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情人士透露,北京為香港制定的國家安全立法計劃,將阻止外國法官在香港法院參與國家安全相關案件審判,這將加劇各界對香港司法獨立性的擔憂。

路透社報道,消息人士稱,這項立法仍可能發生變化,北京還將在香港建立中央和城市政府安全機構。

去年因為港府強推《逃犯條例》,引發香港爆發數月大規模抗議。現在北京強推港版國安法,再次引發港人上街抗議,歐美政府和商界也擔心北京此舉是終結「一國兩制」,會削弱香港自治權和司法獨立。

外國法官設立有助維護香港金融中心信譽

目前尚不知中共此項立法何時完成,但來自中共內部的消息人士和人大代表說,該法案很可能在9月香港立法選舉之前頒佈。

香港的外國法官設定源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時的一項安排,以幫助維持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信譽。

香港的最高法院是終審法院,有23名法官,其中15名是外國法官,分別來自英國、加拿大和澳洲,這些法官會定期參與審理案件。

消息人士對路透說,根據新法律,外籍法官將不再能夠參與處理國家安全案件,但未有被排除在民事、金融或其它案件之外。

消息人士不願透露姓名,因為他們無權與媒體對話。路透社無法立即聯繫中共人大常務委員會法制委員會發表評論。中共港澳辦公室也沒有立即回應置評要求。

香港法律界擔憂司法獨立遇到威脅

報道說,任何限制外國法官角色的舉動都可能使一些香港律師和法官感到震驚,他們已經在擔心香港擁有的司法獨立受到北京共產黨領導層的威脅。

香港大律師公會表示,中國(中共)在未經公眾諮詢或未經當地立法審查的情況下實施這項法律的計劃,已引起「當地和國際社會的嚴重不安」。

香港大律師公會25日發表聲明,關注中共全國人大,授權人大常委制定「港版國安法」,認為人大常委沒有權力以《基本法》第18條的機制,將港版國安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

大律師公會在聲明中指,港版國安法的內容有待公佈,但認為草案擬授權人大常委制定港版國安法,令人憂慮。

這次港版國安法由特區政府公佈,非經立法會立法實施。大律師公會表示,草案並沒有保證於港版國安法公佈前,會就這項重要的法例作出公眾諮詢。這是史無前例的。強調「公眾理應有機會考慮,及辯論一條影響他們權利及義務的法例」。

路透社報道,港版國安法也可使北京能夠在香港建立情報機構。目前,大陸的安全和情報服務在香港沒有執法權。

香港的司法成爭取香港自治權核心

香港的司法已經變成爭取香港自治權的核心。香港法官的頭飾和禮服象徵著香港被移交時中共的核心承諾之一:港人依法享有公正審判和平等的權利。

香港這種獨立司法權是英國的遺產,在中國大陸不存在。這些權利被寫入香港的微型憲法《基本法》中,體現司法機構的獨立性。

長期以來,這些權利一直被視為香港作為全球金融城市的基石。最重要的是,其中包括香港首席大法官任命外國法官的權利。

但中共一直在企圖侵蝕香港法治。今年4月路透社發表的一篇報道說,三位香港資深法官透露,香港司法體系的獨立性受到共產黨北京領導層的攻擊,對香港法治構成了自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最大的威脅。

路透社說,中共領導人已經明確了對香港的企圖。中共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去年在北京公開告訴林鄭,阻止「暴力」是香港政府、立法和司法的「共同責任」。韓正這樣說是模糊了香港的權力分立。中共一直將香港的抗議活動稱為是「暴力」行動。

在韓正的言論公開兩天後,香港法官高浩文(Russell Coleman)表示,香港任何司法人員都不會要求任何人來告訴他們如何扮演好作為司法獨立機構一分子的角色。

高浩文說,司法機構是三權分立原則所承認的三大權力之一,也是《基本法》所保障的司法機構的獨立性,這確認了它與立法機構及行政機構的權力分開。

香港的一些法律體系的人士認為,中共將開始介入香港的新法官任命。

路透社引述香港法官和律師的話說,有跡象表明北京正試圖限制香港法院對核心憲法事務進行裁決的權力。接近香港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的人士表示,馬道立必須與共產黨官員抗衡,因為中共官員試圖向他推動北京的觀點,即法治最終必須是維護一黨統治的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