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唐浩,今天都好嗎?

5月28日是非常沉重的一天,因為香港版「國安法」草案已經被中共人大正式通過,最快在2020年六月就會完成立法,並且從九月起生效。

大家知道,中共在1997年主權移交之前,曾經承諾要給香港「一國兩制」、「五十年不變」,但現在,中共人大繞過香港立法會的立法程序,自行制訂了港版國安法,然後硬逼香港吞下,等於是正式毀棄「一國兩制」的承諾。

今天,我們就要圍繞這個主題來跟大家聊兩個話題:

話題一:港版國安法通過 對中港台三地有何影響?
話題二:全面備戰、強推國安法 習近平盤算甚麼?

馬上來看第一個話題。

話題一:港版國安法通過 對中港台三地有何影響?

港版國安法的推行,不只是會對香港帶來重大影響,還會連帶影響中國、台灣以及國際局勢的演變,而且涵蓋範圍很大,所以我們分別從五個層面來討論:

層面一:香港政治與公共生活

我們之前講過,港版國安法主要針對四種類型的行為和活動而來,包括「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和外部勢力干預」等。

而目前香港的抗爭行動,不但被北京與港府扣上「恐怖主義」的定性,還被扣上「外部勢力干預」的大帽。

這也意味著,接下來,包括反送中運動以及香港的自由、人權與法治等,很快就要遭到中共以「國家安全」的名義,一步步地限縮與剝奪。

因此,接下來可以預見,香港的自由人權將遭遇更多、更強力的打壓,而香港市民與當局的街頭衝突也可能會更加激烈。

特別是香港抗爭者採取了「攬炒」的抗爭戰略,也就是「同歸於盡」、「玉石俱焚」的意思。這項戰略要靠著長期的不對稱作戰與游擊戰,來達成對中共經濟力量與金錢利益的傷害。所以這場雙方的抗爭衝突,也將會更為持久。

要留意的是,國安法實施後,中共會不會堂而皇之地動員國內的大批武警力量直接進入香港進行鎮壓?駐港部隊會不會出動?這一點非常值得注意與提防。

其次,香港的泛民主派勢力與自由媒體,將遭受更多打壓與箝制,中共將進一步收緊政治自由與媒體輿論,讓香港逐漸成為國內「一言堂」的延伸。

此外,香港的國民教育體系也將遭到進一步的赤化,成為中共的洗腦機器。

因為,港版國安法要求香港特首要積極「開展國家安全教育」,也就是要進一步升級所謂的「愛國教育」,要對香港的孩子從小灌輸「愛黨愛國」的意識,從小洗腦,才能有利於黨國在未來幾十年內操控下一世代的香港人。

層面二:香港財經

大家知道,香港是亞洲最重要的金融中心,也是中共權貴集團最重要的「錢袋子」與「逃生門」。

不過,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5月27日已經發表聲明,強調「香港已經不再從中國那裏享有自治權」。

蓬佩奧在聲明裏強調:「我今天已經向國會證明,香港不再繼續獲得保證,享有1997年7月主權移交前美國法律賦予的同等待遇。」

這意味著,接下來美方很可能以「香港不再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名義,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區」地位,這一點不但會嚴重衝擊香港的貿易經濟與金融服務業,還可能會動搖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

怎麼說呢?首先,如果美方取消香港的「特殊關稅區」地位,就意味著香港的地位就跟中國境內的任何城市一樣,香港對美國的進出口關稅將與中國一樣,不但失去現在的免稅優勢,還會遭到貿易戰的高關稅衝擊,勢必造成香港貿易量受挫。

香港失去特殊關稅區地位,將失去許多專屬優惠,也將拉高不少企業公司的經營成本;加上國安法破壞了香港的獨立法治與行政透明度,會不利於香港的經商環境,也將連帶造成香港經濟下滑、股市下挫。

特別是國安法破壞香港法治,而法治與信息透明度卻是金融業運作最重要的基石,所以很可能會促使更多外資、外商,特別是金融服務業加速撤離香港,不但讓香港失去許多就業機會,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也勢必大受影響。

