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年紀輕輕的,腎源一定不錯,把你兩個腎都摘出來。再不交代,把你直接送濟南監獄,那裏換腎的更多。」2014年3月14日,山東省萊州市女法輪功學員侯雪玲被便衣警察綁架到店子洗腦班,萊州市「610」的程江濤這樣威脅侯雪玲。

「你的器官配置成功是你的榮幸。」四川省新津花橋醫院一位女醫生對法輪功學員說。當時,成都市「法制教育中心」(即洗腦班),將一批法輪功學員強制送往花橋醫院抽血、做心電圖。

以上案例摘自北美明慧網。5月27日,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向特朗普總統提出12條建議,以懲罰中共破壞香港法制,撕毀一國兩制。其中,第11條建議要求,特朗普政府「制止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群體滅絕(Organ genocide)行徑⋯⋯經常謀殺式地從宗教信仰人士、少數族裔群體、政治犯以及其他人士身上摘取器官」。

「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為何向特朗普政府提出這樣的建議?其背後有著怎樣的血和淚?中共究竟隱藏了甚麼驚人黑幕?

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驗血和體檢

抽血驗血是器官配型的關鍵一環。2006年中共強摘器官罪惡首次被國際曝光。在此之前,針對法輪功學員強行抽血在全國範圍內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等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地方長期存在。

法輪功,是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佛家性命雙修功法,包括五套功法動作。大陸公安部門統計,1999年以前,法輪功修煉人數超過七千萬。1999年7月20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出於妒忌和恐懼法輪功修煉原則與中國共產黨不同,下令血腥迫害法輪功。難以計數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判刑、遭受酷刑迫害。

許多早期曾經被非法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獲釋後說,這些地方只對法輪功學員採血,不針對其他人員。

新唐人電視台2009年7月製作的電視片《生死之間》,採訪了幾位法輪功學員,提到了他們在關押期間被抽血的經歷。

目前居住在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甘娜來自北京,曾經是首都機場海關官員.在2001年第三次被關押在北京新安女子勞教所時,被驗血,X光照像,心電圖及眼部檢查等等。

甘娜說:「當時我感覺很奇怪,勞教所的警察根本不把我們當人看,給我們做這種全面的體檢,我就感覺很奇怪。」

鄒玉韻是來自廣州的法輪功學員。她曾於2000年1月被投入廣州槎頭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一年零十個月,後又被抓捕,輾轉於廣州的五個洗腦班被反覆折磨。期間,接受了全面體檢和抽血。

黑龍江建三江法輪功學員周豔2003年1月14日,被關入黑龍江女子監獄。

2005年3月23日至25日的這幾天,監獄監區給法輪功學員抽血體檢,不抽普通犯人的。周豔問了幾個被關押在此長刑期的犯人:以前給你們體檢過嗎?回答說:從來沒有過。

除了對普遍性對法輪功學員抽血,派出所、看守所、監獄的警察甚至還直接威脅,要活摘他們的器官。

警察直接威脅要活摘器官

明慧網2020年5月28日報道,目前,重慶女法輪功學員曲池被綁架在鄭州看守所。每月,曲池被警察強迫要求放棄信仰一次,並被以活摘器官威脅。

2019年9月26日,深圳法輪功學員羅植尹被綁架。福田區華強北派出所威脅他,把他送去活摘器官。

2020年3月10日,大陸前成功商人、法輪功學員于溟在華府的新聞會上作證,2002年在北京團河勞教所,他被警察威脅:「你不是想絕食餓死嗎?如果你的血樣匹配了,就給你找個地方幫你達成心願,你身上的零件(指器官)還能給好人做點『貢獻』。」

2018年10月10日,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高錦淑,被蘭西縣國保警察威脅,要活摘她的器官。

2010年7月1日,湖北省嘉魚縣簰洲灣鎮原財政所法輪功學員何桂紅,被非法綁架。在洗腦班,警察江黎麗威脅她說:你們不是說我們活摘器官嗎?你的身體很健康,馬上就可以摘取你的器官,並且誰也不會知道。

2008年10月7日、8日左右,法輪功學員仲淑娟,被遼寧瀋陽馬三家教養院一王姓警察威脅活摘器官。

活摘器官疑似案例

一些疑似被強摘器官的案例或線索突破中共重重信息封鎖,輾轉傳到海外。以下是明慧網披露的部份案例:

2018年9月17日,法輪功學員馬桂蘭在河北秦皇島看守所被迫害致死,內臟被取走。

傅可姝(明慧網)
傅可姝(明慧網)

徐根禮(明慧網)
徐根禮(明慧網)

2005年11月,貴州省開陽縣第一小學高級退休教師、法輪功學員傅可姝和她的遠房表侄、法輪功學員徐根禮外出到井岡山地區時「失蹤」。

2006年4月,家屬在井岡山五指峰找到他們的屍體。死者的臟器已丟失。傅可姝被剃光了頭,雙眼凹陷,沒有眼球;徐根禮的頭髮被剪光,雙眼凹陷,腹胸部被人切開縫合過⋯⋯

趙春迎遺體(明慧網)
趙春迎遺體(明慧網)

2003年4月15日,黑龍江省法輪功學員趙春迎被警察綁架;2003年5月10日,被迫害致死。

2003年11月15日,黑龍江省司法鑑定委員會給趙春迎做了驗屍,發現頭部爛了,肋骨折斷,而且遺體內的心臟、脾、胰這些器官都沒有了。

王曉忠(明慧網)
王曉忠(明慧網)

