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幾年,中共除了以前慣用的洗腦方式外,又推出了洗腦新花樣——打著愛國、科學、親子、法制、家教、健康教育等幌子,對學生進行洗腦,同時利用學生向全社會輻射,以達到全民被洗腦的效果。

教育系統是中共給國人洗腦的重要基地,它的每一次政治運動,都在教育系統內產生效應,它叫「從娃娃抓起」。教育方針直接就叫「黨的教育方針」,教師忠誠的是「黨的教育事業」,中小學「學生守則」第一條就是愛黨——一切目的是為黨培養接班人。

這一洗腦運動包括以下的活動:

一、升旗儀式

每周一早晨,全國所有的學校都要舉行這種儀式。每次都有專題「國旗下的講話」,內容都是中共宣傳的東西,學校還必須有專門的記載。

二、「開學第一課」

這是由中央電視台主辦的洗腦課,每期開學要求全國學生和家長一起觀看。

三、「親子活動」

現在大型的親子活動一般是由縣市級的專門機構到各地去承辦。每個孩子約交納三百元。孩子和家長們都穿統一的迷彩服,整個現場充滿軍事氛圍,煙幕彈、特技音效、主持人煽情的嚎叫……模仿共匪戰爭場景。

一個個班級就像一支支部隊,把家長和學生搞得神魂顛倒。對幼兒園也搞這種形式的洗腦活動,很多家長卻樂此不疲。

四、巡迴電影

每學期都有專門的巡迴電影,送到各學校去放映,學生要寫專門的日記或觀後感。如,去年湖北省各學校都放了影片《厲害了,我的國》,使中共宣傳不但家喻戶曉,而且包括所有適齡學生。

五、研修旅行

一般由縣市的專門機構承辦,學生交一定數額的錢,到專門機構裏面去吃住幾天,實行軍事化管理。其中的重頭戲是到烈士陵園、紅色基地等地方去接受「革命傳統教育」。講解員講的都是編造的「革命歷史」,欺騙涉世未深的孩子。

六、「大手拉小手」

弄一兩個甚麼院士、科學家到各學校去與學生現場互動,假科學之名,宣揚的都是中共的東西。

七、徵文、徵稿、演講比賽

對中共的每一次政治活動,各級各類教育主管部門都要積極配合中央,組織各學校寫徵文,搞繪畫徵稿、演講比賽之類的活動,主題諸如甚麼「我的中國夢」、「反邪教」、「奧運在我心中」等。

每學期學校還給學生派發專門的洗腦書籍,而且學生必須付款。洗腦書籍包括《奧運在我心中》、《鳳舞九天》等。這類活動在每年的「六一」、「十一」舉行得特別多。但身陷其中的學生們包括家長卻察覺不到,還樂在其中。

八、微信學習

去年,全國搞「學習強國」活動,每個人、單位、地區都要統計其參加這個活動的學習時間、得分等。有的地方竟強令下屬各學校每個班級至少十名學生家長下載「學習強國」的APP,參與學習,把其學習「成績」納入當地的總成績中參與上級評比。

有家長憤怒地說,「這真是無理、荒唐至極!」

九、網絡洗腦

今年疫情期間,中共利用學生在線學習之機,每隔一段時間就要搞一次甚麼疫情教育,趁機給學生及其家人兜售它洗腦的東西。

比如不久前,湖北省就舉辦了全省學生及家長統一網絡觀看《大國戰疫》影片的活動,裏面有鐘南山、李蘭娟等人為中共站台的訪談。這對於沒有獨立思考能力的人來說,很容易受迷惑。

許多年來積累的「經驗」,中共早已成為世界第一的洗腦高手。它摸透了中國人的心裏,經常利用專家、學者、名人,還有甚麼科協、共青團、婦聯、「關工委」等機構來給人洗腦。

比如所謂的「關工委」,即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在全中國,各級各類這種工作組織就有105萬個,工作人員1,367萬人。龐大的洗腦隊伍每天都在幫助中共加強對中國人的控制。

同時,法院、檢察院、公安局等機構或部門,也採取各種途徑向學校滲透,經由孩子向全社會洗腦,其方式方法充滿詭計。#

(文章來源: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