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再次粗暴撕毀《中英聯合聲明》,香港「一國兩制」精神蕩然無存,全球掀起劇烈反彈。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5月27日發出重大聲明,指已向國會報告對香港自治的評估結果,特朗普政府已經不再視香港為高度自治。

據大紀元新聞網報道,蓬佩奧在聲明中說,《美國——香港政策法》要求國務院評估香港從中國(中共)那裏獲得的自治權。在對(香港)局勢發展經過了仔細調研後,他今天已經向國會證明,香港不再繼續獲保證享有1997年7月主權移交前美國法律賦予的同等待遇。

中共人大在5月21日宣佈所謂港版國安法草案,並稱其授權法源包括香港《基本法》第18條。

香港大律師公會已發聲明嚴正指出,中共人大無權將「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也有律界人士紛紛普法,如港大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在多家媒體上表示,中共擬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在香港實施,此舉已完全超越《基本法》18條有關規定,這違反了「附件三」的原意,是重新演繹,等同為香港度身訂造法律。

其實早在2015年「一地兩檢」爭議時,香港法律界已有闡明《基本法》第18條立法目的旨在確保一國兩制,本意除了防止香港「被立法」,還要讓中國的法律無法直接在香港使用。如今這第18條「附件三」卻被中共當成置入惡法的「後門」。

美國此番因中共「港版國安法」而否定香港自治後,接下來或如外界估計可能會先凍結《美國——香港政策法》(又稱為《香港關係法》、《美港關係法》)。原本該法案的存在,是因為香港實施高度自治的承諾,也是該法案在金融領域給予香港有別於中國的特殊待遇,成就了香港今日國際金融地位。

眾所周知,美國如果撤銷香港特殊地位,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首當其衝,如香港將失去優惠的零關稅稅率,而香港與美國間每年商品和服務貿易額約5,200億港元;美國在香港2018年的直接投資約6,500億港元,一旦美企撤離這部份投資將會減少。

特別是,香港還是中國企業主要的海外融資中心,更擁有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等於是中國對外的金融重要門戶,一旦香港無法繼續享有美國給予的特殊待遇,可能引發國際資金加速流出避險,勢必波及中國資本市場,例如2018年,中國實際利用外資額的來源地中,香港排名第一,佔比高達71%。

除了擁有國際金融地位,香港得益於「關係法」的還有成為半導體貿易中心。

由於香港之貿易便利和稅收優惠,以及相對穩定的美元為基礎進行交易,國際半導體供應商長期以來一直依賴香港進行間接出口途徑。例如南韓,2019年半導體產值超過200億美元出口到香港,其中90%以上轉口到中國。

據報道,中國經銷商在香港收到半導體,他們可以通過自己的網絡將它們帶到中國大陸各地,並減少增值稅。如果美國取消香港特殊待遇,將不可避免地改變當前的出口制度,衝擊中國半導體相關行業。

此一憂慮在中國股市交易上其實有反映。A股近一段時間以來多靠「新基建」拉動行情,但自5月21日(即「港版國安法」消息曝光日)開始,熱點題材半導體類股隨即出現連三黑,26日雖護盤式反彈,27日又後繼無力出現回檔,多類科技股或版塊領跌。這也是受到香港半導體貿易中心地位可能受損的消息影響。

據統計,中國每年要進口超過二千億美元的晶片,2019年更是高達三千億美元。

香港自1997年主權移交中國並實施「一國兩制」,中共宣稱這保證香港享有高度的自治權。2020年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實際上「一國兩制」告終。

是中共打破自己讓香港五十年不變的承諾,中共為了自己政權,不惜毀了香港經濟、社會、民生以及民眾生命財產的安全,香港民眾無法不走上街頭捍衛世代生存的地方。

很多國家都有國安法,只是正常國家的國安法確保國家安全,中共的國安法首先為政權服務,基本上是拿來維穩人民用的,這一點中國大民眾最清楚,也應該能夠理解香港民眾為何流淚流汗甚至流血,勢必都得持續抗爭。

中國互聯網上紀念「吹哨者」李文亮醫師染疫34歲病逝,大陸網友們表示:「把哨子保護好,吹響它」。

而失去了言論自由與法治,香港民眾再也沒有甚麼可失去的了。尤其是,香港警方口中「死因無可疑」的香港命案越來越多。

這次「港版國安法」抗爭遊行,又見許多人手中舉著「天滅中共」的標語。中共是草菅人權、倒行逆施的政權,氣不長,香港民眾堅持下去就對了。

蓬佩奧說「當香港人民與中共日益否定其所承諾的自治作鬥爭時,美國與港人站在一起。」不僅美國,還有全球正義力量,都會力挺正在對抗中共最前線的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