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東時間6月1日中午12點開始,美國暫停和限制頒發跟中共發展軍事相關的F和J簽證。總統公告(Proclamation)指,「中國(中共)當局利用一些中國學生,主要是研究生和博士後研究人員作為非傳統的知識產權(信息)蒐集者。因此,來自中國的學生或研究人員、本科學歷以上,與中共軍方有聯繫或曾與軍方有聯繫的人員極有可能被中國(中共)當局脅迫或指派,需要引起特別關注。」據估計,此舉可能會影響三千至五千名中國學生(大陸在美學生現約36萬人)。

這是特朗普政府狙擊中共剽竊美國科技的一個最新舉措。中共大規模剽竊美國科技,歷時已久,而且頗具特色。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副主任PeterMattis有個比喻:假設具有情報價值的東西是沙灘上的沙子,俄國人的做法是派遣潛艦靠近沙灘,挖走幾桶沙子後開溜;美方的做法是使用衛星或其它儀器遠端分析,得知沙子的情報;但中國會讓成千上萬的民眾前去沙灘,再把所有人身上的沙子拿來分析。

已披露的案例表明,從大米和粟米種子到風力渦輪機軟件,再到高端醫療設備,中共盜竊美國商業機密遍佈各行各業,使用的手段五花八門,不僅派遣專業情報人員行竊,還威脅留學生和一般平民幫助中共盜竊美國技術。

其實,美國歷屆政府並非不清楚中共在幹甚麼,但是對中共的幻想和綏靖,使其對此視而不見。因此,人們看到,1999年的《考克斯報告》,指控中共於1980年代至1990年代在美國展開了大量的間諜活動,最終也是不甚了了。

只有到了特朗普政府,隨著中美關係的重新定位,才開始對中共的剽竊美國科技和強制轉讓,進行全方位的、堅定的狙擊。特朗普政府的狙擊,本文分四個方面概述如下。

其一,中共停止技術強制轉讓成為中美貿易談判的核心議題之一

中共長期搞「技術換市場」。這裏舉個一個典型例子。2004年大陸首次進行高鐵列車採購招標,當時的鐵道部明確表示「外方關鍵技術必須轉讓、價格必須優惠、必須使用中國品牌(即外企必須與中國本土廠商合作)」。西門子、阿爾斯通、川崎等外國廠商還不被允許直接與當時的南車、北車等大陸企業洽談,只能與中國鐵道部的代表進行談判。覬覦巨大中國市場的外國廠商,最終紛紛接受了中方的條件,與大陸廠商合作生產,並且將眾多相關技術轉讓。而南車、北車以及後來的中車集團,則憑藉自身原有的研發能力以及「引進、消化、吸收」的外國新技術,進行了進一步的研發,實現了中共要求的「跨越式發展」。

但是,中共卻拒不承認技術強制轉讓問題。特朗普政府也不跟中共多囉嗦,逕打貿易戰,中共這才不得不面對現實。2019年3月通過的《外商投資法》中,明確規定「技術合作的條件由投資各方遵循公平原則平等協商榷定,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不得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這被認為是對美方核心訴求的積極回應。今年1月15日簽署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協議第一章知識產權,第二章技術轉讓,中共承諾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結束強制技術轉讓。

我們可以清楚看到,不論中美貿易戰、貿易協議和貿易談判前景如何,中共的強制技術轉已不可能再像過去一樣囂張了。

其二,重點抓中共間諜

2018年11月1日,美國時任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宣佈,美國司法部啟動「中國行動計劃」(China Initiative),並明確計劃目標是反制其所認為的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的威脅。「中國行動計劃」由司法部國家安全局牽頭實施,其他負責人包括美國聯邦調查局和司法部高級官員及美國國內五個司法區的聯邦檢察官。這表明美國政府正在調撥資源,以查明和起訴竊取商業機密、黑客攻擊和經濟間諜活動。

今年2月,美國華盛頓智囊「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於舉辦「中國倡議會議」(China Initiative Conference)。據報道,該會議的目的是讓美國私營部門以及學術研究機構更快了解美國政府有關中共盜竊美國技術的調查情況。

美國國家安全部助理檢察長約翰·德默斯(John Demers)在致開幕詞時說:「來自中國(中共)的威脅是真實的、持續的、精心策劃的、資源豐富的,而且不會很快消失的!」聯邦調查局局長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則說:「對我國(美國)信息、知識產權和經濟活力構成最大的長期威脅就是來自中國(中共)的反情報和經濟間諜威脅。」雷還說:「聯邦調查局在我們所有的56個地區辦事處進行著約一千個有關中國(中共)企圖盜竊美國技術的調查,幾乎涵蓋了每個行業和領域。」

聯邦調查局反情報部門助理主任約翰·布朗(John Brown)表示,該局僅在本財政年度(自2019年10月開始計算)的四個月就有19個涉嫌中共經濟間諜的逮捕。相比之下,聯邦調查局在上一財年總計完成逮捕24次,而在五年前的2014年僅為15次。

中共對美間諜的一大特徵是人海戰術(大量使用非職業間諜),經濟技術成主戰場。因此,美國之破獲和防範中共間諜,也在經濟領域。

其三,嚴審中共對美投資

關於大陸對美直接投資,榮鼎諮詢的研究報告稱:1990年到2015年的整個時期,我們統計了一千二百多筆交易,累計金額為640億美元(這遠高於美國和中共的官方數字,它們分別為150億-210億美元,410億美元)。數據顯示,中國企業主要通過收購而非綠地投資(創建投資)的方式進入美國市場。

