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強推「港版國安法」,投資界聚焦港幣兌美元的聯繫匯率制及人民幣貶值。5月25日,香港統計數據顯示,北京罕見運送14,513公斤黃金到香港。同一天,中國銀行香港公司的總裁高迎欣突然宣佈辭職。這令人想起2019年8月匯豐銀行CEO范寧突然辭職的秘聞。

「港版國安法」致金融動盪 北京運上萬公斤黃金到港

5月25日,《路透社》獲得香港政府統計處的4月份黃金貿易數據顯示,4月罕見出現由中國大陸淨流出黃金至香港,為八年來首次錄得由大陸淨流出。

4月香港對大陸的黃金總出口(本地出口及轉口)為4,213公斤,按月大減逾七成;減去自大陸進口的黃金量14,513公斤,月內由大陸淨流出至香港的黃金總量為10,300公斤,而3月由香港淨流入大陸則為13,523公斤。3月是香港流出到大陸,4月是大陸流到香港,方向相反。

受到各國為緩解中共病毒疫情損害經濟的大規模刺激措施影響,黃金價格連月來不斷上漲。因為黃金通常被視為對沖通貨膨脹和貨幣貶值的投資品,而各國央行也在不斷的增持黃金,擴大黃金儲備。

據中共央行公佈數據,截至4月末,中共官方儲備資產中黃金儲備為1,066.66億美元,環比增加58.76億美元。不過以安士計,4月末黃金儲備為6,264萬安士,為連續第八個月保持不變。

經濟學家:中共外匯儲備3萬億美元 可機動使用不到0.2萬億

中共推「港版國安法」導致香港金融動盪,北京當局運送黃金到香港,或因不想動用外匯儲備,而是用拋售黃金來穩定金融市場。有分析指,北京當局可用外匯儲備不多。

旅美經濟學家程曉農在澳廣SBS撰文分析,雖然中國持有的外匯儲備目前仍達3萬億美元,其中可機動使用的不到2,000億美元。

中國有高達2萬億美元的外債,其中大部份是短期債務,再加上屬於在華外企隨時可撤資的5,400億美元直接投資,3萬億美元外匯儲備當中,可自主動用的僅有4,600億美元。

但是這4,600億美元當中,支付2個月進口所需要的安全外匯存量就高達3,000億美元,剩下的機動外匯只有不到2,000億美元而已;按照美中經貿談判第一階段協議,中方的美國產品採購承諾,今明兩年就會耗盡這些機動外匯。

中國表面上外匯儲備世界第一,其中85%是向別人借來的,捉襟見肘的困窘一目瞭然。

人民幣兌美元匯價大幅下調

人民幣中間價5月25日報7.1209,比上日大幅下調270點,創2008年3月以來新低,離岸價亦曾跌破7.15。

5月26日,香港文匯報發表社評稱,人民幣兌美元匯價25日大幅下調,皆因中美角力升級,資金出於避險需要,流向美元,增加人民幣貶值壓力。

文章稱:「人幣走軟是意料中事,疫情令環球資金避險情緒高漲,尤其當美國疫情自3月初開始爆升,儲局連番減息、無限量寬,並與多國央行訂立臨時美元流動性互換協議,確保以美元為主的金融體系能繼續有效運作,令美匯從94.895的低位反彈。加上中國受疫情影響,政府工作報告罕有地不設今年GDP增長目標,凸顯中國當前經濟疲弱,令人幣受壓。」

中銀香港宣佈,高迎欣辭任執行董事、副董事長兼總裁等職位,即日生效。(中通社)
中銀香港宣佈,高迎欣辭任執行董事、副董事長兼總裁等職位,即日生效。(中通社)

高迎欣突然辭任中銀香港總裁

5月25日,中銀香港(2388)突然宣佈,高迎欣因工作調動,辭任執行董事、副董事長兼總裁、戰略及預算委員會委員和可持續發展委員會委員職位,且即日生效,集團已啟動物色合適人選擔任執行董事及總裁,並已確認高與董事會並無任何意見分歧。

早前市場已盛傳高迎欣或將出掌民生銀行(1988)。高迎欣作為中共全國政協委員,目前正在北京參加兩會,有業內人士稱,高將在兩會結束後留在北京,日後或將赴任民生銀行董事長一職,即意味著民生銀行現任董事長洪崎或將到期卸任。

高迎欣現年57歲,1986年加入中國銀行(3988),後於境內外擔任不同職務,2005年出任中銀香港副總裁,2015年5月調任中行副行長,再於2018年調返香港擔任總裁,以接替退休的岳毅。

正當壯年的高迎欣,擔任中銀香港CEO才兩年多就突然辭任,特別是在北京正加大力度穩定香港銀行業的敏感時刻,令外界感覺蹊蹺。

5月25日,中共兩會再次提到「六穩與六保」,其中六穩則為「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香港銀行能否做到穩金融、穩投資,直接影響到北京局勢。

外界關注中銀香港突然換將,這與中共對香港金融體系有特別舉動有關?莫非高迎欣與匯豐的范寧有類似遭遇?

