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7是香港的悲。」陳牧師說道,在中美關係越加緊張,中共內部形勢嚴峻的情況下,香港被迫再次變成了世界焦點、中美之間的磨心。先是立法會內務委員會主席爭奪權的混戰,貽笑國際社會。李慧琼非法當選主席後,內會立即展開《國歌法》的討論,沒開始二讀前,北京當局隨即在兩會期間,繞過香港立法會,強推港版《國安法》。接下來是香港社會各界的表態;陳曼琪、唐英年在北京公開支持《國安法》、親共報紙上大小支持立法的廣告,還有商人何柱國、李嘉誠等的表態。在一片文革色彩的喧鬧中,《國歌法》昨日啟動二讀,中共利用警方在香港製造白色恐怖,一日內拘捕逾360人,大部份是少年孩子。守護孩子的老年人被警察粗暴對待,女士聲嘶力竭地提醒正在登上旅遊巴士的被捕孩子「望過來這邊呀」、「除掉口罩」,深怕他們「被失蹤」、「被自殺」。香港處在前所未有的崩緊氣氛下在屏息……

昨日(27日),立法會就《國歌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有網民發起「527終極大集氣」、「黎明行動」及「大三罷」活動等,呼籲市民到金鐘阻擋惡法二讀。警方如臨大敵,金鐘佈防如同「戒嚴」。有報道指,警方「防暴大隊」約3,500人總動員進駐港島等地。早在26日晚間,以政府總部為中心的方圓百多米內,均有防暴警察重重戒備,任何人都不得隨意走進警方戒備範圍內。警方的水炮車及銳武裝甲車,於中聯辦門外通宵戒備。
27日早上,警方就在金鐘立法會大樓一帶嚴密佈防,所有經天橋往政總方向的人士,均需持有效證件才會獲放行。除實施出入管制外,亦不斷隨機搜查市民。
葵青區區議員王天仁到現場視察時亦被搜查,他批評現在惡法尚未通過,市民卻連接近政府機關都不被允許。他說:「仲話門常開,開乜鬼啫?」王又指,警方今日佈防如臨大敵,反而更凸顯政府非常心虛,他質疑:「是不是它(港府)都覺得有些不應該發生的事將會發生呢?」

兩名學生因「遊蕩」被拘 最小年僅十四歲

警方於本港多區屯重兵。約27日早上6時許,警方於深水埗青山道及九江街交界附近截查兩名分別15歲及18歲少年,在他們身上搜獲多個裝有汽油的玻璃樽、眼罩及頭盔,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為由拘捕他們。
幾乎同一時間,警方稱發現兩名分別14及15歲身穿校服的學生在荃灣沙咀道近鹹田街一帶徘徊,上前截停,在兩人背囊搜出頭盔及防毒面具等,以涉嫌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及遊蕩為由拘捕他們。
早上10時左右,警員在銅鑼灣東角道截查一名男子,稱在其身上搜出懷疑汽油彈,將該男子帶走。據知被捕的男子22歲,為科技大學四年級學生。
警方指,截至27日早上11時半,拘捕至少16人,被捕者最小年齡是14歲。
有網民發起「九龍區遊行」,由旺角遊行至尖沙咀鐘樓,擬於下午2時45分開始步行。警方近中午1時在旺角佈防,並截查多名市民。期間,一度舉起黃旗。抗爭者其後走入砵蘭街,向朗豪坊方向走,期間高呼「民族自強」及「香港獨立」等口號。現場消息指,旺角區最少有4名市民被帶往警署調查。

「守護孩子」黃伯遭警推撞

下午警方在銅鑼灣大規模拘捕抗爭者期間,「守護孩子」成員黃伯與警察理論,被警察拉扯推撞,幾乎倒地,被旁人扶住。同為「守護孩子」成員的好鄰舍北區教會牧師陳凱興走近黃伯,被一名警察拉倒在地上,該名警察也接著倒地。黃伯上前欲拉起陳凱興,被警察阻攔,警察隨即用有鐵護膝的膝頭壓在陳凱興身上。
圍觀市民尖叫:「收手啦,不要打人!」其他防暴警察則用胡椒噴霧及警棍指向圍觀市民。陳凱興隨後被警察逮捕帶走。
黃伯情緒激動,衝上前質問警察為何要捉陳凱興,被同行女士與在場市民拉開。在場市民大喊「放人」,部份民眾向警察叫罵。
黃伯表示,陳凱興只是請他飲茶路過銅鑼灣,甚麼也沒有做。他又表示,警察指一個小時之前見到陳凱興在附近出現,一個小時之後又見到他,因此將他拘捕。
黃伯離開現場前,高喊:「民主萬歲!自由萬歲!香港人萬歲!」

女士痛心大叫:望過來這邊呀

另外,在旺角,有市民在朗豪坊裏外叫口號,警方急速到場進行大搜查,到下午4、5時左右,已經有大批人被捕,當中不少是年青人。警察用旅遊巴士送走大批在現場拘捕的青年。其中一輛旅遊巴專載男孩,有女士在旁邊聲嘶力竭地多次叫道:「望過來這邊呀」、「拉低你們的口罩」,希望可以讓被捕孩子的面孔被記錄下來,可以感受到聲音中發自內心的痛,不忍那麼多年青人甚至是小孩被警方帶走,因為不知道會不會再見到他們,甚麼事都可以發生……
在銅鑼灣,一位陳牧師接受本報採訪時直言,「5.27是香港的悲」,並認為香港人的意願很清楚,沒必要在大家情緒不穩定的時候堅持推行《國歌法》。陳牧師認為,像他一樣的年長的市民在港英政府時期聽到國歌時是有感情的,但是今時今日聽到國歌就不是這樣了。他認為,政權應該檢討為甚麼市民會有這樣的變化。年輕人更認為《國歌法》之後,《國安法》就意味著香港「一國一制」。他說,《國歌法》是中共政權的一把刀,隨時會刺向香港人的頸。無論是上星期日還是昨天(27日)都是很強的政治任務。

