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玫瑰園發表講話,表示他將動用一切聯邦資源來終結「遍及全國的暴亂和違法行為」,包括動用軍隊。

引發騷亂的原因是5月25日,明尼蘇達州一名黑人男子因使用假鈔,遭白人警員執法時用膝頭壓頸後死亡。目前這場波及全美的騷亂,規模之大、衝突之烈,令人聯想到28年前的洛杉磯騷亂。

大陸官媒近日鋪天蓋地渲染此事,而對白宮將制裁香港的公告隻字不提。6月1日,《人民日報》旗下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沒有給出任何證據的情況下,聲稱「香港暴徒顯然是美國暴力示威的策劃者」。胡錫進還在微博發文,指對於美國各地爆發騷亂,「中國互聯網上一片歡呼」。

稱不惜動用軍隊停止暴力

特朗普表示,騷亂是由反法西斯主義者及激進左翼策動。美國司法部長巴爾也把責任歸咎到左翼極端組織背後策動暴力示威。明尼蘇達州州長沃爾茲則指責州外組織,包括無政府主義者、白人至上主義者及販毒集團等,利用示威製造混亂。

針對持續一周、不斷蔓延全美的暴力抗議,特朗普6月1日在白宮玫瑰園發表講話,表示他將動用一切聯邦資源來終結「遍及全國的暴亂和違法行為」,包括動用軍隊。

特朗普表示,要盡快結束因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明尼蘇達州去世的事件而引發的暴力抗議。「弗洛伊德不會白白死去」,但對他的紀念也不能「被憤怒的暴民(mob)淹沒」。

特朗普強調自己支持「所有和平抗議」,但近日美國被「專業的無政府主義者、暴民、縱火犯、搶劫犯、罪犯、暴徒、Antifa(安提法、反法西斯組織)及其他人所操控」,許多州政府未能採取有效措施保護居民,「如果被惡意和暴力主宰,我們每個人都將失去自由」。

他還表示,「我正在派遣成千上萬全副武裝的士兵、軍人和執法人員,來終止暴亂、搶劫、破壞、襲擊和惡意毀壞財產」的行為。

美左派藉口種族歧視 發動暴亂

大陸流傳一篇文章叫「別瞎激動!美國黑人之死與各地示威暴亂的真相」,文章稱,大陸把引發暴亂歸因為美國警方執法普遍存在「種族歧視」,這說法不成立。

美國警員每年在執法過程中被槍擊身亡的人數,20年前大約是每年100人左右,近十年有明顯下降,每年仍有50多名警察在執法過程中被犯罪嫌疑人槍擊傷亡;當中大約80%為白人警察。與此同時,槍殺警員的黑人約佔60%,這是因為黑人的犯罪率遠超過白人和其他有色人種。

最近十年,美國警員執法過程中,每年大約殺死400至1,000名犯罪嫌疑人,其中極少數平民(個位數)被誤殺。按人數計算,死亡者多數是白人,若按人口比例計算,美國白人佔70%,黑人只佔13%,被警方執法過程中槍擊身亡的黑人死者比例是白人的2至2.5倍。

美國是合法持槍的國家,民眾家裏大概有2億支手槍,4,000萬支長槍,不少犯罪嫌疑人經常拿槍跟警察對射,在美國當警察都非常小心,一旦看到苗頭不對,警察會拔槍自衛,直接開槍,多是當場擊斃對手。

特朗普:暴亂幕後 煽動主謀「安提法」

5月31日,在美國數十個城市發生夜間的暴力事件後,特朗普在當日的推特(Twitter)上指責「安提法(Antifa)領導的無政府主義者」煽動混亂。

特朗普還表示,美國將指定安提法為恐怖組織。

安提法Antifa,為「反法西斯主義」(anti-fascist)縮寫,是個組織結構很鬆散、理念很鮮明的極端左派組織,成員主要是20多歲的年輕人。他們經常用暴力行為,反對右翼保守主義,支持社會主義。

安提法運動始於1960年代的歐洲,並於1970年代末到達美國。起初他們用和平的方式反對白人至上主義,反對種族歧視,但近年頻頻使用暴力,而且把矛頭直接針對特朗普的許多保守派和支持者。

2017年1月20日,特朗普宣佈就職的那一天,大批身穿黑色衣服的安提法成員(有些還戴著面具)在街頭集會,抗議遊行,並打砸搶燒。之後有200多人被逮捕,聯邦公訴書以放火、破壞財產和身體暴力等罪名向這些人發起訴訟。

