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觀眾大家好
今天是5月28日 星期四
歡迎收看役情最前線 我是Zac

昨日,香港立法會就《國歌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有網民發起「527終極大集氣」、「黎明行動」及「大三罷」活動等,呼籲市民到金鐘阻擋惡法二讀。警方如臨大敵,金鐘佈防如同「戒嚴」。警方表示,截至下午5時半,拘捕超過300人,另外有3輛汽車被警方拖走。被捕者很多是14歲至16歲的少年,香港年輕人抗暴場面非常震撼。

「國歌法」二讀闖關 港警滿城出重兵

有報道指,警方「防暴大隊」約3,500人,當日重兵佈防港島等地。26日晚,以政總為中心的方圓百多米內,均有防暴警察重重駐守,任何人都不得隨意走進警方戒備範圍內。警方的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於中聯辦門外通宵戒備。

27日早,警方就在金鐘立法會一帶嚴密佈防,所有經天橋往政總方向的人士,均需持有效證件才會獲放行。除實施出入管制外,警方亦不斷隨機搜查市民。

葵青區區議員王天仁到現場視察時亦被搜查,他批評現在「惡法」尚未通過,市民卻連接近政府機關都不被允許。他說:「仲話門常開,開乜鬼嗜?」王又指,警方今日佈防如臨大敵,反而更凸顯政府非常心虛。

兩學生因「遊蕩」被拘 最小的僅14歲

27日清晨,兩名分別16歲及22歲年輕男子在黃大仙被搜出索帶、美工刀及剪刀,警方以「涉嫌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為由拘捕。

早上6時許,1名16歲少年因在葵涌被搜出1把螺絲批,警方同樣以「涉嫌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為由拘捕。兩名分別15歲及18歲少年,於◇深水埠◇被搜獲多個汽油彈、眼罩及頭盔,警方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為由進行拘捕。

幾乎同一時間,警方稱,發現2名分別14及15歲身穿校服的學生,在荃灣沙咀道近鹹田街一帶徘徊,並上前截停,在2人其背囊搜出頭盔及防毒面具等工具,以「涉嫌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遊蕩」為由拘捕。

10時左右,警員在銅鑼灣東角道截查1名男子,並稱在其身上搜出懷疑汽油彈,並將該男子帶走,據知被捕男子22歲,為科大4年級學生。

警方指,截至27日早上11時半,拘捕至少16人,被捕者最小年齡是14歲。

港人多區遊行抗議 警方大抓捕

中午,抗爭者發起在港島多區遊行,警方在多個位置大規模截查在場人士,每批最少幾十人,包括在港島區灣仔修頓球場外、利園山道、波斯富街等。

在銅鑼灣軒尼詩道一間錶行外,數十人遭截查後被帶上旅遊巴。

下午1時許,警方在銅鑼灣利園山道截查過百人,大部份是年輕人,年齡大約在14歲-18歲之間。警員要求他們坐在地上或背手等候,期間有人被暴打,並禁止使用手機,經搜查後將其中約40人帶上旅遊巴。

下午3時許,約50人在旺角朗豪坊外被警員截查,一名少年頭部受傷,接受包紮後被扣上手銬,約數十人被押上旅遊巴帶走。過百市民在外圍圍觀,有人不斷向警察大喊「黑警」、「販冰兵」。

下午近4時許,時代廣場對出亦有大批市民集結,警方到場驅散,先後舉起藍旗及黑旗,並且施放胡椒噴霧,至少3人被鎖上手銬帶走。

警方表示,在中環和銅鑼灣拘捕約180人,在旺角拘捕逾60人,金鐘則有超過50人,全部都是涉及非法集結被捕,截至下午5時半,已有逾300人被拘捕。

高中首日復課 多區學生靜坐抗議

5月27日,是立法會二讀《國歌法》日,同時也是高中生復課之日。一班聖保羅書院高中生今早在課堂開始前,在校門外靜坐,表達對《國歌法》即將二讀、以及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的不滿。

據《蘋果日報》報道,參與靜坐抗議的,一名叫Owen的中五學生表示,港府試圖以《國歌法》要求港人尊重國歌,北京政府亦試圖推行港版《國安法》撲滅香港異見聲音,但政府應思考市民反對的原因,虛心思考民憤源頭。

他直言:「如果市民覺到你做得好,就自然會由心而發尊重國歌,根本不需要立法例。」Owen又稱,擔心港版《國安法》通過後,連平日在社交平台或校園與同學閒談政治議題時,均會遭到審查或舉報,令港人失去言論自由。

同樣就讀中五的Marcus則表示,警方今日在多區重兵佈防,高姿態戒備,令不少人想起過去一年的警暴問題,他今天返校亦感壓力,擔心會因年輕而被截查。

另外,多個荃灣區中學反修例關注組發起「和你返學」活動,表達對港府的不滿。早上7時許,陸續有十多位學生到達荃灣西樓角花園集合。雖然人不多,但同學沿途仍不停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口號。

就讀中三的東仔(化名)表示,一國兩制已失效,並直言即使影響學業亦要參與行動表態。

國歌法箝制港人自由引眾怒

根據立法會公佈的草案,香港「國歌法」通過後,任何人涉嫌「侮辱、不敬國歌」的行為均視為犯罪,最高可處5萬港幣罰款及監禁3年。

國歌法草案之所以引發港人憤怒抗議,主要是因為該草案條文中,涉及了侵害言論自由、政治思想的灰色地帶。執法標準既不明確又不客觀,連聽到國歌沒有肅立、滑手機也可能被界定為犯罪。

