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結束的中共兩會打破多項紀錄:首次延期召開、會期最短、採訪記者最少、未設GDP增長目標。不僅如此,從會議召開前到閉幕後,許多事件給中共添堵,李克強的答記者問透露了大陸經濟的窘境。中共諸事不順。

兩會開幕前 三件事刺激中共

5月18日晚,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上向世衛總幹事譚德塞發出公開信,要求WHO承諾在30天內做出重大實質性改進,否則美國將永久性停止資助WHO,並重新考慮美國的會員身份。特朗普提出,未來WHO唯一的道路就是,證明它具有不受中國(中共)影響的獨立性。

5月19日, 194個世衛成員國無異議地通過決議,要求對國際應對疫情的反應進行「公正、獨立和全面的評估」。根據此項由歐盟和澳洲牽頭提出的決議,調查內容應該包括「世衛組織的行動以及新冠(中共)病毒流行的時間表」。

5月20日,台灣總統蔡英文宣誓就職,許多國家的政要向其祝賀,其中包括美國國務卿等多名現任和前任高官以及國會兩黨議員。中共外交部、國防部和國台辦隨後發聲明表示反對。

在此背景下,兩會登場。第一天,5月21日晚,人大宣佈將審議港版《國安法》草案,震動香港和國際社會。大批香港市民上街抗議,美國發出強烈譴責,英國、加拿大、歐盟等也發聲敦促中共遵守《中英聯合聲明》。香港各階層人士普遍對未來感到悲觀,移民潮再起。

中共一邊高舉「一國兩制」的牌子,一邊實施恐怖,同時聲稱這是為了香港的利益和安定。顯然,它沒有吸取教訓,也不會聽取民意。它把強權統治看得比經濟和信譽更重要,人民權利更是一文不值。

會議期間,中共官員和代表們配合表演。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聲稱,「要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讓每一宗案件都經得起法律和歷史檢驗,讓人民群眾收穫更多安全感」「堅持以人民呼聲為第一信號」云云,說得比唱的都好聽。

大陸的司法現狀如何?為民請命的律師屢遭打壓:王全璋律師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非法關押了近5年,高智晟律師仍被強制失蹤,余文生律師音訊全無。更多的維權律師被吊銷執照。著名的人權活動人士黃琦被判重刑,其母身患絕症,為兒子奔走呼籲,渴求再見黃琦一面。此外,各地法輪功學員被非法綁架、關押和騷擾的消息不斷傳出。公民記者方斌、陳秋實仍然失聯。

暴政當道,人民的呼聲石沉大海;是非顛倒,黎民百姓怎有安全感!

兩會結束前 兩件大事重擊中共

5月27日,加拿大法院裁定華為財務總監孟晚舟的行為構成「雙重犯罪」。華為稱對此「感到失望」,中使館也表不滿。

同一天,在人大將對港版國安法表決前數小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認定香港已不再具有高度自治,不再繼續適用於美國在1997年7月之前的法律待遇。他在聲明中指出,中共正在按照自己的威權模式改造自由的香港。當香港人民與違背自治承諾的中共當局抗爭之際,美國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

美國的表態給了中共當頭一棒,系列制裁將陸續出台。中美關係進一步惡化,背後的實質乃是自由陣營維護普世價值、抗擊共產邪惡主義。中共負隅頑抗,人大表決通過了香港國安法,向世界表明「我是流氓我怕誰」。

5月28日,兩會閉幕後,李克強在影片記者會上透露了幾個驚人的經濟細節。

其一,「有6億人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其二,「按原本的帳還有5百多萬貧困人口,受這次疫情的衝擊,可能會有一些人返貧,脫貧的任務更重了」;其三,「現在低保、失業保障、特困救助等人員大概一年6000萬人左右,我們預計今年人數會增加較多」。

乖乖,近一半的中國民眾月收入只有140美元,平均每日不到5美元,這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光環相稱嗎?一年6,000萬人屬於低保和特困戶,他們的月收入肯定低於千元,就這樣「全民奔小康」,能行?

現實如此悲慘,中共卻已經「承諾」,拿出20億美元幫助外國特別是發展中國家抗疫。中國就是個發展中國家,這20億美元用在同胞身上,讓更多的中國人吃上幾頓飽飯,不好嗎?

李克強談到中美關係時,語氣緩和,表示不希望雙方脫鉤。他最後稱,中國是一個龐大的市場,希望「還是大家看好的投資沃土」。

兩會尷尬落幕。中共未能實現藉機宣揚「防疫成就」的目的,反而從頭到尾遇到了更多麻煩和挑戰。疫情和香港是關鍵,在應對這兩個難題的過程中,中共掩蓋真相、推卸責任、散佈謊言、倒打一耙、侵害人權,惡劣表演淋漓盡致,有目共睹。

世界眼睜睜地看著「一國兩制」成空,近200個國家被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感染,損失巨大。中共還在賣弄「命運共同體」、「雙贏互利」,無法服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