再者,一旦香港變成「中國城市」的地位,美國很可能會限制部份美國企業前往香港投資,並且對赴港資金加大審查,這一點也會降低美國投資香港的意願,也減少香港的就業機會與經濟產值。

同時,香港也將無法再購買美國的敏感技術、軍民兩用技術或者特定的高科技產品。過去中共將常通過在香港設立的公司,向美國採買這些敏感技術,然後偷偷送進中國給軍方使用或山寨,也就是一種「技術走私」。但現在,這個技術走私的渠道很可能就要走不通了。

即使香港轉而向其它國家購買類似的產品或技術服務,但也很可能因為外國產品裏面含有「美國成份」,也就是使用了美方的技術或設備,從而被美方禁止賣到香港與中國,就跟華為被封殺的現況一樣。

並且,香港一旦失去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加上政治環境惡化,中共極權滲透,也將促使大批外國媒體撤出香港,轉移到台灣或其他自由社會;而各國駐香港的情報機構,也將因為安全性的考慮而撤出香港。

另外,當香港失去大量就業機會,不再是國際城市的地位,也將促使大量國際人才離開香港;而被中共控制的香港,也可能會失去或減弱對國際人才的吸引力。人才的不足與斷層,也會進一步拖累香港的競爭力與重要性。

層面三:中國政治經濟

香港失去特殊關稅區地位,不僅會衝擊香港,也會讓中國大陸的政治經濟遭殃。

首先,中國企業將失去最主要的海外資金來源。2019年香港依然是全球規模最大的IPO募資市場,其中多數IPO來自中國企業,像阿里巴巴2019年就在香港完成「第二次上市」,香港也因此成為中企的「錢袋子」。

但香港失去特殊地位與優惠,加上美方可能會加大審查赴港的資金,因此香港股市的外來資金很可能將大幅銳減。不但中國企業與中共權貴將少了財富來源,中國也將減少大量的美元來源。

其次,一旦香港的資金不再能自由向美國或其它海外地區流通交易,中共權貴就等於失去一條最重要的資金外逃渠道與逃生門。

再者,人民幣的國際化也將受到重挫。中共近年來一直希望將人民幣推向國際,讓人民幣成為美元以外的最主要國際貨幣,甚至想取代美元地位,藉此增加中共對各國經濟的影響力,並且躲避美方的「金融制裁」殺手鐗。

香港是中共推行所謂「離岸人民幣」的唯一城市,也就是讓人民幣通過香港進行國際交易,國際貿易裏的人民幣交易,有超過70%都是在香港完成。一旦香港失去金融中心地位,人民幣也將難以擴大離岸交易,更難實現「國際化」。

而且,一旦香港不再獲得特殊待遇,美國還可能對香港進行嚴格的簽證管制,這也將使得香港民眾或中國精英權貴,不再容易通過香港的護照取得美簽,入境美國。

不但如此,現在各界也頻頻傳出,美方將針對涉及香港國安法的中共官員、中共政府單位以及香港官員進行制裁,制裁的方式可能包括凍結海外資產、拒絕簽證等等。

美國參議院也已經有跨黨派的議員聯合提案,要推出《香港自治法》,對中國的銀行體系進行金融制裁,這項提案可以說是對中國的殺手鐗。

因為一旦美方真的下令切斷中國各銀行使用美元進行國際交易的權限,中國資金將無法再與海外多數國家進行交易,不但將重挫中國與香港的金融體系與銀行業,加重中國企業與銀行業的債務違約問題,還會重挫中共「一帶一路」的對外經濟滲透戰略。

當然,祭出這項殺手鐗,對美方也會有一定程度的損害,比方說美國農民就可能無法賣產品到中國去。所以金融制裁應該不是特朗普政府的現階段選項,先看未來美中雙方如何交兵再應對。

