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前「六四天網」公民記者王晶等人發起的向巴中監獄打電話要求黃琦會見權的活動,近一個月來「黃琦親友團」撥打電話情況並未有進展。甚至發生成員手機號疑似被拉黑現象,無法撥通監獄電話。

據北方天網消息,「黃琦親友團」成軍以來,每天持續安排由專人負責向巴中監獄打電話,要求給予黃琦和其母蒲文清的會見權。接聽女警總是說:「要直系親屬才有要求會見的權利」,因此對應來電,不是快速掛斷,就是轉入錄音系統。

親友團成員手機號碼疑被拉黑

5月29日,上海顧國平回報撥打情況時說,他用自己的手機打去四川省監獄管理局信訪處,呈現沒人接聽的狀態,這種現象已經持續三天了。電話黑名單,四川省監獄管理局

王晶試著用自己的手機打過去,對方接聽了。王晶表示,「可能是監獄管理局信訪處把顧國平的電話拉進了黑名單,所以連日來他打去的電話都是無人接聽狀態。」

6月1日,負責打電話的是王晶。上午9時許,王晶打去巴中監獄獄政科,女警接起電話,王晶問她:「楊科長在嗎?」女警馬上掛斷電話。王晶再打電話過去,已設置為錄音電話了。

留言電話裏講:「主人不在,請留言。」

王晶:「你們是哪裏的主人啊?巴中監獄應該是人民的僕人,是你們自封的主人吧,你們既不是主人,也沒做好僕人……你們監獄裏正關著不屬於犯人的好人……你們監獄正在助紂為虐,希望你們好自為之。」

向監獄管理局舉報巴中監獄不作為

下午2時30分許,王晶又打電話去巴中監獄,還是留言電話。於是王晶馬上打給了四川省監獄管理局,舉報巴中監獄不作為行為。

監獄管理局接電話的周(同音)姓男警官先是推說:「反映不作為找紀委調查它。」王晶表示,「和你們反映也是一樣,你們是它的直接上級。」
周警官:「它哪裏不作為了?」
王晶:「沒有保障在押人員的會見權和通訊權。」
周警官:「有沒有解釋權呢?針對所有人都一樣嗎?」
王晶:「那你說甚麼樣的人不讓會見?」
周警官:「因為你不肯提供身份信息,我就沒法告訴你。」
王晶:「這跟身份沒有關係,你們在胡作非為,這都是你們懶政不作為、違法的借口。」
周警官:「巴中監獄在依法依規履行職務,它的一切行為都是受法律保護的。」
王晶:「巴中監獄在違法,你們在包庇違法犯罪……」

傳蒲文清失聯

針對巴中監獄的答覆,要直系親屬打電話去才願意說明情況。5月24日,北方天網公民記者、蒲文清前保姆危文元打電話給蒲文清,請她打電話給巴中監獄,要求黃琦會見權。

蒲文清表示,半年前她就給監獄打過電話,他們根本不讓見。現在國保答應她,等疫情過後會安排讓她和黃琦視訊會見。她聽信國保的話,不想因為打電話激怒國保,避免會見生變。

然而,6月1日中國禁聞網報道了蒲文清失聯消息後,危文元2日中午時分打了二通電話給蒲文清求證,但都無人接聽。具體情況為何,尚待進一步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