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全球蔓延以來,美、中兩國圍繞中共隱瞞疫情及相關責任問題發生摩擦,令兩國本已緊張的關係雪上加霜。而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和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5月以來分別因質疑疫情來源及向中共追責,成為中共官媒攻擊的目標。

美國新唐人電視台《世事關心》主持人蕭茗近期專訪班農,就相關話題進行了探討。班農表示,他認為中共官媒抨擊他的原因在於他一直在媒體上發聲。他並表示,中共的暴政即將崩潰。

中共央視為何攻擊班農?

蕭茗:班農先生,非常感謝您今天和我們在一起。

班農:謝謝你,蕭茗。

蕭茗:中央電視台(CCTV)播出一個對您進行攻擊和謾罵的節目,稱您為極右派人士,是一個胡言亂語、頑固、沒有道德的反華分子。您要回應這些謾罵嗎?

班農:當然,這表示我們的節目開始起到作用。我們向中國人民和世界各地人民控訴中共罪行的努力開始起作用。中共非常緊張。他們擔心甚麼?他們擔心世界上的自由人民將與中國老百姓攜起手來,並讓中共對他們引發這場大瘟疫的罪行負責。

蕭茗:他們為甚麼現在以您為目標?他們想達到甚麼目的?

班農:我認為他們現在瞄準我的原因,是我一直在媒體上發聲,我有一個名為「瘟疫作戰室」的節目,該節目在美國乃至全世界都有大量觀眾。記住,因為有GTV和郭的新聞,而且當我們在《大紀元時報》做特別節目時是用中文字幕的,我們穿越防火牆進入VPN,實際上將真相傳給了中國人民。

因此中共非常擔心美國人民的覺醒,歐洲人民在覺醒,全世界的人民,特別是中國人民正在覺醒,中國的公民們明白,他們在世界各地擁有兄弟姊妹支持他們爭取自由的努力。

「我一直都受到中共的威脅」

蕭茗:中共對您進行過死亡威脅嗎?

班農:我一直都受到來自中共威脅,這就是我有保鑣的原因之一。我不知道是否是中共官員,但至少他們表示是來自中國大陸的人。中共的威脅我不擔心,事實上讓我更有力量。因為我知道我們起了作用,習(近平)應該害怕、王岐山應該害怕、共產黨應該害怕。因為他們天數有限。

蕭茗:中央電視台批判文章結尾提出一些問題,我來引用一下他們的話,「美國2月6日首次有人死於COVIC-19,該人沒有中國旅行史,美國到底是甚麼時候首次發現被感染患者的?」這就是他們的問題。另一個問題是「為甚麼美國歧視和禁止與疾病作戰者的聲音。最後,加拿大媒體報道說他們的早期病例來自美國而不是中國。美國對此有何解釋?他們想做甚麼?」

班農:這很容易解釋。央視是政治宣傳部門,《環球時報》是喉舌、《人民日報》是喉舌,所有新聞部門都是喉舌。他們是最兇殘的獨裁統治的宣傳武器,他們就是如此,是世界歷史上最嗜殺的獨裁政權,他們殺害的中國人比歷史上任何其它政權都要多。央視、他們的評論員及其它所有宣傳分支機構寫手都是為宣傳服務,因此他們正在努力分散人們的注意力。

「中共隱瞞疫情 想與美簽貿易協議」

班農:我們所知道的事實是瘟疫從武漢開始,告訴我們事實的是武漢的偉大英雄李(文亮)醫生。最初是在12月的最後一周,他和他的同事告訴我們,武漢發生了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和社區傳播。

中共應該懂得,現在中國大陸和香港的實驗室內部有很多人在發聲,想與「吹哨人」聯繫,有些吹哨人正在外界聯繫並提供詳細信息,因此他們的謊言和虛假陳述將被戳穿。我們知道在武漢有人與人之間的傳播,在社區傳播的事實。

他們在12月最後一周就知道了這一點,之所以隱瞞信息,主要是因為他們想在美國簽署貿易協議,且想去達沃斯,因此他們把一切保密,直到中國新年時才慌了。

這就是為甚麼,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武漢的市民們,中共有一切機會儘早制止這種情況。實際上,我們知道英國修咸頓大學告訴我們,如果中共在12月的最後一周採取了負責任的行動,就能避免95%的死亡,95%的痛苦和苦難,95%的經濟衝擊,這機會就擺在習近平、王岐山和他們其他同夥的面前。(所以)世界將追究他們的責任,他們可以隨意發脾氣,也可以針對班農發表任何批評,他們可以針對與我有聯繫的所有人發表任何評論,他們可以針對世界上自由的聲音發表任何評論,例如麥克‧蓬佩奧和其他人。

但這是徒勞的,最終他們將在武漢受到一次紐倫堡式的審判。因為他們給武漢人、湖北人、中國人,乃至其它地方的人們造成一場生物的切爾諾貝爾災難。

「美國會制裁中共  可沒收官員在美資產」

蕭茗:您說過訴訟,我不知道這些訴訟實際上會導致甚麼結果?我的意思是,中共實際上有可能補償世界嗎?我認為可能性很小,但是您說過,我們可以在美國沒收他們的資產,還有別的辦法嗎?