至於美方具體會推出甚麼樣的反制行動或制裁,目前還不得而知。但特朗普已經預告,他將在5月29日針對中國問題召開記者會,美方如何發動第一輪的反制行動,答案即將揭曉。

層面四:兩岸關係

繼2019年的反送中運動之後,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再次讓台灣更多民眾看清所謂「一國兩制」的虛偽以及中共的殘暴無誠信。

因此,國安法,只會將台灣人民越推越遠,只要中共還存在一天,就會讓大多數台灣民眾與中國保持距離。

此外,下周六也就是6月6日,台灣高雄將舉行市長罷免投票,高雄市長韓國瑜過去以立場親近中共而備受質疑,2019年還親自走訪香港中聯辦與澳門中聯辦,引發港台民眾不滿。韓國瑜甚至還會見了中共對台統戰首要窗口、國台辦主任劉結一。

如今韓國瑜不但總統大選落敗,還將面對高雄市民的罷免投票。但此刻中共卻在香港再次「縱火」,對香港的自由與人權進行恐嚇打壓,很可能會再次激發高雄市民的警惕與不滿,從而進一步影響罷免案的投票結果。

層面五:國際社會

中美關係從貿易戰、反送中、疫情,一路走到現在,可以說已經進入全面交惡、全面對抗的局面。

如今,港版國安法通過,美方各級官員與兩黨議員也都強烈表態反對中共、聲援香港,因此中美之間的衝突對抗勢必會繼續升級加溫。

加上中方對於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落實拖拖拉拉,引發特朗普不滿,甚至直說「貿易協議不再重要」。因此,特朗普可能會再次拉高關稅,讓貿易戰捲土重來,對中共進行經濟上的極限施壓。

不但如此,中美雙方在軍事上的叫陣角力也會繼續升級,特別是在南海與台灣海峽,很可能會出現更多的叫陣對壘,甚至擦槍走火的軍事摩擦。

話題二:全面備戰、強推國安法 習近平盤算甚麼?

香港國安法的強力推進,讓許多人跌破眼鏡,不理解為甚麼北京當局會選在這個時候對香港動手,不怕進一步激怒國際社會嗎?這背後的原因很多,我們也曾經在節目裏分析過,就是這一集,大家可以再去找來看。

但值得注意的是,北京當局最近不但對外動作頻頻,而且態度非常強硬。比方說,儘管中國經濟非常差,人大工作報告也首次不設定2020年度的經濟增長目標。但是,中共還是增加了6.6%的軍事預算。

中共國防部發言人也對此放話表示,軍費增加是因為「天下並不太平」,還宣稱這是為了應對台灣當局的「反分裂鬥爭」。

習近平日前更穿著軍便服,要軍方「全面加強練兵備戰」,還要「加緊推進軍事鬥爭準備」。充滿鬥爭氣息的發言,引發國內外媒體的關注。

好,看到這裏,可以感受到北京當局最近確實態度格外強硬,透露一股肅殺之氣。然而,為甚麼北京領導人最近頻頻做出強硬姿態?我認為,有幾個主要原因:

原因一:強勢維穩 鞏固權位

其實,中共對外的急速強硬與霸暴,不是霸道,正好反映了內部的高度脆弱。

北京當局從貿易戰開打以來,就發生一連串的局勢誤判,接下來就在香港反送中、區議會選舉、台灣大選以及這次的疫情應對等等,頻頻發生誤判,還招來國際社會的「百國聯軍」究責,讓當局遭到黨內派系的強大壓力。

再加上中國經濟搖搖欲墜,現在雖然勉強復工但卻又因為缺乏訂單而無法復產,種種負面因素都導致北京領導人在黨內的統治地位不穩定,可能受到反對勢力的挑戰甚至政變。

因此當局故意選在此刻,對香港窮追猛打,向國內與黨內表現自己的強硬,表現他敢在國際逆風的壓力下還要強勢收回香港、壓制香港抗爭勢力,用這種強硬姿態與徹底收回香港,來穩固他的權力與地位。

