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視運動」的方法

按照中央文件的規定,「三視運動」的具體方式包括「內部」和「外部」兩個方面。所謂「內部」指的是:

在各機關、團體、學校、工廠和部隊以內部討論為主。討論開始前應由負責同志召集黨內外幹部會議作有系統的報告,然後由幹部分別在所屬部門內作報告,然後舉行討論。……在討論中大體可以由北韓問題入手,然後轉入反對親美恐美問題。應鼓勵個人自由爭辯檢討,以求儘量在思想上徹底解決,使人人對援朝表示積極有信心不怕困難,「對美帝國主義表示不共戴天,而親美恐美情緒則與抗日運動中的親日恐日情緒同樣不能容身。」

除了人人檢討的「內部討論」之外,中共中央還指示各機關團體、學校、工廠要出大幅牆報,作專題演講,購買有關書報,組織街頭宣傳,各地文藝界和出版界「應大量生產各種藝術品和小冊子以應宣傳的需要」。

「三視運動」從「仇美」這個主題開始。11月5日,《人民日報》打響第一槍。該報在第四版刊登了一篇「訴苦報告」,控訴1946年北京鐵路工人王恩弟被美軍射殺事件。從這天起到12月初,在差不多一個月的時間裏,《人民日報》共刊登了39篇控訴文章,這些文章從歷史談到現實,從鴉片戰爭到北韓戰場,刊登了大量繪聲繪色的描繪。

其中有不少「美軍對朝鮮人民的血腥暴行」的報道。這些報道往往來源不明,例如,1950年11月26日《人民日報》刊登了一篇題為「美軍對朝鮮人民的血腥大屠殺「的報道,歷數6月戰爭爆發以來在北韓發生的針對平民的大屠殺,屠殺者統稱為「美李軍」,或者「美李匪幫」。報紙登載的那些屠殺是否真的發生過,如果確有其事,究竟是美軍所為還是李承晚軍隊所為?報道語焉不祥。例如這一段:

在仁川,李偽軍逃跑之前,從6月29日午後一時到7月3日夜半11時,一共屠殺了和平人民一千多人,許多人全家被殺,從嬰兒到83歲的老太太都不能倖免。7月4日仁川解放後,在沿海的島嶼、在海岸、在街頭,到處都發現被慘殺的屍體。很多青年男女的屍體還扣著手銬。老年人的屍體是五具或十具在一起用麻繩捆著。少年們的屍體是用麻繩勒著脖子,十個到二十個勒在一起。可愛的嬰兒們的屍體,則是五個到十三個裝在草袋子裏。被屠殺的人們大都是雙手反縛,兩腿拆斷,遍體刺傷,開膛破腹,被弄得四肢殘缺不全。

以上說明這場屠殺是李承晚軍隊所為,而緊接著的下一段卻引用一名14歲倖存女孩的話來證明她全家被「美李匪幫屠殺的事實」。這篇報道中還提到8月3日,「潰退的美軍強迫當地的農民隨他們向南撤退。農民們不願,反而相率北上。於是,瘋狂的美軍就用機槍掃射這批手無寸鐵的難民,並出動飛機加以炸射……當場死二百多人。」

然而,資料顯示,1950年8月3日,朝鮮人民軍與美軍之間在鎮東裏確實發生過一場戰鬥,可是因戰鬥失利因而不得不撤退的並非美軍,而是人民軍一方。據此,上述描述中的屠殺即使發生,也不會是美軍所為。不過,對中共來說,這些宣傳的目的是為了引發民眾對美國的仇恨,事實並不重要。

1950年第11月期的《人民畫報》開始刊登醜化美國的漫畫,此後幾個月中,每一期都有類似漫畫和宣傳畫。美術界「生產」了大批宣傳畫,文藝界創作了許多歌曲戲劇、文學界則推出大量詩歌、小說、故事等等,各報刊連篇累牘地刊登反美文章,對民眾進行密集的轟炸式宣傳。甚至連少年兒童也沒放過,有不少針對少年兒童的宣傳畫、連環畫、兒歌、童謠等等。

「仇美」態度形成之後,志願軍入朝「保家衛國」的正當性和正義性也就水到渠成了。在以國家之力的轟炸性宣傳將近一個月後,11月20日,中共軍隊入朝參戰的消息才由《人民日報》通過社論的形式告知全國人民。

這時候,「仇美」已經形成強大的「主流觀念」;加上街頭大張旗鼓的宣傳和各單位內部「人人檢討」式的表態,在全國範圍內造成一種高度緊張的氣氛,反美成為「進步」和「愛國」的標誌。這種高壓在人們心裏造成恐懼感,特別是那些被認為有「親美、崇美、恐美」情緒的人。

「三視運動」的最終目標

這場「三視運動」也是中共建政後的第一次大規模文化改造運動。「三視運動」與「知識份子改造運動」結合,西方國家特別是美國資助的學校,教會學校,以及留學歸來的知識份子是這場運動的主要改造對像。

美國雖然參與了八國聯軍鎮壓以「扶清滅洋」為口號的義和拳運動,但是在「庚子拳亂」之後,將部份「庚子賠款」退回,並且以這筆款項作為中國學生留美經費,幫助中國興辦現代教育,引導中國走上近代化道理。通過這筆經費,從1909年至1911年間,清政府從一千多名考生中選了三批共 180名學生赴美學習,為此還成立了清華學校,即後來的清華大學,作為赴美留學的預科。