班農:你錯了,機率很高。首先國會可以快速行動,而且現在呼聲最高的辦法是可以用JASTA(反恐怖主義贊助者法)來基本上沒收中共的資產。就像我們在911後對沙特阿拉伯做的那樣。我們有權剝奪中共的主權豁免權,讓州政府對他們進行追責,讓個人、讓聯邦政府追究他們的責任,中共將為此付出數十萬億美元,他們將賠到破產為止。

不僅如此,這是對習近平和王岐山,以及所有其他黑幫分子們的警告。他們在美國、倫敦和整個西歐的所有資產都將被沒收,他們不會有任何財富,他們所做的只是將從中國人民那裏偷來的錢換為美元帶出國,然後投資於紐約的房地產、洛杉磯的房地產、倫敦西部貝爾格萊維亞的房地產。所有這些都將被沒收。

中共隱瞞疫情,世界人民將因此要求賠償,坦率地說,世界人民在這裏完全是無辜的,我們要爭取的目標之一就是確保武漢和湖北省的人民,讓中國公民從中共那裏獲得適當的賠償。這將使中共破產,這就是為甚麼他們拋出這些荒誕的東西,「哦,你無法這樣做,沒有相應的司法體制」,他們完了。

「不必讓中國經濟崩潰  而是要中共崩潰」

蕭茗:我們知道中美經濟有相當程度的關聯,人們擔憂的是,如果中國經濟崩潰,是否會對美國經濟產生重大影響?您對目前的經濟有這個擔心嗎?

班農:我們不必讓中國的經濟崩潰,我們要做的是讓中共崩潰。沒有哪個人想讓中國經濟崩潰。

我們是大力支持中國人民,請記住,中國人民是地球上最體面、最勤勞的人群。當您看到華人來到施行英國普通法的香港,來到施行英國普通法的台灣或新加坡,特別是來到美國的所有你(蕭茗)的華人同胞,他們的事業蓬勃發展,當他們擁有法治並有機會自由自立時,他們在世界各地都蓬勃發展。他們不僅富足,還很幸福。

 為甚麼華人不能在中國享有富足、快樂和自由,這不太荒謬了嗎?這是真正的種族主義,中共是有史以來最大的種族主義組織,他們像對待動物一樣對待中國人民,不允許人民自由地獲取世上的信息,華人是我見過的最聰明的人群之一,看看所有我認識的在美國、香港和台灣的華人,以及我在中國大陸的所有朋友,中國人在整個世界的發展過程中都非常努力,非常博學,都在緊跟世界的動向。

但是,中共總說人民還沒做好迎接民主的準備,你猜怎麼著?如果印度、歐洲、美國、墨西哥和巴西都具備實行民主的條件,依我看中國也具備實行民主的條件了,中國人民也做好了實踐民主的準備。

當你看到他們在香港有民主,在台灣擁有民主,在美國和英國擁有民主,而且他們發展的很好。

「中國將獲自由 回歸盛世」

班農:因此這展示了中共領導層的虛偽,中共倒了,中國會經歷一段艱難的時期嗎?也許會,但是那時中國將回歸盛世,因為中國獲得了自由,不是嗎?民主自由的原則在全世界哪裏都適用,如果我們想為整個世界帶來和平與繁榮,很簡單,現在該讓中國人民擺脫獨裁統治,西方精英已經從(與獨裁政府合作)中賺了錢。

他們(給中共)提供資金,提供技術,現在該讓這些「精英們」承擔責任了。他們必須被清除到一邊,只有中國人民才能解放自己,但世界各國人民必須團結起來,幫助中國人民實現自由。

蕭茗:互聯網傳說,您與來自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的一位高級科學家會面。您能透露一下嗎?

