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冇搞錯,6月2日。

大家好,今天是美國公佈了相關的對香港認定的這個措施,已經有好幾天了,有三四天了。但是北京仍然是一篇沈靜,沒有任何官方的反應。只有一些媒體個別的聲音出來。所以大家對北京的這種沈默非常非常關心,到底中國會以甚麼樣的態度,用甚麼樣的措施,去應對美國的最新的這些招數呢?這一定是大家非常關心的問題。我們今天談一下這個問題。

我們今天非常高興,請來了一位在美國長期做公民培訓的一位專家,楊建利先生。歡迎楊建利先生。

「楊」:你好,石山,好久不見。
石山:好久不見,您還是精神十足,看起來還是非常,紅光滿面。

楊:謝謝

石山:我先跟大家介紹一下楊建利先生。如果大家還記得的話,去年,2019年的8月份,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在最高潮的時候,中國政府曾經出來批判香港的抗議民眾。其中中國政府特別提到,說這個運動是美國操縱的。它提出了一些美國機構的名稱,我記得有五個,其中一個就是美國公民力量組織。我給大家介紹以下,公民力量組織的負責人,就是楊建利先生。

楊博士,也是一個被中國政府封的「黑手」。

好,楊博士,最開始我們提出的那個問題,能不能給我們分析以下,北京為甚麼沈默?他們到底在想甚麼?他們事先沒有想到這點嗎?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楊:我覺得是這樣,有幾個原因,可以去分析,有幾個線索。第一個,是不是他們錯估了形勢。因為,我們知道,它一直在試圖把香港的政治表達空間給鎖死。不讓你成為一個所謂的反中共的基地,它最終一定是要想辦法把它鎖死的。我們叫它慢性的,慢動作的六四屠殺。Slow motion。慢性屠殺,沒想到它這麼快。它這麼快的原因,是因為和疫情有很大關係。現在以美國為主的這些民主國家,在疫情當中還沒有完全脫出來,還在疫情的災難中,幾乎是無暇它顧。在這種情況下,它迅速的推出所謂的香港的國安法的立法的決議案。我覺得,它多多少少有點錯估了這個形勢。就是覺得美國的決心不會那麼大。但是美國的決心,從反應來看,還是蠻大的。

所以我估計,它多多少少有些錯估形勢。第二條呢,它是在前面有一系列反應以後的「香港反應」。前面的反應是甚麼呢?是對疫情。對疫情的反應,實際上是已經造成雙方那種激烈的矛盾。這種矛盾,使得以前美國很在乎的那些因素,已經不存在了。美國拿著中國,常常是投鼠忌器,雖然不高興,雖然覺得你貿易商不公平,經濟上的侵略,然後技術上的盜竊,知識產權,等等這一切,但是最終的脫鉤這一條還走不下去。那去年,美國副總統彭斯(Pence)在威爾遜中心有一個著名的演講。在這個演講裏面,專門花了筆墨講脫鉤不脫鉤的事情。很明確的講出來說,美國不準備和中國脫鉤,也不可能脫鉤。當然是,因為徹底的脫鉤,誰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像今天這種這麼脫鉤的狀況,是當時去年10月11月美國怎麼樣都沒有想到的。就是說,疫情造成了迅速的脫鉤,甚至連人員的來往現在幾乎都已經沒有了。美國在北京的大使館裏面,只有很少數的幾個人,貿易、文化交流、技術交流等等基本上全都停止了。這種脫鉤,是平時想做都做不到的。

就是有這麼一個災難,讓美國以前所在乎的許多因素突然都不存在了。所以美國之前在這方面的表現越來越強硬。尤其是,中國的這個武漢肺炎,造成了世界的災難,這個中國的責任是非常清楚的,中共的責任是非常清楚的。是不是最終美國和其它國家有能力追責,當然要看美國經濟復甦是不是非常強勁,有沒有能力去追責?當然,從現在目前的情況來看呢,美國的經濟復甦是比較有希望的,就是未來對中國追責的那種壓力和打擊,這種潛在能力是存在的。所以,在這個勁基礎上,美國推出來最新的對中國的戰略報告。這個報告非常明確的提出來,我叫它是冷戰宣言,新冷戰宣言。它明確地說,既然中國想有這麼一場競爭,那我們就接受,我們之間就是兩國的大競爭,也是兩個大國的競爭。

這是無可置疑的,裏面講了很多。就是說,我認為是冷戰的開始。在這個基礎上,又出現了香港的情況。

其實,新冷戰的說法,不是今天才有的。從香港出現反送中遊行,去年還有貿易戰衝突,以及美國職業籃球隊向中國叩頭。普遍大眾文化受到衝擊,所以我認為從那時起就是新冷戰的開始。

但是,從每一次中共的表現,你就發現,中共不想打這場冷戰,它沒有能力打這個冷戰。最明顯的,就是去年中共六十周年國慶上習近平的講話,兩次講話,調子都非常低,根本不願意和美國做直接的衝突。

