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特朗普總統回擊中共在香港強推「國安法」破壞一國兩制,為此美國將撤銷對香港的特殊待遇,其中包括對香港進口美國先進科技產品、以及香港企業投資等各項優惠政策。這意味著過去幾十年中共借用香港的名義在全球進行的很多科技貿易活動將被中斷和杜絕。

這對中共暗中實施的「中國製造2025計劃」,是很大的衝擊。

特朗普制裁中共 涉及高科技

中共一直誤判,認為美國不敢動香港,因香港是美國工商界投資營運的重要地區。美國在香港有8.5萬名公民,1,300多家企業,近300個地區總部和400多個地區辦公室。幾乎所有華爾街金融企業都在香港營運,美國對香港貿易順差在過去10年間累計達2,970億美元(合2.3萬億港元),位列美國全球貿易夥伴首位。

5月29日,特朗普在白宮新聞發佈會上說,美國將要採取幾個最重要的行動都與香港目前局勢有關。他說,這週中共向香港實施國安法,違反1984年簽署的《中英聯合聲明》,也違反香港《基本法》。他指示美國政府,開始啟動撤銷美國對香港特別待遇程序,以回應中共剛通過的備受爭議的「港版國安法」。

特朗普還表示,美國會對香港的特殊貿易進行調整,將不再將香港視為是中國以外一個獨立的地區。

「這會波及美國與香港所有協議的全部範圍,從引渡到出口管制,再到雙重用途技術等,只有少數例外。」特朗普說的雙重用途技術,就是大陸說的軍事和民用兩用的技術。

美國高科技經香港轉到大陸 中共剽竊知識產權

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11月14日發表年度報告,當中特別提及中共近年不斷蠶食香港法治和自由,建議美國政府重新審視對香港軍民兩用科技出口管制政策。

2018年11月19日,香港大紀元發表題爲《美報告憂高科技經港轉大陸 港創科業染紅增風險》的文章,指出中共借用香港公司名義,購買美國對大陸禁運的高科技產品,特別是軍民兩用的高科技產品。

美中貿易戰將進一步波及香港的憂慮升溫。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11月14日發表年度報告,當中特別提及中共近年不斷蠶食香港法治和自由,建議美國政府重新審視對香港軍民兩用科技出口管制政策。(Getty Images)
美中貿易戰將進一步波及香港的憂慮升溫。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11月14日發表年度報告,當中特別提及中共近年不斷蠶食香港法治和自由,建議美國政府重新審視對香港軍民兩用科技出口管制政策。(Getty Images)

文章說,中美貿易戰陰影籠罩下,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2018年最新報告批評中共侵蝕香港,建議政府檢視軍民兩用高科技出口政策,應否繼續將香港與中國大陸視為兩個獨立關稅區。

「報告一出即引起香港政商界尤其是創科業界不安,擔心香港日益親共,淪為大陸一個城市,令香港福祉受損。科技業界提醒應警惕中共利用『染紅』科技和學術界,借香港發展打壓人權的監控技術、或進行知識產權轉移,令香港蒙受制裁風險。」

大紀元2年前文章指出的問題,在2020年5月29日變成現實。美國將杜絕中共再借香港公司名義,偷盜美國技術。

文章說,中文大學全球研究社會科學學士課程講師陳偉信指,報告重點在於限制潛在軍用化的高科技輸港。他以香港外國記者會(FCC)副主席馬凱被拒續簽證事件為例,指美國最關注的,是港府是否有獨立意志執行出入境管制。「很簡單,一個香港商人去美國買科技時,貨物到香港究竟要進行何種清關手續?或是可以直接在西九送往大陸?這個是美國一直跟蹤不到的。」

香港創意產業及科技創新委員會香港區主席方文興教授表示,香港一向扮演中介角色。由於大陸要直接去外國購買高科技產品比較敏感,很多時候都通過香港轉運或併購,「很多香港公司,都是幫中共做中間人」。未來美國一旦將中港視為同一關稅區,勢必要拖慢香港和中國的科技發展進程,而且也給香港公司帶來被禁運或被制裁的風險。

香港資訊科技界擔憂,一旦美國落實高科技產品對香港的出口制裁,影響的範圍非常大,包括衛星裝置,甚至5G系統、手機、電腦等日常生活及商業、學術層面都會實時受影響。科技界立法會議員莫乃光估計受影響範疇涵蓋生物科技、信息安全、人工智能、自動汽車、機械人技術、基因工程、金融科技等,亦即是近年香港要發展的所有創新科技都包括在內,因此不能掉以輕心。