條文中要求立法會議員宣誓就職要唱國歌,恐淪為變相政治審查,擴大取消議員當選資格(DQ)的標準。追溯時限延長至兩年,更被指為擴大標準、更方便秋後算帳。「國歌法」被質疑是北京與港府「強制愛國」思想教育與「政治審查」工具。

有分析認為,港版國歌法二讀辯論後,預計於6月4日進行三讀表決——而這一天,也正好是1989六四事件的31周年。從《逃犯條例》、《港版國安法》到《國歌法》,中共當局收緊香港的司法獨立與自由權利,節奏越發緊湊。隨著本港疫情趨緩,港人的抗爭能量必將重新集結,共抗中共暴政。

傳廣東公安廳長赴港鎮壓 數千公安已潛入香港

香港事態持續發酵。

據中共內部人士向香港大紀元透露,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李春生,5月25日,已經到了香港,並親自坐鎮,作為前線總指揮。而且中共的國安、公安系統也早已派出幾千人,偷偷潛入香港佈防。

這位前中共官員還透露,武警與各種後勤裝備,已經運至香港軍營了。這一工作是由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直接協調的,下面有港澳辦、統戰部、中宣部、公安部、國安部等配合的。而且北京已有多手準備,如有需要,可調集廣東武警部隊支援。

解放軍高調撐「港版國安法」 楊岳橋:違反《駐軍法》

另外,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近日,亦罕有高調就「港版國安法」表態支持。

正在北京出席全國人大會議的陳道祥,近日接受中共黨媒央視訪問時說,部隊堅決擁護人大香港國安法的草案。央視在該訪問片段中,配上解放軍的演習畫面,全副武裝的解放軍出動裝甲車,並架起鐵絲網圍防,又發放水炮等,而片段中的抗爭者則被制服帶走,有明顯藉機威懾港人之嫌。

然而香港《駐軍法》第9條明確規定:「香港駐軍不幹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地方事務。 」根據《基本法》第14(2)條:「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社會治安」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負責維持」。第14(3)條規定只有「在必要時」,並經香港政府向中央人民政府作出「請求」後,駐軍才可「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

本身是大律師的立法會議員楊岳橋26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港版國安法」立法的問題,其實是香港的內部事務,現在竟然有駐港的解放軍對事件作出評論,其實是違背了《駐軍法》立法的原意。楊岳橋說︰「哪怕他現在這樣的評論,予人一個很強烈的感覺他是正在介入香港的內部事情。」

中共豪賭美歐高舉輕放

除了軍事威脅,中共還密集釋放「準備充份,志在必得」的輿論。

香港《明報》刊登香港學者沈旭暉的文章稱,中共已經就「港版國安法」已部署多時,並以「香港二次回歸」的鬥爭高度處理。

文章說,北京認為美歐最終會「計算得失」,對此事「高舉輕放」,於是中共就可以憑藉終結「一國兩制」的「霹靂手段」,在香港大舉製造恐怖,讓香港年輕一代屈服,以達到完全控制「再下一代」的目的。其手法是仿傚當年毛澤東在西藏製造「騷亂」再實施恐怖鎮壓的模式。

不過,上述分析只敘述了北京的「如意算盤」。但事態發展顯然不大可能完全依照中共預設的「劇本」。此前,北京一直在誤判局勢,從而令香港問題一步步失控。

《紐約時報》分析,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是當局在危機四伏下、企圖馴服香港的政治豪賭。此舉可能引發香港再次動盪,加劇美中對抗,令北京陷入更加不利的處境。

近日,香港再現大規模街頭抗議。雖然部份香港精英在準備出走,但也有眾多民主派領袖表示「堅守到底」,港人喊話「已退無可退」,寧可玉石俱焚。

特朗普:本周末前美將強硬回應(中共)

彭博社報道,如果北京鎮壓香港,特朗普政府考慮對中共官員、企業和金融機構採取一系列制裁措施。

美國財政部可以控制相關的金融交易、凍結中共官員和企業的在美資產。兩名知情人士對彭博說,正在考慮的其它措施,包括限制中共官員的美國簽證。

特朗普被問及白宮可能對中共採取的制裁措施時說,他的政府「正在做一些事情」,將於本周晚些時候宣佈這一消息。

特朗普直言:「這是你接下來將要聽到的,本周末前。」「我認為是非常強硬(的回應)。」

參議員霍利隨即發推說:「有關於可能對中國制裁的好消息。美國必須抵抗中國的侵略——在香港及其它威脅美國安全和就業的任何地方。」

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日前也表示,如果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美國將有強烈回應,除了取消香港自貿區地位以外,美國還有很多牌可以出。而且,除了美國外,世界其他主要國家也會參與制裁。

美國對中共官員實施經濟制裁,將進一步打擊中共體制的凝聚力。而作為中共的海外融資中心,香港的特殊經濟地位一旦終結,無疑會給中國經濟造成致命打擊。

今天的役情最前線就到這裏
多謝各位收看
守護真相 永不放棄
我們的堅守 需要大家大力的支持
我是Zac 下次再和大家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