網友爆中共把所有滲透進美力量調動出來

5月28日晚上,明尼阿波利斯發生抗議活動。這晚,和平抗議演變成暴力騷亂,弗洛伊德所在的明尼阿波利斯市的第三區警署被抗議人群佔領,建築被放火焚燒。

抗議人群以非洲裔為多,也有一些其他族裔的參與。比如在洛杉磯,有推特網友「林才竣Michael新號@Michael90656953」發出一段影片截屏,顯示有亞裔面孔的男女年輕人,也因為參與騷亂而被逮捕。有人說他們是洛杉磯的中國留學生。

推友孫子楊發帖說:

推友「莫名驚詫@momingjingcha」給出一張地圖顯示,「打砸搶燒的暴徒是甚麼人?清理廢墟的志願者又是甚麼人?你願意與哪些人站在一起?發生暴亂的地方,都是民主黨當權的城市」

特朗普到教堂握聖經發誓

5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宮發表取消對香港優惠待遇政策的公告,之後美國30多個城市發生的和平抗議活動開始演變成騷亂,抗議者焚燒大樓,打砸搶事件不斷。不過不像大陸媒體渲染的那樣,當時只有2人死亡,官方也沒出動軍隊和坦克。

5月30日上星期六晚上,暴力事件還發生在白宮附近的街區內。當國民警衛隊用胡椒噴霧擊退數百名抗議者時,破壞份子砸碎賓夕法尼亞大道1400號街區列根總統基金會和研究所的窗戶。在白宮街區內以及喬治城高檔社區內的兩家銀行和數十家其它企業也遭到破壞和搶劫。

抗議者在拉斐特廣場(Lafayette Square)附近的白宮歷史協會對面的兩個餐館內點火,附近在興建中的美國商會大樓的一部份,與海亞當斯酒店相鄰的多層腳手架也被縱火點燃。

5月31日,在美國華盛頓DC白宮外的暴力騷亂,導致特朗普及其妻子梅拉尼婭,還有小兒子巴倫,一度被特勤局人員護送到白宮地下堡壘內,待了不到一個小時,以防有控制不住局面。

特勤局擔心有幕後勢力操縱這些抗議者,不排除他們中會有危險的武器,有衝進白宮威脅總統生命的可能。

6月1日,在發表演講後,傍晚7時,特朗普突走出白宮,穿過之前一晚被暴徒打砸燒的拉斐特公園,走向聖約翰教堂。沒有任何預告,讓所有媒體措手不及。

一路上都有記者提問,特勤局人不斷請記者們後退。陪同特朗普的包括司法部長比爾巴爾,他的女兒、白宮顧問伊萬卡,幕僚長馬克梅多斯和國防部長馬克埃斯珀。

據聯邦政府cspan影片顯示,特朗普走到教堂前面,舉起聖經,停頓片刻後說:「我們會讓我們國家更偉大,比以前更偉大,你們不久會看到的!」

暴徒中四矯健漢說普通話

就在特朗普走過的拉斐特公園的另一側,前一天晚上發生了激烈的暴力抗爭。

一名居住在紐約的華人網友6月1日在臉書(FB)貼出一段據稱在白宮外拍攝的影片,顯示5月31日晚間白宮外發生騷亂時,在催淚彈橫飛、煙霧瀰漫的混亂現場,有幾名全身包裹著黑衣黑褲和黑色面罩中的男子,在一排柵欄後向著柵欄另一側的警員及人群用力投擲不明物體。

這時,另一個同樣裝束的男子突然衝過去,急迫地用普通話向這幾名同夥大喊:「走,快走!走、走、走、走、走!」

奧巴馬肯定抗議合理 女兒被爆與暴徒有關

6月1日,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發表公開信,肯定抗議行動合理性和合法性,鼓勵採用非暴力手段抗議及尋求制度途徑改變現狀,尤其強調基層選舉重要性。

奧巴馬指,市長及郡(county)級官員負責任命大多數警察局長,以及與警察工會進行交涉;地方檢察官及州檢察官決定是否對警察不當行為起訴,這些職位都靠選舉產生,對現實生活影響更直接,卻往往僅憑幾千票甚至幾百票的優勢當選。

奧巴馬呼籲民眾在抗議的同時,也要兼顧更多投身基層政治,選出願意推動變革的候選人,從而推動改變現狀。

6月1日,署名「冷眼向洋 Truthseeker with sharp eyes@ryxc1128」的推友發帖說:「FBI(聯邦調查局)監視器錄到奧巴馬的女兒Malia與Antifa份子一同出現在街上。瞧瞧,紐約市長的女兒、明州司法部長的兒子、奧巴馬的女兒都在幹嘛。這場暴亂背後是誰,金主是誰?一切都很明瞭……」 

