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局勢從去年的「反送中」運動開始,經過了瘟疫的世界蔓延,在沉寂了一段時間之後,五月底又進入新的階段,中共人大居然出台香港版的國安立法。人人知道中共在香港如此這般的做法,最後會毀了香港這顆東方明珠,並且中共自身也有許多經濟、金融、貿易、情報和科技上的利益在香港,他們為甚麼要殺掉一個下金蛋的母雞?為甚麼要不計後果地摧毀香港?如果人們能意識到,在中共窮兇惡極的背後,是中共自身的恐懼,中共對自身滅亡的恐懼,就能知道如何更好應對香港錯綜複雜的局勢。

對於中共不計惡果地要摧毀香港,許多評論家提出了許多解釋,分析中共的算盤和邏輯,包括香港成反共策源地,必滅之而後快;港台互為犄角,須各個擊破;立法會選舉在即,中共毫無勝算;中美對抗成定局,港台牌制衡中共,中共需要了斷等等。這些都不算錯,但還不全備,因為香港成為反共基地也不是近來的事,港人反對中共的專制延伸,捍衛自身的自由和一國兩制,一直如此。對香港立法會選舉的變數,讓中共感到恐懼,則是非常正確的。

從2019年起在香港圍繞「送中條例」所發生的抗爭和社會混亂,讓中共感到沮喪,也從中認識到,他們已經開始「失去」香港。對一個把「統一中國」當作執政合法性基石的政權來說,收回香港是一個值得誇耀的小勝,收復台灣則是他們夢寐以求的「大業」。但今天的局勢之下,台灣離大陸越來越遠,因為中共的逆施,促使美國介入,中共可能不得不嚥下目前不能對台用武的苦果;但如果連已經落入囊中的香港也漸行漸遠,抗共呼聲高漲,中共必定在全國人民的眼中變得一錢不值、一無是處,會立即處於統治合法性危機的新階段。這個苦果,肯定是中共不願吞下的。中共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王毅表示,在香港推行國安法「刻不容緩,勢在必行」,就是中共心態的寫照。中共在香港鋌而走險,背後蘊含的是對統治合法性會在香港問題上出現更大缺口的深深恐懼。

香港地區立法會2020年的選舉,將於今年9月6日登場,立法會全部70個席位,民主派和建制派如果要得到多數,需要獲得至少36席。經歷了去年反送中運動的港人,已經向全世界展現了他們的真正民意,香港的年輕一代,也明確表明要跟中共「鬥長命」。這對自知來日無多的中共來說,無疑敲響了他們控制香港的喪鐘,他們也清楚地知道自己完全沒有勝算。失去了立法會,中共要推行的各種惡法,要把在大陸的專制統治延伸到香港的設想,會統統落空,這也是中共內心巨大的恐懼。

中共在香港的暴行,讓中共在台灣多年的經營幾乎一夜之間,煙消雲散。台灣民眾更加覺醒,台灣社會對自己的命運和前途也更加清晰。台灣新政府再次當選,讓中共心驚膽戰,他們只能敲山振虎,希望敲打香港以威嚇台灣。

從去年到今年,香港又一波的財富和智力的大逃亡,已經開始!1997年的財富和智力的逃亡,可能在中共的誘騙下,發生了逆轉和回流;這一次的財富和智力的逃亡,更可能是單向和不回頭的。據悉,香港頂尖大學的學者,可以緊急申請美國的特殊通道;加拿大可能會拿出50萬個移民配額給香港;台灣移民方案甚至會有100萬個配額;日本、英國甚至新加坡也都在向香港的富人和精英招手。總數高達200萬人的財富和智力的流失,會讓中共面對一個枯竭、淘空的香港。這種財富和智力逃亡加劇,也讓中共充滿恐懼。

從表面上看,中共在香港製造恐懼氣氛,在香港恐嚇港人,在香港實施恐怖主義。然而實際上,中共才是最害怕的,它們是最感到恐懼的!從最根本上說,中共在面對滅亡的恐懼!中共有失去香港、失去人才、失去資金、失去管理精英、失去科技通道、失去情報基地等一切一切的恐懼。中共怕失去錢,怕失去人,也怕失去地,更怕失去政權。中共甚至懼怕掩蓋的真相被別人知曉,怕自己內心恐懼的「秘密」被人識破!

因而,解決香港危機的辦法,就是我們必須認識到中共的恐懼,針對中共的恐懼去行動,讓中共無時無刻不處在恐懼之中、讓中共做夢都會在恐懼中驚醒,最後讓中共在恐懼中滅亡,這才是真正解決香港問題的關鍵。

有人問說,我們該怎麼辦?港人問,處在風口浪尖的港人該怎麼辦?身在海外、美國的人們,只能講一講、說一說,還能做甚麼?是這樣的,搖旗吶喊是必要的。沒人幫助搖旗吶喊,前線就會勢單力孤,就會孤立無援。有的人,可以搖旗吶喊,有的人,可以出謀劃策,有的人,可以搬運糧草,有的人,可以一線拚搏,也有的人,可以打掃戰場。但作為海外對香港的支持,人們可以呼籲、要求國際社會的實質干預。

能離開香港的人們,可以像抗戰時的國人那樣,堅壁清野,以空城的現實來警告中共。不能離開香港的人們,可以採行不合作運動,傳播真相,改變人心,向以美國為代表的國際社會、求得正義的援助。美國必須援助,美國也能夠援助。但美國是不是需要一個80年前日本偷襲珍珠港那樣的事件,才能下決心出手相助呢?

在筆者看來,2020年的「偷襲珍珠港」,已經發生了,這就是中共病毒!當年美國遭受日本對珍珠港的襲擊,痛下決心,用兩顆原子彈,「小男孩」(Little Boy)和「大胖子」(Fat Man),解除了日本軍國主義的肆虐。如今,針對中共,美國其實也有了兩顆新的「原子彈」,足以摧毀中共的統治。這兩顆「原子彈」,就是針對中共的「中共病毒調查」和「活摘器官調查」。這兩顆核武級別的彈藥,並不需要人們將短兵器走私進入香港,而只需要港人和海外支持香港的人們,用信息戰、輿論戰、網絡戰、心理戰的方式去達成。這兩顆原子彈,也正好擊中了中共內心最恐懼的地方,會讓中共在恐懼中滅亡。

中共不亡,香港毀滅,中國毀滅,世界遭殃;中共滅亡,香港有望,中國有望,世界有望。#

(謝田博士是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的講席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