牡丹江市法輪功學員王曉忠,19年前被當地陽明公安分局警察迫害致死,年僅36歲。

知情者透露,王曉忠在被綁架的第13天就被活活打死了。該知情人見過王曉忠的遺體,說非常慘,器官全部被摘除,肚子癟癟的,身體上有整個一條大刀口,像個大拉鎖。

法輪功學員王斌,原黑龍江大慶油田勘探開發研究院電腦軟件工程師。因上訪被抓。2000年9月24日晚,王斌被毒打,奄奄一息,身體多處黑紫;10月4日晚,死亡。兩名法醫王春彪、齊井福摘取了他的內臟。王斌的妻子在太平間拍下丈夫屍體的照片。王斌的前胸,有一條粗大的縫合傷口,從脖頸到胸腹。

王斌(明慧網)
王斌(明慧網)

而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非常規抽血,20年來延續至今。

近期一個月內 多名大陸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採血

2020年4月28日至5月28日一個月內,北美明慧網於報道了多起大陸法輪功學員被強制採血的案例, 以下僅為部份案例:

2020年5月21日,河南省鄭州市新密市法輪功學員程素琴和丈夫,被警察綁架,遭強行採血、採指紋;次日,被釋放。

2020年5月14日,河北省石家莊深澤縣深澤鎮彭趙莊村法輪功學員彭敬軍,被深澤縣城區分局綁架,被非法錄像、採虹膜、採血、採指紋;當晚,被釋放。

2020年5月13日,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鎮法輪功學員龔鳳香、李群英,在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綁架。兩人被強制採血、採指紋。龔鳳香質問警察龔正學:「你們憑甚麼採血?」龔正學說:「現在所有進來的人都要採血,存檔案。」被採血後,兩人中午被釋放。

2020年5月8日左右,山西省晉中市錦綸路派出所四五人到榆次區法輪功學員劉俊梅家中,欲強行採血。劉俊梅不從。

2020年4月11日,山東煙台法輪功學員張鳳英和趙麗紅,開發區福萊派出所綁架,期間遭強制採血。

2020年4月10日,四川德陽市法輪功學員趙德清,被泰山路派出所強行採血。

2020年4月2日或3日,四川德陽市法輪功學員唐禮榮,被凱江路派出所強行採血。

2020年3月19日,重慶市江北區人民醫院退休女醫生陳淑芬,被警察綁架,強行拍照、採血。傍晚,被釋放。

在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疫情肆虐之下,大陸近期進行了多例雙肺移植手術。

疑點重重的雙肺移植手術

2020年2月29日,中國江蘇無錫市一家醫院對一名59歲的男性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進行了雙肺移植手術。病人手術等待時間僅為五天;主刀醫生陳靜瑜。

一天之後的3月1日,中國浙江一家醫院對一名女性中共肺炎患者,進行雙肺移植手術。主刀醫生是韓威力。

3月10日,陳靜瑜再次主刀,對一名73歲的男性中共肺炎患者,施行雙肺移植手術。手術等待時間不到五天。

「你馬上會想到,他們從哪裏獲得的器官?這個時機非常令人關注。」終止中國濫用移植國際聯盟(ETAC)執行主任休斯(Susie Hughes)在美國華府的公開活動中表示,「最近發生在中國的雙肺移植,令人擔憂。」 「他們如何能夠使用肺移植來治療中共肺炎?」

休斯引用2019年6月英國獨立人民法庭就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指控所做出的判決說,「人民法庭做出的結論包括:大規模強摘人體器官,在中國已經存在多年;法輪功學員是一個,並可能是主要的器官來源。」

審判中共強摘人體器官的英國獨立人民法庭由英國御用大律師尼斯爵士(Sir Geoffrey Nice QC)主持,他曾主導國際刑事法庭對前南斯拉夫總統米洛舍維奇(Slobodan Milosevic)的起訴。

2019年6月,獨立人民法庭發佈的判決書重申了中共犯下強摘器官罪行結論,「構成反人類罪」。判決認為,那些與中國共產黨政權打交道的人,必須知道他們是在「與一個犯罪國家互動」。

判決書還引用了秘密調查電話的內容,指出中共前總書記江澤民發佈了書面命令,專門從法輪大法修煉者身上摘取器官,在電話中,中國領先的器官移植醫院的醫生近乎承認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可用。

美國急需發揮領導力 採取行動制止中共反人類罪

針對英國獨立人民法庭等調查報告,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 (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 China)的副主席蓋夫尼(Frank Gaffney)今年5月22日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強摘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人士器官的行徑,構成大規模的反人類罪;美國急需發揮領導力,採取行動制止。

早在2006年,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加拿大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共同編寫《血腥的器官摘取》的研究報告,用52種證據方法對比、驗證,證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存在,並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是「這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向媒體表示,有人問:「為甚麼我要關心法輪功學員因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殺的事情?這與我有甚麼關係?」

麥塔斯回答說:「你還在等甚麼?難道你要等到有人為了摘取器官而殺害你時才抗議嗎?到那時就太晚太晚了。」

德國的馬丁・尼莫拉牧師在1938年曾經這樣寫道:「起初他們追殺猶太人,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猶太人;後來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此後他們追殺工會成員,我沒有說話——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最後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