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媒體近日紛傳中企轉往倫敦或香港上市的消息。此舉有何目的?能達到預期目標嗎?

美國專家向《大紀元》表示,這可能是中共轉移視線,令美國停止收緊對在美上市中企進行審計的伎倆;中企在美國以外的資本市場上市,根本無法滿足中共的巨額募資需求。

5月20日,美國聯邦參議院全票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眾議院5月22日隨後推出配套法案。要求在美上市的中企和美國公司一樣遵守美國證券法和審計規定。按該法案,不遵守相關法律和規定的中企將面臨被摘牌、退市的風險。

統計數據顯示,在美國資本市場違反相關審計規定的中企,至少有200家。

倫敦資本規模不及美國1/15

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PDC)的副主席蓋夫尼( Frank Gaffney)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和美國的資本市場規模相比,倫敦的規模很小,可募資的金額非常小。」

他認為,大陸媒體報道中企轉向倫敦等地上市的消息意在令美國轉移視線,「我們的感覺是,這可能是用來誘使我們繼續允許這些中國公司進入美國資本市場的手段。」

據JusttheNews報道,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際事務的前高級主任羅賓遜(Roger Robinson)表示,「對於那些擔心強制中共遵守這些法規會使中共將其上市公司、股票和債券發行轉移到其它地方的人來說,鑒於中共每年巨額募資的需求,美國在全球的金融主導地位使得它(中共)很大程度上沒有『別的去處』。」

羅賓遜(Roger Robinson)在接受霍士新聞採訪時表示,英國倫敦的市場規模,不及美國的十五分之一,「倫敦(資本市場)總市值為2.4萬億美元,我們(美國)的資本市場的總市值為37萬億美元。」

截至目前,只有一家大陸公司通過「滬倫通」在英國上市,即於去年6月在倫敦交易所掛牌的華泰證券。「滬倫通」是指上海證券交易所與倫敦證券交易所之間的互聯互通機制。

去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期間,BBC中文網曾披露中共暫停了滬倫通,其原因可能是英國敦促「有關當局」在香港問題上克制,並譴責中共對英國駐香港領事館的一名前僱員用刑。

香港自由淪陷,也會令中企在港上市受到極大的牽制。

香港自由不再 國際金融活動將急劇減少

CPDC副主席蓋夫尼認為,中概股退而求在香港上市,也達不到目標,「隨著中共破壞香港的法制,香港的國際金融活動,將急劇減少。」 「(中國)公司會迅速地變得越來越不可能成功。」

據《香港經濟日報》消息,路透社的統計數據顯示,一旦香港的金融地位受到威脅,目前在香港經營業務,幾乎涵蓋所有主要美國金融公司的1,300多家美國企業將面臨問題,這些美企恐將轉移到其它亞洲城市。另外,每年670億美元的美國和香港的商品和服務貿易額也會受到影響。

白宮發言人凱莉·麥克納尼(Kayleigh McEnany)5月26日周二說,特朗普總統讓她把這樣的話轉告給記者們:「他對中國(中共)的做法不滿,如果中國(中共)接管,很難看出香港如何能夠繼續保持金融樞紐地位。」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三宣佈,香港不再具有足夠自治權,以保證享受特殊貿易待遇。

外界認為,香港亞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很可能受到衝擊。

失去外資 中共生存面臨挑戰

在美國股票和債券市場募資,是中共獲得外資的最重要手段。

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國際事務的前高級主任羅賓遜(Roger Robinson)估計,中共在違反美國證券法的情況下,已從美國資本市場募資約3萬億美元。

蓋夫尼表示,美國金融市場,是中共賴以生存和發展的關鍵,「中共正在竭盡全力將金融市場作為其生存能力的實際(所依附)。」

他表示,有證據顯示,中共正在尋求繼續從美市募資2萬億-5萬億美元的資金。「這是一項正在進行當中的工作。」

2019年9月,美國對沖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創始人、著名對沖基金經理巴斯(Kyle Bass),在美國參議院舉行的一個活動上說,「現在,唯一讓中共能浮起來的,是來自美國、來自西方的外國投資。」

巴斯預計,沒有外國投資,中共的生存,將面臨巨大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