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環球郵報》25日報道,保守黨領袖熙爾(Andrew Scheer)於5月25日敦促加拿大政府建立國際聯盟,並利用當前國際社會對中共獨裁統治者的制裁動向,來反擊中共對香港加強暴力控制的努力。

熙爾在國會質詢階段稱,總理杜魯多對中共採取了「綏靖政策」,並表示現在正是站起來阻止中共當局對香港實施嚴厲的新安全法的時機。

他提醒國會,前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建立國際聯盟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該聯盟於2014年在俄羅斯入侵和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後對其實施了制裁。

杜魯多總理沒有回應建立國際聯盟的呼籲,但重申有必要緩解緊張局勢。

「我們毫不猶豫地表達了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針對香港提出的措施的深切關注。」杜魯多說。「我們與香港人民站在一起,相信言論自由、結社自由是他們生活方式的重要組成部份。」

杜魯多指出,加拿大、英國和澳洲在5月22日發表了堅定的聲明,稱北京對香港全面實施新安全法「將明顯破壞」 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賦予前英國殖民地的自由。

三個國家的外交部長在聲明中提醒中共,中共在1980年代簽署了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宣言,其中闡明了香港在1997年移交中國後將享有50年的「高度自治」。

但熙爾進一步明確,杜魯多必須「超越聲明」,並與加拿大盟國共同採取行動打擊中共。

「總理使加拿大在世界舞台上被霸凌而無還手之力。中國政府非法拘留兩個加拿大人,並禁止加拿大產品的出口,而我們的政府卻甚麼也沒有做,」熙爾說。「總理為甚麼還要繼續實行綏靖政策?」

保守黨後來提議舉行一次投票,召集下議院的加中委員會就香港舉行非會議期間的聽證會,但該動議被自由黨和新民主黨否決。

卡爾頓大學諾曼·帕特森國際事務學院的國際事務專家芬·漢普森(Fen Hampson)說,杜魯多政府對香港的戰略似乎是「輕聲細語、謹小慎微」。

他說,自由黨政府似乎很樂意讓美國帶頭——華盛頓威脅要取消對香港的優惠貿易准入,而渥太華則試圖加深與北京的關係,以謀求釋放2018年底在中國被捕的加拿大公民康明凱(Michael Kovrig)和斯帕沃(Michael Spavor) 。

「(自由黨政府)既想要和中國做生意,又希望兩個加拿大公民出獄,這讓他們想處於一個不會被威脅到的位置。」

他說,加拿大在2014年對莫斯科採取行動時的代價要低得多,因為俄羅斯的經濟規模遠小於中國;與中共建立貿易關係也與俄羅斯建立關係非常不同,因為中國目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俄羅斯的經濟規模小於加拿大。

保守黨國會議員、加中委員會成員加內特·格努伊斯(Garrett Genuis)指責政府對北京的態度軟弱。

「香港不遜於中國大陸,同樣秉承著中國的儒家傳統,但其人民有著熱愛自由的強烈熱情,」他說。「在這個明確的道德問題上得到政府如此輕率的回應是可恥的,該問題也明顯違反了國際法。」

他認為加拿大人希望議會積極參與所有問題,包括世界各地的獨裁政權企圖利用和濫用中共病毒作為踐踏基本人權的藉口。 我們看到這種情況在世界的每個角落正在發生著。

他說,「中共專制政權正在利用中共病毒爆發之際,打擊基本人權,並希望我們無暇顧及。保守黨拒絕視而不見。 但我們會關注此事。同時,無論政府是否與我們站在一起,我們將會追究中共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