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范志剛和妻子蘇爽4月15日被非法抄家、綁架,現在被關押到葫蘆島市看守所,已被非法批捕。78歲的老母親盼望兒子、兒媳回家。

范志剛的母親賀鳳雲去社區問警察為何抓人,社區工作人員回答說:「你兒子是學法輪功的。」賀鳳雲表示:兒子范志剛和兒媳蘇爽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在家是個孝子,在外是個處處都考慮別人的好人。老人呼籲善良正義人士伸出援手,幫助她的兒子和媳婦回家。

下文是發表在明慧網的賀鳳雲老人的呼籲信。

我叫賀鳳雲,家住葫蘆島市龍港區馬仗房,今年78歲。我有四個兒子,家庭和睦,孩子都很孝順,其中三兒范志剛夫妻對我們最體貼,幫我們買米買菜、包餃子、擦玻璃、做各種家務等等,對我們噓寒問暖,無微不至地照顧我們。在我們夫妻心目中,他們是我們最依賴的親人。

我的三兒子范志剛和兒媳蘇爽兩人是法輪功修煉者,夫妻倆按「真、善、忍」標準做好人,在家是個孝子,在外是個處處都考慮別人的好人。就是這樣的好人,先後多次遭受迫害。

2001年,葫蘆島市龍港區國保大隊馬清波帶人多次到我家騷擾,問我兒子的下落,竊聽我家中的電話,到錦州等地我的親戚家打聽我兒子的行蹤。就這樣,致使我兒子有班不能上、有家不能回。

我三兒子和兒媳是鋅廠的職工。馬清波等人逼迫葫蘆島鋅廠程書記把我的三兒子和兒媳雙雙開除工職,造成原本幸福美滿的三口之家,失去了生活來源,以打零工來維持供我的小孫子(當年只有七八歲)唸書。這麼多年生活的艱辛是可想而知的。

國保大隊長馬清波因迫害法輪功學員遭了報應。有一次,他和一個女子酒後駕車出了車禍,造成一死一傷。他被撤職。

2003年,我的三兒媳蘇爽的母親得了腦癌,到北京去檢查身體,被醫院告知說不能做手術了,聽說煉法輪功能祛病健身,就開始煉功。後來她被人舉報,被龍港區西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到派出所。

警察得知蘇爽的母親手裏的法輪功資料是蘇爽給的,就把蘇爽媽放回家,把蘇爽送進看守所。一個月後,蘇爽被送到馬三家勞教所迫害一年半。我的小孫子在那段時間裏由我撫養。

蘇爽溫柔賢惠、善解人意,對我夫妻及我的老父親非常孝順,我的老父親當年86歲,他從72歲開始就和我們在一起生活,聽說外孫媳婦蘇爽被關押,外孫子被迫害得流離失所,有家不能回,有親人不得見,老父親本來就思外孫心切,一聽說外孫媳婦也被非法關押,就著急上火,原本身體很好的他第二天就病倒了,在醫院搶救了四五天,花了不少錢,可還是離開人世了。

我丈夫是鋅廠的優秀中學教師,有30年的教齡,是個非常孝順老人的好姑爺子,與我父親感情頗深。突然遇到這接二連三的打擊,我丈夫實在接受不了這個殘酷的現實——做好人都能被迫害,這個政府到底怎麼了?帶著對這個深深不解的疑問和充滿對這政府的失望,在我父親離世的40天後,他也撒手人寰,離我們而去。

那一年我的丈夫67歲,本來是個應該享受兒孫滿堂、天倫之樂的歲數,卻帶著冤屈、不解、迷惑、失望,含恨地離開了人世。

2008年開奧運會前,有一天,我兒子和兒媳婦準備上車棚取車上班,被西街派出所警察孫國權等人綁架到派出所,隨後又被抄家,後把范志剛送到看守所迫害。范志剛在看守所絕食35天後被取保放回家,回家時瘦成皮包骨,讓我這個做母親的看了真是心酸呀。好好一個人回來變成麻桿了,身體弱不禁風,回來後通過學法(讀法輪功著作)煉功,很快恢復了身體健康。

2020年4月15日上午,范志剛在街上被西街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家,蘇爽當時也在家。果園社區、西街派出所和龍港公安分局三家聯合抄家,抄走打印機等物品。夫妻二人被劫持到葫蘆島市看守所。此案被送到了龍港區檢察院批捕科,辦案人叫張繼偉。目前范志剛夫妻已被非法批捕。

在此我想對公檢法司的人員說幾句,善惡到頭報應就會來臨,薄熙來、周永康、徐才厚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就是現世報應。

歷史的教訓已經警示世人,如強大的古羅馬帝國(橫跨歐洲、亞洲、非洲,其版圖包含現今英、法、德等在內的四十多個國家)因迫害基督徒遭到上天的懲罰,四次大瘟疫滅了古羅馬。

現如今目前的這場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瘟疫就是歷史的重演。歷史的前車之鑑就是要幫助人們在當今這個歷史的緊要關頭,分清是非善惡,從而做出正確選擇。在是非善惡的真相面前,每一個人都要做出這個選擇,那是關係到你未來的生死存亡的重要問題。

善待法輪功修煉者一定會得到上天的眷顧。在此我呼籲所有善良的人們能伸出援助之手,幫助我的三兒和兒媳婦,讓他們能夠儘快獲得自由。#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