以及與這些個人有一定數額交易的銀行。圖為2020年5月24日,港人反國安法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香港自治法案》的制裁範圍包括破壞香港自由的個人,以及與這些個人有一定數額交易的銀行。圖為2020年5月24日,港人反國安法遊行。(宋碧龍/大紀元)

《港版國安法》等同於中共宣告香港「一國一制」,特朗普政府最新宣佈將逐步取消美國對香港的特惠待遇,涉及關稅、技術、出口、旅行、金融等所有領域,並將制裁直接或間接破壞香港自治的中港官員。

美國兩黨議員提出《香港自治法案》,把與被制裁個人存在一定金額交易的銀行一併列入制裁範圍。這類銀行大多數是中資銀行,如果美國暫停相關中資銀行使用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系統,即不允許相關中資銀行使用美元交易系統進行結算,其結果必然是相關銀行的快速崩盤。

香港如果失去獨立關稅區地位,不僅對香港,對大陸的出口貿易也將是一個重擊。大陸有相當一部份出口是借道香港出口到海外,中共利用香港的自由港地位享受各國給予香港的關稅待遇,但隨著《港版國安法》的出爐,這一出口獲利將戛然而止。

中共無法再利用香港的關稅待遇,加上大陸外資正因疫情引發的供應鏈風險而撤離大陸,中共勢必將面對出口大幅下滑的局面。

中共一直炫耀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實質上大部份是外商投資和外債。目前湧現撤資潮和出口下滑,中共外匯儲備恐不保。這也成為人民幣預期繼續貶值的基礎,最近人民幣離岸價和在岸價都一度跌至9個月新低。

財經評論人士王劍認為,美國在這時出手,毫無疑問是決定性的,而且沒有翻盤的可能,在金融領域美國沒有對手,更何況香港是一個金融中心,中共將毫無招架之力,中共金融界將被暴風雨席捲,現在只是暴風雨之前的平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