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兩會強推「港版國安法」,遭香港民眾抗議與國際社會譴責。中共人大會議閉幕前一天,5月27日,美國要求安理會討論香港局勢,但遭到中共阻擾;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美國認定香港自治不再,不保證續享97前待遇。

香港學者在《外交家》雜誌刊文分析,「港版國安法」就像在香港領土上投擲核彈一樣,此舉對任何一方都毫無益處,包括對中共本身;香港將成中美新冷戰「原爆點」,中美之間爆發戰爭不再是難以想像的事。

美國要求安理會討論香港局勢

中共人大閉幕前一天,5月27日,美國駐聯合國使團要求聯合國安理會開會討論中共推行港版國安法;中共駐聯合國使團拒絕,聲稱港版國安法立法屬中國內政,與安理會無關。

美國使團發聲明指,港版國安法立法是全球迫切關注的議題,影響國際和平與安全,安理會15個成員國需立即關注。

聲明還指,中共反對安理會就香港問題開會,連同中共隱瞞中共肺炎疫情及抗疫不力,是持續違反其國際人權承諾,加上中共在南海的非法行為,顯而易見北京不是負責任的聯合國成員國。

蓬佩奧:香港無自治 不再保證獲美特殊待遇

5月27日當天,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宣佈美國對香港自治的評估結果。蓬佩奧說,香港不再從中國(中共)那裏獲得自治,香港不再獲保證享有主權移交前美國所賦予的特殊待遇。
 
美國會參議員泰德克魯茲(Ted Cruz)隨後發表聲明說,「對於自由,這是可悲的一天。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現在已經無可否認地侵犯了香港的自治權,以犧牲香港人民不屈不撓、英勇捍衛的寶貴自由為代價。」

「正如特朗普政府的行動所明確的那樣,美國不會袖手旁觀,不會允許中國的獨裁者利用美國法律賦予香港的特殊待遇。我們將與盟友牢固地站在一起,堅決反對共產主義的蔓延。」

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C. O’Brien)5月24日說,一旦中共實施「港版國安法」,金融界將難以繼續留在香港。

特朗普總統5月26日也表示,他認為,香港將失去金融中心的地位。

奧布萊恩警告說,一旦美國國務院不再認定香港享有高度自治,(美國)將會對香港和中國(中共)實施制裁。

《香港自治法案》將制裁定中資銀行

北京時間5月21日晚,中共全國人大舉行記者會,宣佈今年議程將包括審議「港版國安法」。當天,美國兩黨議員提出《香港自治法案》(The Toomey and Van Hollen Hong Kong Autonomy Act)。

針對破壞香港自由的個人,該法案將制裁與這些個人存在重要交易的金融機構,或者支持破壞香港一國兩制框架行為的實體。相關金融機構只要與被制裁個人的交易達到一定數額,就將被納入制裁範圍。
 
《香港經濟日報》5月27日引述分析表示,制裁目標可能包括中資銀行。大陸的銀行運作體系基本上仍受制於美國金融體系和美元體系,提出法案的議員表示,對中資銀行進行制裁將起到強有力的效果。

該法案的發起人是共和黨聯邦參議員圖米(Sen. Pat Toomey)和民主黨聯邦參議員范荷倫(Sen. Chris Van Hollen)。圖米在5月26日的電話會議上表示,「我希望此舉能對北京當局進一步施壓,避免出現最壞的情況,以此幫助香港人民。」

兩位議員此前曾表示,《香港自治法案》是去年美國政府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補充,制裁範圍和力度進一步擴大。

《外交家》:香港將成中美新冷戰「原爆點」  

5月25日,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方志恆在美國雜誌《外交家》撰文指出,中共決定藉由中共全國人大將《國家安全法》引入香港,就像在香港領土上投擲核彈一樣,此舉對任何一方都毫無益處,包括對中共本身。

文章表示,香港行政、立法、司法的高度自治地位是其經濟成功、自由和人權的基礎,中共此一舉措給了香港致命一擊,香港民主陣營感到不寒而慄,他們未來的活動將受到威權主義更強力的鎮壓。
 
文章表示,「港版國安法」還敲響了西方跨國公司在香港營運的「喪鐘」,「美國在港商業利益,包括1,300家公司和825億美元直接投資在內,如今已受到中(共)國長臂的威脅。」「除了經濟實體之外,西方國家在香港設立的國際非政府組織(INGOs)、新聞媒體分部、情報機構,也有可能被中(共)國鎮壓、連根拔起,屆時西方國家可能永遠失去在中國市場的立足點,尤其是美國。」

方志恆認為,香港金融地位受創也為中國帶來金融和經濟風險,香港長期是中國「金融命脈」,亦是中國最重要的外資來源;中國經濟已經處於自199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衰退狀態,現在香港自由金融地位對中國來說是前所未有的重要,「因為中國公司處於遭美國資本市場驅逐的邊緣,而且數十家中國公司被迫計劃在香港進行二次上市。」

中共長臂延伸到香港,導致美國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地位的話,中共權貴的利益也會受阻,文章表示:「這將終結一項公開秘密,香港是中國權貴菁英藏富的海外天堂。」「由於本地、大陸和外國資本大量從香港流出,以及人們預期美國將部份撤銷對港特殊待遇,香港本地的金融危機也迫在眉睫。」

文章認為,中共做出這種失敗決定的邏輯解釋是,習近平政權正在加強中國民族主義,以應對國內外前所未有的挑戰,「中(共)國已決定將香港作為它與西方的戰場。這標誌著中國(共)對香港政策的根本變化。」「通過背離中共長期以來對香港的實用主義做法,習近平政權對保持香港作為其與西方的緩衝地帶已經不感興趣,在民族主義政治盤算推動下,習近平將香港視為與美國新冷戰之間的前線戰場。」

「最令人擔憂的情況是,激進中國民族主義將煽動地緣政治衝突。歷史告訴我們,民族主義野心一旦動員起來,很可能會發展為更具侵略性的領土主張。」方志恆憂心,習近平政權若成功對香港實行直接統治,並抵制所有香港境內、國際社會的反彈,包括美國的制裁等等,中國民族主義熱情將會燃燒得更旺,並積極把影響力擴大到周邊地區,尤其是台灣和南海,「中美之間爆發戰爭,不再是難以想像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