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裔男之死引發的抗議和騷亂在美國擴大和升級。明尼蘇達州州長沃爾茲(Tim Walz)上周六(5月30日)宣佈,他已向該州國民警衛隊發出「全面動員令」,成為該州國民警衛隊164年歷史上的首次。

46歲的非裔弗洛伊德於上周一在明尼阿波利斯警察辦案過程中身亡。上周二,四名當天在現場的警察被解僱。其中被指用膝蓋壓住弗洛伊德的脖子,並最終致其死亡的喬文(Derek Chauvin)已被逮捕,他被指控犯有三級謀殺和過失殺人罪。

霍士新聞報道,沃爾茲表示,抗議活動已變得越來越暴力,現在已經無關弗洛伊德(George Floyd)之死的問題。這名來自明尼阿波利斯的非裔男子在被拘留時死在警察手上。

沃爾茲說,抗議人士的心態幾天以來已經偏離其初衷,不再是為弗洛伊德鳴不平。「在見證了弗洛伊德被謀殺後,上周二晚上,人們通過非常健康的社區集會合法表達自己的憤怒;上周三仍有一定程度的表現;但是到了上周四,已經快消失了,到了最後一個晚上,假裝這是關於弗洛伊德之死或不平等或歷史上對非裔社區的傷害,那簡直就是笑話。」

州長說,州政府採取的策略和方法隨著形勢的變化而變。

和平抗議升級為暴力行為

事件發生後的第二天(26日),明尼阿波利斯爆發抗議活動,由起初的和平方式演變成暴力行為,一些年輕非裔抗議者焚燒當地的警察局、砸毀商舖櫥窗、搶劫便利店和超市連鎖店等。

一段網絡影片顯示,一名遭洗劫的非裔店主無助地對街上的抗議者喊道,「你們為甚麼這樣對待我和我的生意?你們在做甚麼?這是抗議還是別的甚麼?」據報,這家店主沒有購買保險,他店內被盜搶的電腦和所有損失,只能由自己承擔。

類似暴力、縱火和盜搶行為很快在美國十多個大城市蔓延,包括候斯頓、亞特蘭大市、紐約市、華盛頓特區、芝加哥、哥倫布、路易斯維爾、達拉斯、加州的聖何塞、洛杉磯和波特蘭等地。

亞特蘭大非裔女市長波特慕斯(Keisha Lance Bottoms)上周五在新聞會上憤怒地說:「當你們拿著褐色酒瓶去砸櫥窗、縱火燒燬這座城市時,你們焚燒的是我們的社區(社會)……你們目前的行為是在侮辱我們的城市……這些不能代表我們。作為一個城市、一個國家,這些行為代表不了我們。回家去,回家去!」

波特慕斯說:「我在亞特蘭大街頭看到的情形,已經不是亞特蘭大。這些不是抗議,不是馬丁‧路德金的精神,而是混亂無序……如果你愛這座城市、一個具有非裔發展遺產的城市、有非裔市長和警察局長的城市;如果你在意這個城市——50%的商業場所由少數族裔擁有;那麼請回家去……抗議和示威應該有方向和目標,而不是現在的樣子——混亂、無序和暴力。」

明尼阿波利斯市長弗雷說:「作為一個城市,我們可以比這要好得多。」「燒掉你們的城市不是甚麼榮耀。搶劫那些已成為社區一部份的本地企業,沒甚麼可驕傲的。」他說,人們依靠雜貨店和藥房等企業來獲取食物和藥品,尤其是在疫情大流行期間。

「如果你們關心自己的社區,就必須制止這種情況的發生。」弗雷說。

有人趁機作亂

在上周六上午的新聞發佈會上,沃爾茲還感謝了緊急救援者「在那裏保護我們的城市」。明尼蘇達州公共安全部專員哈靈頓(John Harrington)說,有2,500多名官員在參與維持秩序。

弗雷(Jacob Frey)補充說,大多數暴力示威者都不是該市居民,而是有人趁勢煽動仇恨。「這不再是抗議」,弗雷說,「這是暴力,我們需要確保暴力被制止。」

沃爾茲說,示威者利用槍枝,設置簡易爆炸裝置,並通過組織嚴密的人群有意地給現場的一級應急人員(first responders)設障,使他們難以維持秩序。

「暴動者的數量龐大,不可能目標清晰地進行逮捕……範圍之大,而且看似有組織的攻擊,大大削弱了(一級應急人員)採取進攻行動的能力。」沃爾茲說,「可怕的是,當你注意到四處移動的(肇事)頭目,這更像是一次軍事行動。」

兩位領導人都暗示,這其中有「局外人」在作祟,包括但也不限於無政府主義者和其它州的幫派,他們是導致明尼阿波利斯遭到破壞和混亂的背後原因。

激進份子劫持了和平抗議

司法部長巴爾在聲明中說,「我們國家的偉大之處在於我們對法治的信守。

「全美對發生在明尼阿波利斯的弗洛伊德身上的事,感到憤怒,這是真實而合理的。我們必須通過州和聯邦刑事司法系統的常規程序,對他的死因追責。司法系統和程序正在以驚人的速度推進(對此案的審理)。(對當事人的)初步指控已經做出。這個程序還在繼續推進。正義將得到伸張。

「不幸的是,隨著騷亂在全國各地發生,暴力和激進份子劫持了和平的抗議活動。

「在許多地方,暴力似乎是由無政府主義和極左翼極端份子計劃、組織和驅使,他們使用的是類似反法西斯式(Antifa)的(左翼暴徒)行動,其中許多人是從外州而來,加劇暴力局面。

Antifa(反法西斯)在美國被認知是一種好戰的、左翼政治運動,成員來自激進組織或個人。其做法是直接採取行動,而非政治改革,來達到目的。其行動主要包括鼓吹激進主義、損壞財產、人身攻擊,對他們認定的「法西斯主義者、種族主義者和右翼人士」,施加暴力。

軍事警察部隊隨時部署

明尼蘇達州國民警衛隊少將延森(Jon Jensen)說,他相信到周日該地區可能會有1,700多名國民警衛隊隊員被部署到現場。據悉,明尼蘇達州國民警衛隊由13,000多名士兵組成。

在此次騷亂事件中,當地居民和企業目睹和經歷了打、砸、搶、放火等暴力事件,他們也在盼望著國民警衛隊的到來,能給這座城市帶回一些平靜。

現役部隊的增援也可能很快到來。軍事警察部隊已處於戒備狀態。霍士新聞確認,至少紐約的鼓堡(Fort Drum)——美軍紐約第10山區分部所在地有一個單位已經被告知,如果需要的話,將在4小時內準備部署。

特朗普總統上周六在離開白宮前往佛羅里達進行SpaceX第二次嘗試發射時發表講話說,如果需要,軍事警察部隊「準備,願意和能夠」進行部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