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維園燭光悼念「六四」活動,持續三十年來首次被禁止。支聯會認為「限制令」和公共衛生安全都是警方的藉口,真正原因是背後的「港版國安法」。因此支聯會今年用全新形式,將成千上萬以8人為小組自發舉行燭光悼念活動的群組,用線上聯絡的方式,在香港、在全球遍地開花。

6月1日下午4點,維園噴水池旁,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向媒體介紹,剛剛收到警方的反對集會通知書,內容從頭至尾就是「限制令」及公共衛生安全考慮,指是警方藉口打壓(六四)集會。

李形容警方此舉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真正的目的是為了用「國安法」對付港人,想「搞定先」。

他表示,支聯會希望全香港新界遍地開花進行燭光悼念活動,去控訴當年中共屠城,他強調,每一支燭光都是個人行為,並非集會。所以我們希望香港人大家一起響應。

他還表示,希望當天警方不要作任何的濫權,並強調「只要沒有警察就沒有衝突。大家用自己個人的方式在任何地方,點燃燭光一起悼念。」

6月1日下午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維園召集記者會,就六四維園燭光活動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進行回應。(宋碧龍 /大紀元)
6月1日下午支聯會主席李卓人維園召集記者會,就六四維園燭光活動警方發出反對通知書進行回應。(宋碧龍 /大紀元)

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則從法律層面批警方濫權。他說,限制令有明文規定,如果是一個集會,或者不同群組出現一個地方,如果有1.5米社交距離,應該是安全的。8個人為一個群組,群組與群組之間也保持1.5米距離,是沒有問題的。

何俊仁強調,警方卻說,如果有一群人有共同目的,就算保持距離1.5米,都會被當成集會禁止。他質疑警方此說法,並舉例:「比如餐廳、酒樓都有共同目的,就是SOGO也是購物的目的,你用公共衛生安全來說沒有意思」。

他強調,支聯會決定用創新的和平方式來進行悼念活動,避免個人與警方發生不必要衝突,「我們呼籲大家在各個公共的地方遍地開花悼念六四,每個群組不要超過8個人,互相之間保持1.5米社交距離。」

他還表示,支聯會群組也不會超過8個人,有悼詞、嘉賓演講等,會將活動及時上網。「如果有集會也是線上集會,群組與群組在街頭沒有互動的,互動是在線上。」

「通過網上及時聯絡數以千計、數以萬計小群組,絕對會聯絡全世界及各個城市。在全港、全球遍地開花。」

他勸告警方不要再利用「共同目的」來干預當日在各個公共場所悼念的人。

此次主題是「遍地燭光悼六四 #6431Truth」,具體時間安排:6月4日晚上8點手持燭光,8點09分默哀一分鐘。

今年是支聯會30年來首度無法在維園舉行燭光悼念活動,「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言人尤維潔認為,只要香港市民一直聲援,燭光依然會點燃,這也是每個人的心願。

強推國安法敏感時期禁六四 有意為之

大陸獨立時評人吳特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香港警方以防疫的限聚令為由拒絕六四紀念活動很明顯是政治打壓,這個限聚令原本是到5月21日,後來被港府延長到6月4日,正好在六四這天,很顯然是有意為之,不是一個巧合,在這之前每年都有的紀念六四大遊行也被叫停,在澳門也出現了六四活動被打壓的情況,反映出港澳一國兩制的倒退和被蠶食。」

他進一步分析,有人可能會問,今年不是去年那種六四三十周年的整十數年,而是31周年,不應該沒那麼敏感嗎?為什麼去年都沒打壓,今年要打壓?「我覺得原因在於現在這個時候正是中共人大強推港區國安立法的敏感時刻,反送中的餘波還沒有過去,中共擔心港人以紀念六四為起點掀起新一輪抗爭,所以要緊急滅火。」

他還認為,「不管當局如何耍花招打壓紀念六四的活動,港澳地區乃至全中國有良知、有理想的民眾都不會忘卻六四事件和爭取自由民主的目標,港人針對中共專制的抗爭在未來勢必再來。中共阻礙六四紀念活動只會進一步暴露他們的無恥,不能阻擋中共的滅亡。」

2019年6月4日,香港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悼念30周年晚會,支聯會宣佈有18萬人參加,為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加。(余鋼/大紀元)
2019年6月4日,香港維園舉行六四燭光悼念30周年晚會,支聯會宣佈有18萬人參加,為雨傘運動後最多人參加。(余鋼/大紀元)

目前「公民日報」響應香港支聯會的號召表示,無論你身在何處,希望大家在6月4日晚8時,為「六四」的遇難者們點燃蠟燭,並在8時09分默哀一分鐘,並希望眾人拍片上網或投稿。

澳洲的香港澳洲聯合會(港澳聯)、香港人維省協會、中國民主人權聯合會(墨爾本)也響應支聯會的創新方式同步在墨爾本市省立圖書館前,左右間隔1.5米舉行「燭光紀念會」。

而悉尼,不僅當晚6點半在中共駐悉尼領館前有燭光悼念活動,當天白天11點至1點也有「悉尼市區汽車遊行悼念『六四』」,由澳紐地區六四31周年紀念委員會、中國民主團結聯盟、民主中國陣線,及悉尼支持中國民主化工作平台等聯合主辦。

另外,六四當天,美國國務院也將官方舉行線上燭光悼念「六四」活動,並稱「我們決心不讓中共抹去對天安門廣場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