法學博士、時事評論員桑普對大紀元表示,香港目前成為中美貿易戰的中心,因為中共所謂的「2025」製造計劃,實質就是剽竊國外知識產權,窗口就是香港。

他認為,香港面臨處境很艱難,香港人需要自保。「每一個公司,商業人員都有一個社會責任,拒絕幫中共剽竊知識產權,確保監控設備不會轉運到中國,並向外界舉報這些問題。」

他還表示,紅色資金日益赤化香港的情況下,香港已經成為中共圈錢的平台,「以前中資圈錢是正規方式,以前不改變香港上市規則,現在上市公司設黨委制度不需要披露,加上同股不同權改變香港上市制度,都令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不保,股民、投資者也要離開股市這類大賭場。」這一切正在香港上演。

李嘉誠「替中共」收購巴拿馬運河 對美國存潛在威脅

中共利用香港公司來購買一些物業或高科技,並轉手被中共掌控,這方面典型就是李嘉誠的公司。

1997年李嘉誠的和黃公司獲得位於中美洲的巴拿馬運河兩端港口25年經營合約。1999年美國政府需按之前協議,將巴拿馬運河主權回歸巴拿馬,和黃身份在美國曾引起極大爭議。美國國會曾為此專門舉行聽證會,有議員憂慮中共當局藉和黃控制該條戰略性水道,威脅美國安全;更指中共可把各式導彈運至巴拿馬,做攻擊美國發射台。

李嘉誠擁有巴拿馬運河90%經營權,儘管李嘉誠一再表示他只是做生意,不危害美國利益,郭文貴旗下郭媒體2020年1月曾發表《說說中國在巴拿馬運河的那些事兒》的文章。文中說:

「中共從未放棄統治全球野心。當美國決定放手巴拿馬運河的控制權時,無意中給中共乘虛而入大好機會。可是中共不會堂而皇之大搖大擺地進軍拉美。李嘉誠的出現是個巧合嗎?」

巴拿馬運河位於中美洲國家巴拿馬,連接太平洋和大西洋,被譽為世界七大工程奇蹟之一的「世界通道」,1914年開始通航。在運河通航後的86年中,共有約82.5萬艘各種船隻通過巴拿馬運河,通過運河的貨運量約佔世界貿易貨運量的4.3%。

世界航運圖。(網路資料)
世界航運圖。(網路資料)

巴拿馬運河其實是美國開鑿的,巴拿馬運河是美國在20世紀崛起的重要因素,它不僅僅拉動了美國在國際貿易中地位,實現太平洋經濟圈和大西洋經濟圈的貫通,更在軍事戰略上提供更大更廣的空間和時間優勢。

自1920年運河向國際開放至20世紀80年代末的60年中,美國從運河過往船隻中收取的費用高達450億美元,而巴方得到11億美元。

巴拿馬運河。(網路資料)
巴拿馬運河。(網路資料)

在巴拿馬政府收回運河過程中,郭媒體文章提到5個人名字,他們是美國前總統卡特(1977-1981)、億萬富翁莫克塔爾里亞迪 (印尼名字: Mochtar Riady, 英語名字: Lie Moe Tie,中文名字: 李文正,印尼華僑,力寶集團創始人)、管理和預算辦公室總裁伯特蘭斯(Bert Lance),美國前總統比爾.克林頓,還有華潤集團董事長沈覺人。這5人幫助李嘉誠收購了巴拿馬兩大港口25年經營權。

外界質疑其真正歸屬是中共,隻不過是拿著李嘉誠公司當幌子。因爲如果官方出面收購,早就被西方政權聯合破壞了。現在的巴拿馬運河上,長期有中共情報組織活動,密切監控著通過的船舶,尤其是經過的軍艦和間諜船,併掌握著所有公開或秘密的信息。

李嘉誠與華潤合作 華潤是中共商業間諜

李嘉誠的新合資企業:巴拿馬港口公司(Panama Ports),由香港國際貿易公司和記黃埔所有,中國華潤集團(China Resources)擁有10%的股份。

李嘉誠(左)和沈覺人(右)。 (網路資料)
李嘉誠(左)和沈覺人(右)。 (網路資料)