牧師:警方就是恐怖主義

陳牧師提醒所有的「手足」小心,因為當權者要強制推行惡法,「警方就是恐怖主義!」陳牧師認為,《國歌法》通過後對宗教人士、教會自由的影響,有很多人可能會因為害怕而不再發聲。「從雨傘運動、魚蛋革命一路到現在的反送中,香港人從來沒有改變過。現今更需要的是幫香港人保持良知、追求公義的信仰。」他說。
他認為,國際社會應該收緊對香港的政策,關注香港人發聲的安全。美國市民應該呼籲政府關注香港的抗爭者,尤其青少年。
南區區議員袁嘉蔚說:「今天在銅鑼灣發生的狀況完全是暴政下衍生出來的一個狀態,就是中央政府製造出來的,但香港人是一定會走出來的。」她認為,香港警察在製造壓力,令香港人不敢走出來。

警方的截查很多都不合理

她提到警方的截查很多都不合理:「有位男士只是經過時影幾張相,就被警察追問,基本上他們(警察)想怎樣就怎樣。」很多年輕人都只是在附近休息。
當被問到對《國歌法》的看法時,袁嘉蔚表示,如果一個國家要國民尊敬國歌、愛國的話,不是中共現時的做法,強行以法律規範;如果你真的愛國的話,那是有感而發的,不是實施法律讓人去愛。
她又認為,《國歌法》某種程度上就是限制香港人的自由,中共利用這條法律增加更多檢控機會,比如對一些持不同聲音的人。她指,立法會主席以及很多議員都是偏幫建制派的,去擋住一些民主派的議員的意見,甚至破壞立法會的立法機制。
講到《國安法》,她認為《國安法》比《基本法》23條更加惡劣,現在已經不是「送中」的問題了,國安在香港可以直接執法,嚴重危害香港人的自由、安全。《國安法》對香港人,和世界其它地方的人都是不公義的惡法,一定要阻止。

政商界一向是「撐維穩」

對於董建華、李嘉誠等富豪支持《國安法》,袁嘉蔚表示,政商界的態度一向是「撐維穩」。如果《國安法》實行了,香港人就是講一句「林鄭下台」都會被警察拘捕;香港人對社會、民生的議題控訴都會遭受打壓,就像中國大陸人民就「問題奶粉」的維權活動都被拘捕。可見《國安法》的實施會對香港造成多大影響,「政府通過《國安法》令民眾噤聲,後果是不可接受的」。她希望國際社會可以繼續和香港人同行,因為香港的地位會影響到周邊國家的經濟狀態、人權發展。
許智峯議員助理Samson Chan表示,昨天早上6時就到金鐘,觀察情況。8時他準備到立法會大樓,但被警察以「聚集」為名搜捕,他隨即出示身上的證件。他要求警察不要檢查太久影響自己上班,但警察回答「我搜你成個鐘都得」。他因此質問警察憑甚麼理由可以搜查他一個小時,雙方開始爭拗。15分鐘後,警察允許他離開。他觀察到昨天在金鐘上班的公務員有公務員證都被查身份證和搜身,認為警方非常過份,「好誇張」。他認為,警方是害怕大陸,害怕香港市民。他說,香港人不需要害怕,「如果害怕就玩完了」,所以他希望香港人要抗爭到底、堅持到底、永不放棄。

美實業家:實際形勢非常有利

對於中共突然硬推港版《國安法》,令不少香港人感到很灰心,香港美國電子工業實業家袁弓夷卻並不感到心灰,他說:「共產黨沒法理,沒法律的,他們不是社會主義,他們是黑社會主義!他們是黑社會主義;他們所有的都是黑道來的……現在實際的形勢是非常有利的,是一個完美的故事!」
「中共肺炎已經奪去9萬美國人的性命,變成血海深仇,不將報復,都要採取行動了!前三、四個禮拜,(美軍)在軍營裏開聯合總參會議,在南海、東海、台海佈局,如果大陸有突擊,他們馬上會還擊。香港已經立法,美國可以有大動作,加上美國要大選了,如果特朗普不下重拳的話,選情就好有問題了。」他分析說。

料制裁中共金融資本等

袁弓夷說,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是中情局(CIA)的頭,他見總統之前,都會把所有的方案都準備好;中共的貪官、紅二代、官二代在海外的財產,中共前領導人江澤民的財產在美國已經過萬億了,王岐山也有不少。而且不只在美國,在瑞士也有。所有的資料全部都在他手上,到最後真的沒辦法了,他會凍結這些人的資金。這些人就會給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壓力。如果幫中共,銀行也要受到制裁。當然還有最後的辦法就是取消香港的最惠國待遇。
袁弓夷認為,特朗普對付中共一定要在90天搞定,因為11月大選,要讓中共在結構上改變,就不叫中共了,如果要成功就要趁現在,因為現在各國都針對中共,現在可以在金融、資本、通訊很多方案制裁中共。之前美國已經有方案,蓬佩奧現在準備細節,所以蓬佩奧被中共叫做第一頭號敵人,他是這次對付中共的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