這三批赴美留學生多數學習土木工程、機械工程、化學、採礦、電機、造船、鐵道、教育等專業,並且獲得各級學位。從清末到抗戰之前,先後有幾千名學生赴美留學。他們歸國後,將現代科學技術和人文思想帶回中國,在中國創立了許多現代近代科學的新學科。這些留學生為古老中國的現代化奠定了基礎。當時的知識界有相當多的人在美國接受教育,並且在各大學任教。在中共看來,他們天然具有「親美」的反動思想。

1949年之前,中國最好的大、中學校和醫院均由美國的各種基金會資助。美國援華救濟總會就是由七個長期在醫療、教育、慈善等方面資助中國的教會和民間慈善組織的聯合。

援華救濟總會的理事陣容強大,包括諾貝爾文學家獲得者賽珍珠、美國首任駐蘇聯大使小威廉.克里斯蒂安.布列特、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創辦人之一溫德爾.路易斯.威爾基、《時代周刊》、《財富》與《生活》三大雜誌創辦人亨利.魯斯、約翰.戴維森.洛克菲勒三世、美國總統老羅斯福之子西奧多.羅斯福三世、以《亂世佳人》和《蝴蝶夢》兩度獲奧斯卡最佳影片獎的美國電影業巨擘大衛.塞爾茲尼克,以及金融家和銀行家托馬斯.拉蒙得。

羅斯福總統夫人埃莉諾.羅斯福擔任名譽主席。可見當時美國政府和民間對中國是相當友好的,中國人民,特別是知識界,對美國在抗戰期間的援助也很感激。

中共為了清除「美國在華勢力」,將這一切稱為美帝國主義的「文化侵略」,是「通過以巨額款項津貼宗教、教育、文化、醫療、出版、救濟等各項事業,加以控制,來進行對中國人民的欺騙、麻醉和灌輸奴化思想,以圖從精神上來奴役中國人民」,必須加以徹底清除。

到1951年底,所有這些學校和機構都被收歸國有,各教會則通過「三自運動」掐斷了與國外教會的聯繫,留在中國境內的傳教士有的被迫離開,有的被羅織罪名逮捕,有的被驅逐出境。

在教育界,首當其衝的就是20世紀初由四所美國及英國基督教會聯合開辦的燕京大學。二十世紀前半葉,燕大是中國教學品質最高、校園環境最好的大學之一,該校畢業生可以直接進入美國大學的研究生院攻讀更高學位。在中共發起的「三視」反美運動中,為中國現代化過程培養了無數人才的燕大成了「美帝文化侵略的典型」,「散佈資產階級思想的中心」和「美帝文化侵略的陣地」。

1951年2月12日,燕京大學被教育部接管。此後,中共在燕大全面開展「肅清美帝文化侵略影響」的運動。不僅燕京大學如此,輔仁、金陵、齊魯、聖約翰、滬江、之江、震旦、嶺南等教會大學也經歷了同樣過程。最終,中共以「院系調整」為名,將這些大學撤銷,一些學科如社會學、心理學等亦隨之撤銷或者邊緣化。 在這個運動中,留洋歸來的學者也經歷了一番思想改造的「暴風驟雨」。著名學者如雷潔瓊、潘光旦、費孝通等紛紛發表反美文章,潘光旦因承認自己有「親美、恐美情緒」無法過關,後來不得不寫了篇「自我檢討」登在《光明日報》上。

清華大學的西體育館曾經名為「羅斯福紀念體育館」,以紀念老羅斯福總統對清華立校所起的作用,牆上還有他的雕像。在「三視運動」中,雕像被當作「帝國主義侵略」象徵剷除。清華大學「覺悟程度最差」的一年級學生,在考社會發展史時,「幾乎全都自動地檢討過去自己的崇美思想」。

此外,中學生也被動員起來,按照「宣傳提綱」的口徑,到工廠、鄉村對工人農民進行反美宣傳。北京市從1950年10月中旬開始「三視運動」,1951年1月31日,北京市委提交中共中央和華北局報告中說:

這次北京市學生反美愛國運動,歷時三個多月,發展的規模極大,群眾的愛國主義熱情極為高漲,收穫極大,親美思想一般已被摧毀,崇美心理有極大掃除,恐美心理基本上已被打破。

三個月中,「據不完全統計」,北京市先後組織三萬多大、中學生到工廠和80%的郊區,對57萬多民眾進行宣傳。北京大學等三十多所學校即動員了21,000多名學生參加宣傳,並創作了2,300件文藝作品。

以美國為敵的不歸之路

這是1951年,北韓戰場戰火正烈。中共借戰時措施煽起狂熱的民族主義,通過中共擅長的群眾動員和組織方式,經過一系列精心籌劃和展開的運動,中共在數億人民中完成了將美國從盟友變為仇敵的轉折。這是一次成功的大規模洗腦行動。

在這場意識形態大清洗的同時,中共利用號召捐款、動員參軍、組織學生給前方將士寫慰問信,婦女縫製「慰問袋」等等各種「援朝」行動,建立起民眾對剛剛成立的中共政權的認同和服從。密集的大規模宣傳運動將「反美」與「愛國」緊密結合,並且將之變成對立,即中央指示中的「不共戴天」,「愛國必須反美,反美才能愛國」由此成為多數中國人的認知。

「三視運動」的轟炸型宣傳方式以後在中國多次重複,並且成為中共宣傳戰的基本戰術。經過這樣的認知轉換後,在中國,反美仇美被當成是理所當然的,而以美國為代表的自由、民主價值觀,在轟轟烈烈的「三視運動」中被中國人所摒棄。中國從此走上了一條蘇聯式封閉專制的道路,至今沒有回頭。(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