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全球爆發,國際追責中共隱瞞疫情;疫情危機加劇中共高層內鬥。近期,中共醫療衛生系統面臨清洗的跡象不斷浮現。敏感時刻,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與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病毒來源問題相繼改口,前後自相矛盾。江澤民上海幫勢力長期操控中共醫療衛生系統;王延軼與高福的背後人物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兩人改口背後的高層內鬥因素令人關注。

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改變病毒來源說法

中共兩會期間,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5月25日接受鳳凰衛視採訪,介紹國內病毒溯源進展及武漢華南海鮮批發市場調查等疫情情況。

高福說,自己在1月初曾經到武漢親自採集了一些標本,提取的動物樣本中沒有檢出病毒,但包括下水道廢水在內的環境樣本中,有檢出病毒。他並稱「海鮮市場本身也可能是受害單位,在這之前病毒已經存在了」。

但在武漢1月23日封城前一天,高福在國新辦新聞發佈會上說,病毒的來源是武漢一家海鮮市場非法銷售的野生動物。

1月26日,中共官媒新華社引述疾控中心病毒所介紹說,該所首次從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585份環境樣本中,檢測到33份樣品含有新型冠狀病毒核酸,並成功在陽性環境標本中分離病毒,提示該病毒來源於華南海鮮市場銷售的野生動物。

在過去幾個月,外界一直質疑中共病毒來源是否來自武漢P4實驗室,中共方面則強調是來自華南海鮮市場野生動物。

高福前後說法自相矛盾,引發大陸網友熱議和嘲諷。

王誓華律師發帖:「都是高福說的,咋這麼大的差距?開始說病毒來源華南海鮮市場,還直接指向市場內的野生動物。最近爆出市場內動物樣本未檢出,環境樣本檢出病毒,不但否定了野生動物,而且定義海鮮市場也是受害者。既然是受害者,那施害者是誰呢?這算不算高福在走近真相?」

還有大陸網友發帖稱高福應該下台。帖文質問:「面對未知病毒,我們能理解無知、試錯和犯錯,但我們也該寬容謊言?國家衛健委發微博盛讚高福,像這樣謊話連篇的主任都值得肯定?國家衛健委對高福保持任命,令我們對未來深感憂慮。」

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改口:我們沒有RaTG13冠狀病毒

5月24日,中國大陸幾乎所有門戶網站,都集中發表了有關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在央視海外版環球電視網(CGTN)的專訪報道。王延軼改變了說法,矢口否認該所曾擁有RaTG13病毒的毒株。但有業內人士批駁了武漢病毒研究說的這種說辭。

在採訪中,王延軼一開始就對外界懷疑中共病毒是從武漢病毒所洩露的說法矢口否認,聲稱武漢病毒研究所是在去年12月30日「才第一次接觸到」。

接著,王延軼針對其研究所的研究人員石正麗等人在《自然》雜誌上發表的一篇研究論文中拋出的一種名為RaTG-13的病毒,又進行了一番解釋。

王延軼聲稱,雖然武漢病毒所報道了RaTG-13和新冠病毒基因組的相似性,但其實該研究所只是在對蝙蝠樣本進行測序的過程中知道了RaTG-13病毒的序列信息,「但我們並沒有去分離和獲得過RaTG-13活病毒,所以也就不存在洩露RaTG13的這樣一個可能。」

一位名為Nerd Has Power的研究者5月初就曾經在海外媒體上發表了一篇題為「石正麗和中共的敗筆— RaTG13」的文章指出,石正麗等人聲稱他們發現了RaTG13的基因,卻否認他們擁有這種病毒的毒株,這種說法很不可靠;尤其這種足以讓他們高度重視並引以為豪的病毒發現成果對外隱瞞了整整7年,這種做法就更加可疑。

王延軼身份惹議 網友直指她「妻以夫貴」

中共肺炎爆發後,一直有聲音指病毒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台灣中央社報道稱,該所所長王延軼在疫情持續數月之久後,近日終於出面並否認指控;而由於王延軼自身陞遷之路爭議不絕,網友對她的說明並不買帳。

報道稱,網友顯然未被王延軼說服,原因之一包括她自身陞遷之路也是充滿疑點,許多大陸網友直指她「妻以夫貴」;媒體近日在報道中更是多半側重她的背景,而非她的說明。

有網友說,「疫情過了她露面兒了,是想出名嗎?」「現在事情沉澱一段時間才回記者問題。」「說話磕磕巴巴,眼睛一直眨,心太虛。」

39歲的王延軼陞遷迅速,從沒有行政級別的基層研究員到病毒所所長(正廳級),僅僅花了6年時間。

王延軼的丈夫是武漢大學副校長舒紅兵,2011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外界認為,王延軼獲得博士學位後,短時間內就一路晉陞,都與舒紅兵有關。