華潤是中共間諜活動的代理商,包括經濟、軍事和政治間諜。中方負責華潤的中共官員Shen Jueren(沈覺人)和李嘉誠都是里亞迪家族的香港中資銀行的合夥人,李嘉誠同時還是中共龐大的電信和國際信託的負責人。中共國際信託投資公司是由中共「太子黨」王軍管理的全球資產達210億美元的部級集團。該集團的王軍還是一些共產政權,恐怖份子和流氓國家的主要軍火商。

現在,巴拿馬的所有學校都必須教學生漢語,這是從2007年推出的。而到了2020年的今天,中國政府更以提供學士、碩士、博士學位和研究獎學金為誘餌,讓巴拿馬人直接到中國接受洗腦教育。

目前,李嘉誠的和記港口控股公司已控制了數十個潛在的經濟咽喉,包括全球41個港口的169個泊位。這些設施控制著全球15%的海上集裝箱運輸量。

和記黃埔的一些港口位於重要海上通訊線,例如巴拿馬運河,蘇伊士運河和美國東海岸。在被美國國防部標記為「美國生命線和過境地區」的8個扼流點國際地區中,和記黃埔有6個港口。

另外,「中國遠洋運輸公司」(中遠)是中共的主要航運公司,也歸李家誠和記黃埔有限公司所有。中共軍方是中遠集團的商業合作夥伴。中遠船運除商業運輸外,還擔任中共軍方商船。

李嘉誠投標以色列海水淡化 中共欲掌控中東

香港大紀元此前系列報道了李嘉誠公司在以色列投標海水淡化工程的案例,中共想借和記公司掌握最先進的海水處理技術,從而徹底掌控中東。就如中共掌控抗疫物質後,就可以搞抗疫外交,中共一旦有海水淡化技術,就更容易利誘中東各國聽。

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衝突中,中共本來一直站在巴勒斯坦這邊反對以色列。不過自從特朗普準備競選總統後,中共為降低美國帶來的損失,開始與以色列密切往來。 

2017年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華,一年後中共國家副主席王岐山訪問以色列,兩國簽署《中以創新合作行動計劃2018-2021》。至此,1992年時只有5,100萬美元的雙邊貿易額,在2018年時已經猛增到140億美元。

李嘉誠在一定程度上可說是帶領中資企業進軍以色列的先頭兵。他自1999年就開始進入以色列市場,2011年開始將目光轉向以色列初創公司。後來投資,推動以色列理工學院在廣東建立廣東以色列理工學院。以色列理工學院是以色列最古老的大學,也是一間有國際影響的高等院校。

據法國《回聲報》報道,2018年,阿里巴巴創始人馬雲訪問以色列時曾感嘆:在以色列,新技術無所不在,像水和食物一樣自然。於是,阿里巴巴、聯想、小米、華為、百度等科技企業紛紛在以色列設立R&D研發中心。中資企業也陸續入股或收購以色列科技企業。比如醫學激光手術公司Alma Lasers、醫學設備集團公司Lumenis、圖像辨認公司Cortica和感控集團Extrem Reality等等。

2015年,中以兩國又就以色列海法港達成25年租借使用權協議。2018年,上海國際港務集團承諾投資20億美元,計劃重建和改造海法港。

2020年5月的索雷科海水淡化二期工程,所在地點不遠處就有一處核設施中心和空軍基地。

據外界分析,中共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利用各種方法來幫助李嘉誠的公司獲得這個標書,中共駐以色列大使杜偉也積極參與其中,眼看就要成功,美國務卿蓬佩奧(這位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在美國疫情最嚴重時,帶著口罩飛到以色列,迫使以色列放棄在這個項目上與中共合作。

顯然,項目一旦給李嘉誠,中共就可能間接染指。之前,美國一直讓「以色列在中共和美國之間做正確選擇,否則,美國就將重新考慮與以色列的政策。」

李嘉誠旗下香港企業與中共合作,間接幫中共獲取美國相關技術,美國早就把他視為有中共代理人因素的商人,李嘉誠有幾次對美國的投資,都被美國政府阻止而失敗。

這一切都將因特朗普總統在5月29日白宮公告,而翻開嶄新的一頁。美國正阻止中共用「香港公司」面具偷盜美國技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