美國民間網站上也有討論說,這個安提法(Antifa)跟美國金融巨鱷索羅斯,甚至前總統奧巴馬有關。不過這些消息都沒有經過核實。

美國瀰漫共產思潮

5月28日中共兩會宣佈,全國人大將代替香港特區政府制定《國家安全法》,這標誌一國兩制的結束,5月29日特朗普針對此事提出將取消對香港有別於大陸的各類優惠政策。儘管國際媒體的各個版面都在報道美國將對香港的制裁,但大陸媒體對此事一直沒有官方回應。

相反,大陸微博上瘋傳一些「假的」美國示威照片,裏面有鐮刀斧頭旗、槍杆子出政權標語等。照片本身不是假的,而是以前美國其它地方抗議時出現的,但不是這次5月底的。

然而從這些照片中可以看到,左派思潮在美國的影響力,特別是對美國年輕人影響比較大。

照片中一群白人在街頭手持共產黨黨旗,甚至在抗議人潮中驚見「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槍杆子裏面出政權」等中共標語。

這倒令人把這些暴亂行為與共產黨的暴力革命聯繫起來。

推特網友「劉沙沙@lss007」發文分析說:「近期中共會把所有滲透進美國的力量調動起來。藏著已經沒意義了,決戰將至,每個棋子都得起作用。華爾街、議會、傳統媒體、網絡平台、民間組織,這裏面的中共力量都要活動起來給美國製造干擾。」

在另一篇推文中,劉沙沙還說:「明州州長說:有國際勢力在擾亂我們國家的運轉──美國沒演變大陸,中共先來演變美國了。」

推文說,中共演變美國,既有鋌而走險的近期陰謀動機,也有長遠的、終極價值的理想主義:「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這是最後的鬥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一定要實現!」

不少人贊同此觀點,美國騷亂背後中共的因素有多少?這需要更多證據做判斷。

共產紅魔統治著西方  藉口讓「社會進步」

然而從思潮理念上講,安提法這樣的西方暴力組織,與中共的暴力革命倒是一脈相承。2018年5月,大紀元編輯部在《九評共產黨》之後,推出《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間接回答了這個問題。

正如《共產黨宣言》開篇所宣告:「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共產主義的幽靈」就是「共產黨邪靈」,在人間的代表就是「共產黨」。

書中指出,很多人以為,自由世界對共產主義之害認識得很清楚,冷戰時期美國朝野曾將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看作是一種應當加以隔離的瘟疫」,卻不知,社會主義早已在美國大行其道。近年接受調查的美國年輕人中竟有過半人偏愛社會主義,並對社會主義政策持認可態度。

這些西方人沒有經歷過共產黨專制的壓迫,沒有遭受過共產黨的迫害苦難,即使知道蘇聯的古拉格群島,中國的大饑荒、文革和「六四」屠殺,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卻仍對共產主義抱有幼稚的幻想。

為甚麼會這樣?《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第二章《歐洲發端》指出:「在冷戰期間,共產國家遍佈四大洲,自由世界和共產陣營激烈對峙。整個世界卻好比一個太極圖,一半是冷的共產主義,一半是熱的共產主義:自由世界的國家表面上不是共產國家,卻在實踐著共產主義或者社會主義。」比如西方搞的高稅收,就是共產黨搞的均貧富。

共產幽靈這個魔鬼,除在俄國和中國搞暴力共產主義外,還在西方搞非暴力的共產主義,在進步主義等名號下,在體制之內反體制。滲透和蠶食是非暴力共產主義的主要手段。

比如安提法的很多行動,都與毛澤東思想類似,就是要用暴力搞極左行動。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還寫道:「無論是共產主義還是社會主義,乃至當代自由主義、進步主義,都是共產幽靈在人間的不同表現形式。仔細考察,這已經是一個共產邪靈統治的世界。」

遼寧師範大學一名文學碩士寫了一篇長文說,極左的最大危害「就像大堤上的一個個螞穴一樣,慢慢侵蝕一個國家民族賴以維繫的道德倫理堤壩,並最終將其毀滅。」

比如近兩年美國左派在紐約推行幾件大事:廢除特殊高中考試;減少監獄人口、花費逾80億美元蓋社區監獄提案;同性婚姻合法化、大麻合法化進社區;「跨性別廁所」男女同廁;商家缺乏無障礙設施屢被告;取締預防犯罪的「攔截搜查」、限制警察對非裔罪犯執法等等,這些舉措無不在「進步主義」、「平等平權」的旗幟下推行。

美國副總統彭斯形容被共產主義扭曲的意識形態時說:「所有道德都成了社會主義道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