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疫情影響,推遲兩個多月的中共兩會正在北京召開,大會代表委員們無論是發言還是開會,大多戴著口罩。有美媒說,「兩會」只屬橡皮圖章,實在沒有甚麼看點。看點自然是口罩和「一尊」習近平的茶杯了。

由於中共肺炎(俗稱武漢肺炎、新冠肺炎)疫情原因,每年3月初召開的中共全國政協、人大會議,2020年分別推遲到5月21日、22日召開。從中共官媒播出的現場影片顯示,中共政治局常委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等25名常委和政治局委員都沒有戴口罩。而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們,全都戴著口罩出席會議。

中共兩會在疫情期間召開,中共懼怕群集性感染,兩會創下至少兩項史上之最,一是會期最短,二是外媒記者人數最少。會議期間,全體會議和小組會議都相應減少。其中一次以視像會議的方式舉行。小組會議不安排集中採訪。

據悉,這是中共自1978年兩會同步召開以來,會期最短的一次。代表們抵達大會堂時,也沒有往年爭相在大會堂前拍照留影和接受媒體訪問的場面。

自由亞洲電台5月25日刊發評論文章說,受疫情影響,2020年的兩會姍姍來遲。京城居民對兩會討論熱點不再是甚麼政治議題,而是兩會開幕日代表們入場的同一時間,京城突然白天變黑夜,電閃雷鳴,予人一片不祥之感!

一年一度的中共兩會,重複著「有大會無討論,有代表無意見,有政治無新聞」的老調。媒體記者也把焦點對準了會場上的一些「花邊新聞」。去年媒體關注「一尊」習近平的茶杯,原因是所有人都由服務員倒水,而習近平有專人替他換茶杯。

在2017年的兩會上,也上演了習近平「換杯」的一幕。但在2016年的兩會上,專門負責給習倒水的男服務員並沒有換走杯子,而是用專用小水壺,為習倒了一杯水。

外界分析,習上台後遭遇多次暗殺,因此不得不強化安保工作,他的茶杯由專人負責,估計怕人對他下毒。

文章稱,今年兩會的「看點」,自然是口罩了。(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文章稱,今年兩會的「看點」,自然是口罩了。(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外界看來,「兩會」只屬橡皮圖章,今年兩會的「看點」,自然是口罩了。因應中共肺炎疫情,今年兩會新規定,大會上,正國級、副國級首長不戴口罩,軍樂團不戴口罩,政治局、主席團、全體代表委員一律戴口罩,唱國歌也得戴口罩。

而視像記者會的被訪者不用戴口罩,會場的記者可戴可不戴,因為他們跟被訪者,根本身處不同場地。

兩會是截訪的高峰期。有人說:兩會是一堆移民海外、子女不在中國的演員,揪心地暢談著國事。也有人說:兩會是全國最大的造假機器。因為兩會代表沒有一人經過選舉,都是領導指定,都是偽代表!

也有京城的居民說,兩會是「官員的政治場」、「記者的跑馬場」、「富人的交際場」、「權貴的名利場」。也有人說,兩會是「陞官者比氣場、退休者走過場、百姓看個戲場、幕僚捧個人場、諸侯粉墨登場。

不過兩會還有一個最大的看點。

兩會還有一個最大的看點。(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兩會還有一個最大的看點。(Andrea Verdelli/Getty Images)

據大紀元報道,雖然中共對兩會代表及記者嚴格防疫,並採取所謂「閉環管理」,但根據目前病毒特性,以及吉林病例感染源無法找到而引發的猜測,中共病毒(俗稱武漢病毒、新冠病毒)會不會攻破「兩會」,也是當前人們關注的議題之一。

有參會人士透露,政協委員在5月20日統一抵京前,已進入為期14天的居家觀察期,早晚量體溫及上報,進京前還要集體安排核酸檢測,確保無人帶病毒入京。

不過,時事評論員李林一說,中共醫學專家王辰院士承認,核酸對於已確診的病人陽性率只在30%-50%之間。從這點來看,「兩會」其實有一定傳播疫情的風險。

而所謂的「閉環管理」的做法,在中共抗疫過程中早就出現,但是效果並不盡如人意。4月份,黑龍江綏芬河的俄羅斯輸入性病例激增,當地疫情失控。

雖然綏芬河全程採取了嚴格的「閉環管理」,但最近吉林舒蘭市爆發的疫情,使得陸媒紛紛質疑跟綏芬河轉運隔離人員有關係。

目前,中共病毒的傳播方式,超出各國科學家的想像。由於部份病例難以確定傳染源,以致於中共專家甚至猜測病毒會通過一個噴嚏傳播,也可以前後同坐一部電梯傳播,鞋子踩著口水也可能傳播,甚至連穿過的衣服都能傳播。

有的中共肺炎患者潛伏期則長得驚人,此外也有患者經過多次核酸檢測才確診。

李林一表示,從中共病毒的長潛伏期及需多次核酸檢測才能確診的例子來看,人類對這個病毒的了解有限。北京一名副市長竟狂妄到要與病毒「開戰」。究竟當局這次與病毒的「戰爭」誰勝誰負,病毒會否攻破「兩會」,也成為最受關注的議題之一。#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