大陸對美直接投資的動機之一是獲取美國技術。2017年4月11日,美國之音刊發「中國『特洛伊木馬』已進入美國軍工企業」為題的文章,詳細介紹了美國安全分析人士的警告,中共正利用其大型國企收購美國涉及尖端軍事技術的企業,這些被收購的企業雖然名義上還是美國公司,但實際上已經是中國國企的子公司,而且有機會獲得美國的敏感技術。

特朗普總統就任之初,美國加強了對中國對美投資的審查。據統計,2017~2018年3月,特朗普政府直接叫停的併購交易有十筆,其中八筆涉及中資,四筆涉及半導體或智能移動技術。實際上,2018年3月博通對高通的收購案被叫停也間接與中國有關。那筆交易涉及晶片製造。另外一個比較知名的案例是中國電商巨頭阿里巴巴旗下的螞蟻金服收購速匯金(Money Gram)被迫取消。

2018年8月,特朗普總統簽署了新修訂的《外國投資風險評估現代法案》(FIRRMA),該法案的修訂進一步擴大了隸屬於美國財政部的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的安全審查權,使其可以對範圍更廣的交易加以否決,包括少數股權、以及對電信和電腦(電腦) 等敏感領域的技術投資。中國在該法案中被列為「特別關注的國家」,對來自於中國的資本要加大安全審查力度。

2020年初,美國通過的《2020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強調美國必須採取各種措施以確保軍事優勢,並對5G、網絡空間作戰、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的發展提出了相應要求,其中包含多項針對中國企業的條款。

因此,人們看到,在2017年以前,中國對美國的投資連續多年加速,但自2017年起則銳減。2017年中國在美投資額為246億美元,比2016年下降了54.5%;2018年下滑至97億美元,2019年上半年,中國對美國投資金額僅為25億美元。

其四,在高等教育和科研領域,嚴防中共滲透、竊密

白宮5月20日發佈的對華戰略報告中說,「除了傳統的間諜活動和增加影響力的努力之外,政府正在提高認識,並積極打擊北京對美國學術機構中的本國公民和其他人的指派與脅迫。」

為此,報告說「美國重視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的貢獻」,一方面「堅決支持開放學術討論的原則,歡迎國際學生和研究人員進行合法的學術活動」,另一方面,「我們正在改進程序,以篩選出少數企圖以虛假藉口或惡意進入美國的中國申請人」。本文開頭所說的美國暫停和限制頒發跟中共發展軍事相關的F和J簽證,即是美國「正在改進程序」之一。

報告還稱,「在美國科研界,諸如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和能源部之類的聯邦機構已經更新或澄清了相關法規和程序,以確保遵守適用的行為和報告標準,提高透明度並防止利益衝突。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的科研環境聯合委員會正在制定由聯邦所資助研究的標準,以及美國研究機構的最佳做法。美國國防部正在努力確保受資助者不與中國的人才招聘項目簽訂合同,同時也在繼續歡迎外國研究人員。」

這也是重點針對中共的「千人計劃」和「軍民融合戰略」。近年來,中共為了提升自身的科技與軍事能力,利用各種「人才計劃」為由,在海外招攬了數千名華裔人才前往中國工作,再對他們進行利誘、滲透收買,成為商業間諜,指使他們在海外政府、企業、實驗室中竊取高端技術與機密,並為竊取有價值信息者提供獎勵。

中共2008年開始實施的「千人計劃」,是圍繞中國發展戰略目標,重點引進在海外學習工作的高層次人才。已約七千人受「千人計劃」招募,接受中共資助,攜帶前沿科技前往大陸工作(一年部份時段)。
早在2018年5月,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其中一條修正案很醒目:要求國防部終止向參與中國、伊朗、北韓或俄羅斯的人才計劃的個人提供資金和其他獎勵。修正案提出者、美國眾議員Mike Gallagher直接劍指中國「千人計劃」。

2018年6月,美國國務院把在敏感研究領域(航空、工程、機械人、高技術製造業)專業學習的中國留學生簽證停留期從五年縮短為一年。

2018年9月,美國網絡傳出聯邦調查局已將「千人計劃」學者列為調查重點,並按名單一個一個查,並指「千人計劃」恐將淪為「入獄計劃」。

2019年,美國能源部禁止本部人員參與幾個國家的人才招聘計劃,其中包括中國。2019年11月19日,美國參議院常設調查小組委員會(Senate Permanent Subcommittee on investigations)就「確保美國研究機構不受中國人才引進計劃的入侵」舉行聽證。在聽證會上,來自美國幾家大的聯邦研究機構的代表承認,他們各自所在的機構都發現有參與中國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劃的「千人計劃」的學者。美國國立衛生院的代表透露,目前,國立衛生院有一百四十多名學者因學術誠信或受外國影響被調查。

特朗普政府加大執法力度,迄今已有多名學者因欺騙美國政府、觸犯詐欺、偽造文書、從事經濟間諜活動等罪名而被拘捕。例如,1月28日,哈佛大學化學暨化學生物系主任利伯(Charles Lieber)與兩名中國籍人士,因被控暗中協助中共竊取美國技術、涉嫌參與中共「千人計劃」且向美國政府說謊而被逮捕。。

綜上所述,可以說,狙擊中共科技剽竊和強制轉讓,作為美中經濟戰的一個重要方面,不僅使中共所追求的「高科技霸權」成為泡影,「2025計劃」被迫從字面上取消,「千人計劃」突然神秘消失,更沉重打擊著中共的經濟霸權和軍事擴張,其影響是長遠而深刻的,遠遠超出經濟層面。#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