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澳洲聯邦政府對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進行獨立調查的倡議在世界衛生組織大會獲得通過。就在國際社會追責中共之際,近日,澳洲維多利亞州(下稱 維州)政府表示將與中共在今年年中完成「一帶一路」協議細節,此舉不僅引發新爭議,也遭到澳洲政界、澳洲智囊及學術界的質疑和批評。

維州「一帶一路」爭議新焦點

維州政府於去年10月無視澳洲聯邦政府的安全建議,與中共簽訂了一個不具法律約束力的「一帶一路」框架協議,該消息當時就引起澳洲各界廣氾爭議。而維州將在近幾周內簽訂具體的投資計劃,該舉動再次引發澳洲朝野關注,也爆出更多的爭議焦點。

焦點一,據《澳洲人報》5月25日報道,維州政府「一帶一路」引發新爭議的焦點之一是維州政府在參與中國「一帶一路」計劃的評估中,曾於2017年至2018年、2019年至2020年這兩個財政年度中動用36,850澳元,委託顧問機構「澳中一帶一路產業合作中心」(Australia-China Beltand Road Initiative,ACBRI)提供評估意見。

《澳洲人報》發現,ACBRI的創辦人是董瑾(Jean Dong),她在2015年創辦了這家顧問機構。在ACBRI網站(現已關閉)上提到,董瑾在澳洲和中國都有緊密的政商關係。ACBRI的網站宣稱,董瑾於2015年促成中澳自由貿易協定備忘錄得以貫徹執行。網站上的簡介表示,董瑾2014年獲邀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及其他貴賓會面。2015年6月她應邀在坎培拉見證了「中澳自由貿易協定」簽署儀式。

日前董瑾向《澳洲人報》發表聲明稱,ACBRI未參與推動維州政府加入「一帶一路」協議的相關事宜,5月27日,ACBRI的網站以及董女士的LinkedIn個人資料均已關閉。

焦點二,維州政府「一帶一路」引發新爭議的另一焦點是維州州長安德魯斯政府在未經招標的情況下,付給ACBRI 諮詢費36,850澳元,維州政府也未如實公開這筆資詢費用,其後才稱這是一項「行政疏失」。

焦點三,在澳洲政府推動對中共病毒進行獨立調查後,中共突然宣佈對澳洲大麥徵收80%以上的高額關稅,因為大麥是維州的第二大農作物,中共的懲罰性關稅對維州的大麥種植者來說是一個沉重的打擊。此時,維州政府卻熱衷於「一帶一路」,維州參議員認為,「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公民在維多利亞州提供直接工作途徑,這損害維州當地的工作機會,維州政府應該擁護維多利亞精神,而不是「絲綢之路精神」。

焦點四,5月27日澳洲《時代報》和《悉尼晨鋒報》報道,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在去年與中國政府簽署有爭議的基礎設施協議之前,沒有徵詢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的意見,對澳洲的主要外交決策視而不見。

澳洲政府內部的消息人士還證實,外交與貿易部在簽署該協議的前幾個月,已警告維州政府,澳洲的政策是不簽署「一帶一路」協議。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發言人表示,在維州與中國2019年達成協議之前,未與聯邦政府進行過磋商。澳洲外交暨貿易部(DFAT)發言人說:「維洲在框架協議簽署和宣佈之日才通知了我們。」

澳著名學者: 維州「一帶一路」協議是中共滲透的「成果」

暢銷書《無聲入侵》作者、澳洲查理斯特大學公共倫理學教授咸美頓(Clive Hamilton)表示,維州違反聯邦外交政策,簽署「一帶一路」協議是中共滲透的「成果」。

5月23日,他在《時代報》(The Age)發表題為「中國(中共)成功地在維州擴大了影響力」(China has been successful in ramping up its influence in Victoria)的文章中寫道,從禁止華為、到頒佈外國干涉法,自坎培拉對中國(中共)的態度開始變硬以來,北京一直加大對州政府的影響力,對墨爾本州政府的影響力尤其成功,維州政府相信「簽署『一帶一路』協議並獲得北京的青睞符合澳洲國家利益,將給維州帶來大量投資」。