此前,大陸網上曾流傳一封首都醫科大學校長饒毅寫給舒紅兵的信函,建議王延軼辭職,以免耽誤中國科學院。饒毅在信中指王延軼不適合擔任武漢病毒所所長,原因有三點,包括:專業不符、水平比較差、年資太低。

王延軼與高福背後人物是江綿恆

知情人士之前向自媒體「燕銘時評」披露,王延軼丈夫舒紅兵是江澤民之子江綿恆馬仔;江澤民1989年六四上台以後,其子江綿恆進入中科院系統,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江綿恆主導改組成立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學研究院(上海生科院),建立由中科院、上海生科院、上海高校、上海醫院、及軍隊醫院、研究所聯合組成的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操控生物領域重大研究項目的立項及巨額經費劃撥,在醫療生物科技領域形成上海幫政商利益團體;而舒紅兵是上海幫生工系統利益圈中重要一員,被江綿恆安插到武漢大學,間接掌控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這一涉及軍工生化武器的重要地盤。

另有消息人士向「燕銘時評」披露,武漢病毒研究所所長王延軼只是前台木偶、小角色,其任職是江綿恆通過中科院系統多個重要馬仔操控所致,其背後除了其丈夫、江綿恆馬仔舒紅兵,還有江澤民家族及上海幫在上海和軍隊生工系統的重要代理人。

而改變病毒來源說法的中共疾控中心主任高福也是江綿恆馬仔。

公開簡歷顯示,高福1983年畢業於山西農業大學,1986年北京農業大學獲碩士學位,1995年英國牛津大學獲博士學位。高福2004年回國擔任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所長,正是江綿恆擔任中科院副院長負責全院高技術研究所的研究與發展工作期間。高福2013年當選中國科學院院士。高福2011年4月、2017年7月先後升任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副主任、主任,分別是江派要員陳竺、李斌任衛生部長及國家衛計委主任期間。

中共肺炎疫情失控之後,公眾把矛頭指向中共疾控中心,指該中心主任高福等人掌握「人傳人」疫情訊息後,不公佈疫情實際情況,反倒是在醫學期刊上搶發論文。

2月15日11時16分,多家地方官媒突然報道高福涉「嚴重違紀」被調查的消息,但隨後又糾正道歉;官媒也稱未在中紀委監委的網站上看到此消息。

就在上述消息出來後,網上出現不少替高福「喊冤」的消息,把矛頭指向習近平中央。

江綿恆上海幫操控的醫療衛生系統面臨清洗

江澤民1999年踩著「六四」學生鮮血上台後,歷任中共衛生部長包括陳敏章、張文康、陳竺都是上海幫背景,其中,張文康是江澤民的私人醫生。上一任中共衛生計生委主任李斌身屬江派吉林幫,從一名普通教師爬上吉林省副省長的高位,據說是受到江澤民的提拔。

中共病毒疫情全球爆發,國際追責中共隱瞞疫情;中共內部上下各方都在推諉卸責,疫情危機加劇中共高層內鬥。疫情爆發以來,湖北、黑龍江、吉林等地公共衛生系統官員密集被查處。
 
5月24日下午,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參加全國人大湖北代表團審議。大陸媒體報道中突出習近平強調「整體謀劃、系統重塑、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系」。

之前,5月6日,習近平在中共政治局常委會上強調,「理順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提升疫情監測預警能力。」

當時即有分析指,這是否意味習中央欲向疾控中心展開問責,值得觀察。

5月22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兩會上發表政府工作報告,報告中承認,「在疫情防控中,公共衛生應急管理等方面暴露出不少薄弱環節。」

5月14日,中紀委通報,第五輪巡視進駐32家單位,各巡視組將在被巡視單位工作2個月左右。此輪被巡視單位除了遭遇新一輪清洗的政法系統、江派常委王滬寧操控的多家黨媒報社外,還包括中共兩家醫療衛生系統機構,國家藥監局與中國紅十字會。
 
中共兩會開場前夕,5月19日,中共全國政協常委會通過了一系列有關全國政協委員的任免決定,其中包括免去現任天津市政協副主席、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院長沈中陽全國政協常委職務、撤銷其委員資格。

今年58歲的沈中陽具有軍、民兩棲身份,是中國人體器官移植領域重量級人物。沈中陽的政治生涯突然青雲直上,與1999年7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後,天津第一中心醫院的器官移植數量迅猛增長同步。沈中陽從事器官移植20餘年,涉嫌深度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已被「追查國際」列入追查黑名單。

上述種種跡象顯示,江綿恆為首的上海幫生工圈長期操控的中共醫療衛生系統正面臨清洗;敏感時刻,江澤民馬仔、武漢病毒所所長王延軼與中共國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就病毒來源問題相繼改口;這其間的關聯性令人聯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