匯豐行政總裁蹊蹺換人 范寧任上業績不錯

在2019年8月5日當天公佈中期業績的前兩分鐘,已擁有150多年歷史的匯豐控股突然宣佈,集團行政總裁范寧退任行政總裁CEO及董事一職,而這距離他於2018年2月21日接替退休的歐智華履新才過去了一年多。

究竟是甚麼原因促使已經為匯豐服務三十年、從國際見習培訓生逐步晉陞至集團行政總裁的范寧在這個時候離開?外界感覺非常蹊蹺。

看中國有文章中列出了系列數據:2019年上半年,匯豐集團上半年經調整收入同比增長8%,至284.95億美元,稅前利潤同比增長6.76%,至125.16億美元,母公司普通股股東應佔利潤同比增長18.60%,至85.07億美元,平均普通股股東權益回報率提高了1.7個百分點,至10.4%。

有香港金融業界人士認為,從匯豐這家「港股100強」公司的上半年業績來看,確實有許多可圈可點的地方。在范寧離職之前,他所提交的成績還是不錯的。如說因經營業績問題導致離職,解釋不通。

向美方供出華為通伊證據遭中共威脅

2019年8月下旬,據英國《金融時報》披露,匯豐銀行由於主動配合美國政府對華為的調查,向美方供出孟晚舟與伊朗做生意,導致華為高管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而遭中共恐嚇稱,將把匯豐列入不可靠實體清單,並實施制裁。

香港是匯豐最主要市場,英國次之。匯豐近75%收益來自中國大陸和香港,如面臨中共制裁,後果將非常嚴重。

關於匯豐在華為公司所涉案件中角色,路透社早在今年2月就已經有過詳細報道。據路透社報道,匯豐在2016年年底到2017年開始配合美國司法部對華為發起調查,通過「內部調查」幫助美國司法部得到了一份可用來起訴華為公司的材料,導致華為的高管在加拿大被抓。

香港金管局借給大陸4000億美元疑雲

有報道稱,范寧離職與其知悉中共掏空香港金融證據,以及中共從香港政府借外匯4000億美元不還有關。

8月5日Twitter曝光台BGTVTM上爆料說:「消息人士稱中共從香港金融系統盜取4000億美金的外匯儲備,香港已經被掏空,辭職也無法洗脫你配合中共血洗香港的證據。」並稱自己因曝光匯豐高層需即時離職。

香港金管局隨後在其Facebook網頁上稱,香港沒有將4000億美元外匯儲備借給中國大陸。

金管局表示,「港元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主要為在進行離岸人民幣結算時,可能出現資金短缺情況所提供的一種流動性安排。金管局還稱,因外匯儲備是非港元資產,而「港元人民幣貨幣互換協議」整個過程中香港只使用港元交換,因此不會動用香港外匯儲備。

專家:港元聯繫匯率是金融定時炸彈

2019年2月,著名對衝基金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的創始合夥人凱裏巴斯(Kyle Bass)在接受彭博電視台採訪時表示,港元聯繫匯率是金融定時炸彈。凱裏巴斯在5月致投資者的信中說,香港銀行體系的規模和槓桿率使這座城市很像金融危機爆發前的冰島、塞浦路斯和愛爾蘭。

參考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標準,香港外匯儲備最少須達4,950億美元,遠高於目前的4,360億美元。同時他質疑,在金管局報稱的外匯儲備中,僅有570億美元(約13%)可供使用,香港的外匯儲備匱乏得可憐。

2008年金融危機,凱裏巴斯曾因為賣空美國市場的房地產衍生證券而賺的盆滿缽滿,並在金融投資領域聲名鵲起。

香港資深傳媒人士蕭若元8月7日在YouTube自媒體專欄中提出了他擔心的一種可能性是,金管局暗中授意各大基金管理公司動用外匯儲備資產買入中國大陸銀行的金融票據或國債;承包給大陸公司工程投資一帶一路,這是最嚴重的。中共通過這種途徑來操作是有可能的。

據他介紹,香港外匯儲備中,大概七八成是美金儲備,其中主要是美元債和其它債券;另外兩三成是香港的股票。這些外匯儲備資產通常是交給世界上各大基金管理公司管理,金管局不負責日常操作。

爆料:北京從香港借美元 還回來的是人民幣

香港金管局有一名內部官員曾對外發匿名信透露,近年來中共由於美元短缺,不斷向香港銀行系統借美元,還錢時卻只還回人民幣,香港銀行大多都被綑綁了,中共銀行系統出事,香港銀行都會被波及。

另據公開資料顯示,大陸有近70%外資融資來自香港,近50% 的外資投資來自香港。香港在大陸獲取外匯資金方面具有著決定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