咸美頓教授表示,像許多澳洲有影響力的精英一樣,安德魯斯多年來一直受中共的精心培養,以至「他們(澳洲精英)開始相信讓北京感到不滿的任何事情都違背了澳洲的利益。」

文章還說,維州州長安德魯斯一直在努力與各種華人社區組織互動,與不同(華人)組織的領導人交朋友, 「不幸的是,這些組織大多數都屬於中共統戰部網下的。」在安德魯斯作為反對黨領袖時,其前高級顧問,邁克·楊(Mike Yang)曾在中共最具影響力的機構——澳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擔任副主席。安德魯斯的現任高級顧問、梅烝(Marty Mei)是澳洲深圳聯誼總會的「特別顧問」,該組織是中國共產黨統戰部門領導的澳洲組織網絡的一部份。

文章指出,(澳洲官員)與中共官員和代理人接觸多年後,結果是一種認知上的重新構造,使目標者相信他或她為國家的利益行事。文章結尾寫道:「當我們開始理解中共的運作方式時,很容易(得出結論),維洲的『一帶一路』協議是中共長期培養墨爾本政治精英的黃金成果。」

澳智囊專家:「一帶一路」危害澳洲國家利益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戰略與安全主任肖布里奇(Michael Shoebridge)說,疫情爆發後,世界已經發生了改變,公眾需要知道更多維州與中共的談判細節。

5月22日,肖布里奇發表題為「維洲政府『一帶一路』協議危害澳洲對中政策的一致性」(Victori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deal undermines cohesive national China policy)一文, 文章開頭指出「一帶一路」倡議計劃是一個「殭屍項目」,需要叫停並全面重新評估。他建議了解外交政策,國家安全和數字技術的聯邦政府機構必須積極地參與,全面重新評估這項協議。

他說在去年10月,安德魯斯與中共簽署了「共同促進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框架協議」, 其標題是「一帶一路」倡議的中國(中共)官方語言,是中共發展中國(中共)實力和建立以中國(中共)為中心的世界的戰略。

他認為,澳洲需要重新審核維州政府加入北京倡議的核心理由。如果維州政府是為了廉價融資,那麼疫情下,向澳洲政府借錢比以往任何時候都便宜,所以這個理由沒有多大意義;如果維州政府是要給中國公司工作機會,那麼很多澳洲公司,至少具有合格資質企業可以承接基礎設施項目。

「如果要在我們的基礎設施中使用中國(中共)數字技術,那可能是個壞主意」, 他寫道。他進一步表示基礎設施不僅是混凝土和鋼鐵,它配備了控制其關鍵功能的數字技術,數字技術風險會迫使澳洲公司為中共對國家安全和情報目的服務。

文章還質疑維州政府的「一帶一路」協議與新的國際和經濟環境完全不符,包括北京近期對坎培拉公開採取強制性貿易懲罰的措施。他質問道:「誰現在認為是時候實施習近平的戰略議程並努力使澳洲成為更加以中國為中心的世界一部份? 誰又認為現在是時候與中國公司(無論國有或其它)進行非公開協議,以建設澳洲基礎設施? 誰又認為現在正是時候向武斷而專制的北京政權表示澳洲聯邦和州政府正處於分歧的道路上?」

維洲的「一帶一路」協議不僅牽涉基礎設施,還涉及討論生物技術和生命科學研究和高端製造業方面的合作,這些領域也都具有重要的國家安全意義,必須從國家的角度重新評估這一切。維州「一帶一路」的協議具有外交政策和國家安全隱患,維州政府根本沒有能力對其進行評估。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執行董事彼得·詹寧斯(Peter Jennings)表示,根據協議,維州公司直接為北京在太平洋的債務外交上作出貢獻,這存在很大的風險。詹寧斯說,安德魯斯政府的行動「非常魯莽,破壞了澳洲兩黨外交政策立場」。

詹寧斯說:「安德魯斯似乎決心不顧憲法規定的外交事務領域的聯邦領導。在不尋求聯邦建議的情況下,他選擇完全忽視澳洲的國家安全問題(堅持協議)。」

澳朝野批評「一帶一路」聲浪高漲

近日,維州安德魯斯政府在「一帶一路」的問題上面對澳政界越來越多的反對和質疑。

朝野領袖: 不支持「一帶一路」協議

5月24日,在天空新聞直播的新聞發佈會中,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表示不同意「一帶一路」協議,並指出,各州通常尊重聯邦政府在建立外交關係中的作用。他說:「我們一開始就不支持該決定,外交事務中的國家利益問題應由聯邦政府決定。」