當然這次是他覺得這個疫情,麻煩惹大了,必須比較強硬的出手。但是對於和美國打一場冷戰,和整個世界脫鉤,他實際上是信心不足的。

石山:建利講這個事,我想補充一點。過去幾年呢,中美關係,在中國一方,雖然中國政府調子比較強硬,但它的核心有一條,就是:中美關係有一萬條理由把它搞好,沒有一條理由把它搞壞,還有說兩國關係合則利,不合則俱損,還有一條是,唯一出路是搞好中美關係。這三句話,據我所知,都是習近平親口說的。但是具體措施,他們表現都飛航強硬,這都是方法,但基調是要和美國搞好關係。

但是貿易戰,和香港問題,它的體制缺乏彈性,非常僵化,而且在意識形態,在民主,在自由這些方面,半步不退。中國共產黨也非常奇怪,它認為不讓步的情況下,或者說不在經濟利益以外的方面讓步的情況下,他可以跟美國搞好關係。其實是中共把它和美國的衝突看偏了,它認為純粹是經濟利益上的衝突,是一個利益上的問題,它認為讓給你利益,就可以搞好關係。事實上這個衝突已經變成全方位的了,經濟利益只是一個局部,一個小的問題。

剛剛建利說到的,我想起來,疫情造成中美事實上的脫鉤,說是不過頭,但事實已經擺在眼前,都在脫鉤。另外你剛剛說,美國在中國的大使館人都剩得很少了。這輛天香港最熱得一個新聞,是美國把駐港總領事館得一個宿舍要賣出去。我不管他是甚麼動機,但最起碼美國是要減小在香港總領事館得規模,人員等各方面要減少了,就是水要降級了,這個意圖是非常明確的。建利,你覺得現在是甚麼態度,它是想打下去,還是怎麼樣?你覺得它會採取甚麼措施?

楊:覺得疫情過後,最大的問題是經濟復甦。誰在經濟復甦中復甦得好,誰就有話語權。

石山:看誰跑的快。

楊:對。但是中國在這方面,有它的明顯的劣勢。在防疫方面,因為美國太自由了,人不好管,美國人太不好管了,我說,造成了很多的感染。不好管,太自由了,你把他關在家裏,管不下去。但是,這種自由的狀態,對恢復經濟是非常好的。更何況,中國的家底是很差的,和美國相比。最近幾年,相當程度還沒有擺脫要靠外貿,來支撐它的GDP的這種現實。疫情來了,誰還買你的東西?它非常召集要估計市場,所以這是它不敢太得罪國際社會的原因。這也是為甚麼,疫情剛剛過去,它拚命賣甚麼醫療設備、口罩這些東西,你以為它要去幫忙,他是要去促進它的外貿。就在4月份,它的外貿是有增長的。增長在哪裏呢?你要看數字會很害怕,4月份還有增長?仔細看全賣的是口罩之類的東西。就是它非常需要國際的市場。這是第一,第二,它有三個方面的東西是不能自給的,三個方面,一個糧食,二是能源,第三個是技術。所以它不敢和西方的主要國家完全切割關係。

剛才你講了,它在政治改革、人權進步方面,一點不願意有任何開放。我管他叫做,開放,而不改革。就是對外繼續開放下去,但對內堅決不改革。它的政策現在就是開放,而不改革。在這種情況下,美國如果把架勢擺好,準備打冷戰,它實際上要掂量一下子。它要掂量一下怎麼反攻,它不能夠馬上反應。

第二,這幾天美國正好出現了自己的麻煩,就是美國的暴亂。美國的暴亂,又一次給了習近平和中共政權一個喘息的機會。中共的官媒講,你罵香港,你看你自己現在怎麼樣?好像找到了一個說事的理由。另外呢,美國的這個暴亂的確是很麻煩,再一次凸顯了美國社會嚴重的分裂與衝突,以及兩黨嚴重的黨爭。這對美國是不利的。

在這次的暴亂中,人們已經發現了好幾宗,有中國人介入,進行組織的證據。在白宮就有,有中國人穿著黑色的衣服,有幾個人,戴著面罩,一看,就像武林高手一樣,在那喊「走!快走!」就是命令撤退,打完了,命令撤退,說中國話。在其他地方,也發現這樣的情況。這個暴亂對中共來講是一個大好的事情。

它不願意打冷戰,不敢打冷戰,那現在美國正好自己出現了問題,對一個戰略家來說,這個時候最好就是等一下,看你怎麼樣,說不定你自己就垮了。的確是,如果美國陷入內亂的話,即使前幾天特朗普政府宣佈了強硬的措施,但能不能真正的實行,的確是個問題。

。。。

石山:好,今天非常感謝建利,這麼大老遠的,和我們談香港的問題,非常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