班農:我不想討論網上的傳聞。但是我告訴你,中國有好多人對已經發生的事情很憤怒,希望加入爆料者的行列,因此中國大陸的人、香港的人,以及其他知道真相的人已經在聯繫這些爆料人,有些人真的想把事實和真相公諸於世,讓中共不能再就此疫情撒謊,因此中共該是不放心中國人民了。

為甚麼全世界的人、印度人、中東人、非洲人、歐洲人、墨西哥、巴西、南美,所有的人都能自由上網,自由地和世界上任何您想聯繫的人交談,自由的訪問網站、和人交流。

而只有中國人,就像朝鮮人,還有伊朗人也一樣,他們不能有自由貿易,不能自由的交往。但中國人民不是無知的蒙童,中國是一個古老的文明,中國人民是一群高尚的人、好人,是時候讓他們重獲自由了,鑒於我們在20世紀所經歷的這一切,看到中國人民在21 世紀生活在極權專政之下,簡直讓人出奇憤怒。

如果這次瘟疫流行有甚麼好結果的話,可能就是中國人民獲得自由,大家必須明白,如果你支持中共,那你就是種族主義者,如果你支持中共,那你就是仇外,因為你是在支持地球上最壞的人來壓迫14億中國人民,而你也要承擔一份責任,支持該政權的任何人都將被追究責任。毫無疑問,中共這個政權必將崩潰,就像納粹分子、像墨索里尼、像法西斯主義者、像蘇聯一樣倒下,這些總是要倒台的,下一個要被踢進歷史垃圾箱的就是中共。

「西方在幫助中共壓制信息」

蕭茗:我們一直在談中共,但現在我想談談美國。您知道美國疾病控中心在中國有一個分支機構,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向武漢病毒研究所捐贈了370萬美元,您認為這種合作關係的本質是甚麼?

班農:我認為在世界各地、世界衛生組織、生物醫學高級研究所和發展管理局、澳洲國立衛生研究院,人們一直在試圖提供幫助,原因是世界其

國家希望幫助中國人民,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們認為這種援助將有利於中國人民,對於這個事情我們需要仔細審視。

現在人們正在調查和研究美國的這筆捐款,這筆錢是用來在中國做研究的,這是目前正在進行的全球調查的一部份,你會發現參與的還有世界衛生組織、歐洲、澳洲和美國的一些單位,也許還有其它的一些地方,我們會知道的,但結論是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幫助中國人民,西方人長期以來一直想要了解非典(沙士)有多嚴重,並確保他們能夠為中國人民提供某種幫助,以確保類似非典的病毒再也不會危害中國人民。

蕭茗:那麼據您了解美國的機構,比如疾病控制中心對武漢實驗室的情況有多了解?

班農:我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甚麼,我們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找到答案。這些捐款基本上被用來支持主要研究人員的研究,無論是來自澳洲國家衛生研究院的捐款,還是來自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或者是來自世界衛生組織的捐款,我想他們可能在香港有一個可參照的實驗室來對研究工作進行監督,或者至少是做一些協調工作。

中共隱瞞或銷毀病毒信息  海外如何研究

班農:但很明顯,所有的調查、所有的研究都將由中國科學家在武漢完成。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會看到的,人們提供資金在不同的地點進行研究,這是在全世界都通行的做法。

這就像世界衛生組織、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澳洲、法國和英國的國家衛生研究院,他們在世界各地都有撥款,但那是為了讓那些國家的科學家進行他們的實驗,這就是為甚麼我稱它為生化版的切爾諾貝爾,很明顯中共沒有進行管控,沒有對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兩個實驗室,P2實驗室和P4實驗室進行應有的監管,很顯然是監管水平不達標。

我們之所以不了解具體情況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人們甚至不能從武漢病毒研究所獲得信息,中共控制著它,我們今天仍然無法進入那裏。直到今天,我們仍不知道我們得到的是否是正確的基因組序列,我們仍不知道我們是否拿到了最初的病毒(樣本),所有信息都被中共封鎖了。還記得1月1日,中共在外界開始調查之前去了海鮮市場,對它進行了消毒和清洗。

他們這樣做的原因是,他們想確保外界拿不到任何證據,以防有人能證明這個病毒不可能來自海鮮市場。這就是他們管理武漢的方式,這就是他們運作武漢實驗室和其它實驗室的方式。

我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會發現,他們在那裏做的實驗是在缺乏監督的情況下做的,這和切爾諾貝爾的情況非常相似,還記得切爾諾貝爾事件發生的原因嗎?原因是他們在反應堆上做了一個實驗,他們在訓練不足、準備不到位,也沒有監督的情況下做的這個實驗。這導致了反應堆的熔毀。莫斯科的蘇聯共產黨又是如何應對的,他們首先試圖防止任何信息洩露出去,因為他們自知有罪,因為他們沒有有效地管理這件事。

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武漢,這就是他們為甚麼恨我的原因,因為我說這是一場生化版的切爾諾貝爾事件,他們也明白切爾諾貝爾事件是最終導致蘇聯政權崩潰和被推翻的原因之一,他們知道這將導致今天的北京政權被推翻,但是這將會有一個圓滿的結局,這個圓滿的結局就是中共的倒台和中國人民迎來自由。

蕭茗:非常感謝您,班農先生。您自己多保重。

班農:謝謝你,蕭茗!非常感謝。謝謝《大紀元》的工作人員。我真的很榮幸能受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