莫里森提醒維州和其它州,尊重聯邦政府在外交政策上的主導地位。

5月26日,《澳洲人報》報道,反對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首次確認在他領導下的「未來工黨政府」將不支持中國(中共)備受爭議的全球基礎設施和貿易戰略。

當阿爾巴尼斯被追問是否支持安德魯斯政府的「一帶一路」協議時,他表示他從不支持,他還表示如果他在2022年大選獲勝,當選總理,將不支持與中國(中共)達成類似協議。他對塔斯馬尼亞州三聯社(Triple M Tasmania)表示:「我領導的政府不會簽署『一帶一路』倡議。」

澳內政部長:「一帶一路」中共滲透海外

5月21日,澳洲內政部長達頓(Peter Dutton)批評維州政府無視聯邦政府的安全建議,執意簽訂「一帶一路」協議,並說這是中共滲透海外的一個例子。

他對2GB電台說,「一帶一路」是「中國(中共)政府的一個政治宣傳舉措」。「維州需要解釋為甚麼它是全國唯一一個簽訂此協議的州。」他認為澳洲公眾不會容忍政客博取中國(中共)的歡心。他說,他留意到澳洲受到「無數的」外國勢外影響,而澳洲人必須捍衛自己的價值。

參議員:「一帶一路」不符合國家利益  應廢除

澳維州自由黨參議員亨德森(Sarah Henderson)呼籲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廢除與中共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亨德森表示,考慮到冠狀病毒(中共病毒)大流行,「一帶一路」協議不符合澳洲的國家利益。

5月21日在接受《The Advertiser》報採訪時表示:「一帶一路」協議給當地工作帶來風險,不利於澳洲或維州。」

亨德森說:「鑑於『一帶一路』倡議為中國公民在維多利亞州提供直接工作途徑,這損害維州當地的工作機會」,「在我們應對由冠狀病毒大流行引起的經濟危機時,從來沒有比現在站起來維護維州的工作更重要的事了。 同樣,我們的經濟主權從未顯得如此重要。維州政府應該擁護維多利亞精神,而不是「絲綢之路精神」。

維州參議員:澳拒絕參加「一帶一路」倡議「非常明智」

5月21日,澳自由黨參議員帕特森(James Paterson)在接受天空新聞專欄節目「 The Kenny Report」時說,維州工黨政府「在外交政策上沒有專長」,「維州政府應著眼於『重啟維洲經濟』和『讓孩子們回到課堂』」。他表示澳聯邦政府拒絕參加一帶一路倡議「非常明智。」

澳維州工黨參議員: 「一帶一路」「一開始便失敗」

工黨參議員兼參議院外交事務、國防和貿易參考委員會主席基欽(Kimberley Kitching)說,中共對澳洲大麥加徵關稅的決定顯示,「一帶一路」協定在「遇到第一個障礙時就失敗了」。

「其諒解備忘錄強調一種客觀的暢通貿易,本周的貿易制裁使其變成一個謊言。這肯定不符合(中共)向維州人民承諾的合作精神。」她說,安德魯斯政府根本就不應該和中共簽訂此協議。

維州反對黨領袖:「一帶一路」缺乏透明性,維州人有權知道協議的風險

近日,維州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抨擊安德魯斯政府在「一帶一路」的問題上缺乏透明度,令人擔憂。

他說:「在涉及到與中國(中共)政府的這筆交易時,安德魯斯和工黨到底在隱藏甚麼?」「維州人有權知道,這其中有甚麼(國家)安全風險,在工黨與中國(中共)政府的親密交易中,維州喪失了甚麼?」

「在中國(中共)政府用80%的懲罰性大麥關稅打擊了維州農民後,我們的政府理應把維州的就業問題放在首位。」

維州影子律政廳長:呼籲對「一帶一路」協議進行獨立調查

維州影子律政廳長奧當納修(Edward O'Donohue)也呼籲政府擱置「一帶一路」協議,直至該協議得到獨立審查。

他說,中共在疫情問題上缺乏透明度的表現,意味著維州人「有權對州長與北京秘密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持懷疑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