原因二:分散疫情焦點 轉移究責壓力

這一點我們已經跟大家提醒多次。其實大家也可以看見,這幾天的東西方國際輿論,焦點都轉移到了香港上面,疫情的調查與追究責任似乎已經沒有人再提起。

這一點,正是北京當局想要的「圍魏救趙」效應,也藉此保護充滿機密的武漢病毒研究所,讓外界無法獲知疫情的真相。

原因三:升級對台灣武力恐嚇 擾亂民心

北京當局的強硬表態,主要針對兩個目標,一是美國,另一是台灣。

特別是北京強調要「全面備戰」,還說要「反分裂鬥爭」,很明顯是想藉此升級對台灣的文攻武嚇,這一點也驗證了我們之前的分析推測,中國如果沒有辦法回應蔡英文就職演說講的雙方展開對話,那中共一定會繼續升級武嚇。

武嚇的目的,不僅是要恐嚇蔡英文當局別走向「台獨」,更重要的是動搖台灣社會的民心與軍心,製造台灣社會的內部恐慌,從而削弱台灣拒絕中共的勇氣與決心,也同時為親共的紅色政客創造資本。

至於中共會不會真的攻打台灣?我們認為,真正開戰的機率非常低,因為北京要付出的風險代價太高,但是不能排除雙方可能出現小規模的軍事摩擦。

同時,我們也再強調一次,中共不可能拿下台灣,沒這個機會。這背後牽涉到很深層的因素,將來時機成熟了,我們再來說明。

原因四:貿易協議不作為 以拖毀約

美中雙方雖然在2020年初簽下了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但是北京方面卻以疫情為理由,並沒有持續落實協議內容,也因此引發特朗普不滿。

現在,北京宣稱中國疫情獲得控制,但可能還是不想落實協議,因此對香港、對台灣、對南海等地發起強硬的鬥爭舉措,想藉此擾亂視線、轉移焦點,讓北京可以繼續在貿易協議上「不作為」,用拖延時間的方式,來達成毀約的作用。

北京很可能從來就沒有想在貿易戰上達成協議,只是被特朗普打得無力招架,不得不妥協讓步。現在北京很可能想藉由一連串的衝突與疫情,來拖延或不落實協議,並且設法介入11月的美國總統大選。

一旦特朗普無法連任,那貿易協議的緊箍咒可能就會不了了之。

原因五:北京領導人要保命

剛剛提到過,北京領導人在國內外遭遇一連串的誤判與挫敗,在黨內也面臨逼宮、政變的挑戰與壓力。

在中共兩會期間,還有民眾見到大批軍車進入北京,這一點,可能是北京當局想藉此向黨內表現自己對軍方握有主導權,警告黨內反習派不要輕舉妄動。

畢竟,北京領導人自上任以來,以反貪腐的名義對江澤民派系展開大規模清洗,拿下了數以萬計的大小官員,還拿下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大老虎。換句話說,他也因此樹立了數以萬計的政敵。

而在中共封閉的極權體制內,政權不是來自溫和的民主投票,而是來自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現任領導人,鬥倒前任領導人甚至抄家滅族,在中共歷史上是常見的事。

對北京領導人來說,在中共政權風雨飄搖的此刻,他勢必也得顧慮自己的性命安危。因此,北京近期的強硬姿態,某種程度也是為了抓緊權力,求得自保。

好,我們再重複一遍,北京當局最近為何接連對香港、台灣、美國採取強硬姿態,主要有幾個原因:

原因一:強勢維穩 鞏固權位
原因二:分散疫情焦點 轉移究責壓力
原因三:升級對台灣武力恐嚇 擾亂民心
原因四:貿易協議不作為 以拖毀約
原因五:北京領導人要保命

好,今天就先聊到這裏,如果你喜歡我們的節目,請記得訂閱、留言、按讚,跟你的親朋好友分享。訂閱之後,請記得打開旁邊的小鈴鐺,這樣您就有機會收到我們的新節目通知了。

我們下次再會。

無懼無棄

黑浪滾湧蒙天光
惡龍狂嘯世斷腸
險中無望神機變
雲散月明照香江

唐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