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不時會製造出重大人為災難,其原因不外乎重要政策錯誤,或制度產生災難,這次疫情蔓延全球,是最新的一宗。每當這類人為災難發生,中共都會演出一套逃避罪責五部曲:掩蓋真相;壓制國內對真相的言論;尋找替罪羊;發起對外攻勢;對內展開欺騙宣傳。將中共在這次疫情期間的作為與60年前「大躍進」時期及之後的作為對照,可以看到非常明顯的雷同和規律。對世界各國來說,面對中共這個影響未來全球安定的因素,牢記其逃避罪責五部曲的手法,也許是重構對未來國際局勢的前瞻眼光所必需的認識方法。

一、美國政府重新認識中共本質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5月20日猛烈抨擊中共。他說,「中國從1949年以來一直被殘暴的共產黨政權所統治;幾十年來我們曾經認為,通過貿易、科學交流和外交接觸、讓他們以發展中國家身份加入世貿組織,會讓這個政權變得更像我們,但這種希望並沒有變成現實,我們大大低估了北京在意識形態和政治上對自由國家的敵對程度;全世界正在看清這一事實,中共對武漢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爆發的回應,加速了我們對共產中國更為現實的了解。」蓬佩奧的話不僅是對特朗普之前多任行政當局對中共政策的否定和反思,也是這次疫情期間痛定思痛的感受。
這次從中國開始的疫情到現在為止已經使全球524萬人感染、34萬人喪生,其中美國近十萬民眾被奪

走了生命。我於5月11日在《大紀元》發表的文章《美中疫情戰初析》中指出,以美國為主的針對中共的疫情戰必然進一步衝擊已經被中美貿易戰動搖了的以中國為重心的經濟全球化供應鏈,使得經濟全球化從過去30年的一國化(中國化)變成多元化,而這個過程也意味著中共從經濟全球化當中被逐步邊緣化。現在我想從另一個角度來分析,世界各國從這次疫情戰當中可以學到甚麼。蓬佩奧的講話點出了美國行政當局對中共本質的新認知,而這次疫情從中國向全球的擴散,是世界各國長期以來故意忘卻中共隱瞞人為禍災行徑的慘痛代價。

二、中共逃避罪責五部曲之前兩部:掩蓋真相和打擊批評者

如果以為中共只是這一次才掩蓋真相,就大錯特錯了。下面就用這次疫情事件和60年前的「大躍進」運動為例,來對比兩次事件裏中共應對人為災禍的異曲同工。「大躍進」是毛澤東60年前推動的紅色中國的第一次「崛起」運動,試圖通過強制農業集體化來實現糧食、鋼鐵產量翻幾倍,「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最後徹底失敗。那次「崛起」不僅使中共的政策淪為歷史笑柄,更造成了巨大的人為災難,全國農村餓死幾千萬人。

這次疫情發生之時和當年的「大躍進」運動過程當中,災禍即將來臨的兆頭很早就暴露出來了。中共害怕來自國內、國外對其制度和政策的質疑聲音,因此,就按照慣常做法,開始了逃避罪責五部曲的第一部——掩蓋真相、公佈虛假信息。掩蓋真相既是災難發生的原因,也是災情加重的根源。當年的「大躍進」運動時期,官媒只報道虛假的糧食和鋼鐵產量,如果記者寫了一些涉及真相的報道,都會被編輯扣押不用。而中共這次隱瞞疫情真相,採用的也是同樣的方法。一方面,禁止媒體報道疫情實況,比如,在疫情重災區武漢市和湖北省,當地媒體曾在疫情爆發的第一個月裏一字不報;另一方面,官方還不斷向國內和國際社會提供虛假信息,比如,說沒去過華南海鮮市場的人沒事,讓世界衛生組織說「疫情不會人傳人」,宣稱沒發病的人感染了也不傳染,規定只公佈感染後已發現中等程度症狀或重度症狀的患者為確診數字等等。

逃避罪責五部曲的第二部是壓制國內的批評聲音。「大躍進」運動時,國防部長彭德懷批評了毛澤東的政策,就被認定為「反黨集團」、撤職軟禁。那時中共還在各級官員當中搜尋批評過「大躍進」運動的人,實施政治打擊。這樣的政治高壓消滅了所有敢公開講真話的人,使掩蓋真相的做法得逞,而虛假消息則充填了媒體和民眾的頭腦。在這次疫情事件中,對通過社交媒體傳送疫情警訊的武漢醫生李文亮等由警方出面訓誡,就是為了配合掩蓋真相的需要,與60年前的做法如出一轍。

正是掩蓋真相和打擊批評者的慣用手法直接導致了人為災禍的不斷擴大,最後釀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而局面越是惡化,中共就越發加緊對信息的控制,所以,在中共的專制體制下,人為災禍一旦發生,就不可能及時制止。雖然中共經歷了改革開放,但它加劇重大人為災禍的制度劣根性絲毫未變,這次疫情的迅速蔓延就是明證。

三、逃避罪責五部曲的第三部:尋找替罪羊

當人為災禍嚴重到禍及全國、真相快掩蓋不住時,中共的應對之術就會進入五部曲的第三部——尋找替罪羊,即「甩鍋」。通常,中共會在3個方向上設法編造謊言,製造出替罪羊。首先,諉過於下級官員,比如,這次疫情中的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和湖北省委書記蔣超良就被北京當局作為替罪羊而撤職。

其次,把外國誣陷為加害者,通常會選擇與中共關係緊張的大國作為目標。「大躍進」時蘇聯成了中共人為災禍的替罪羊,這次疫情事件中共則把美國作為替罪羊,由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宣稱,致病病毒來自美國。美國人可能會覺得,中共外交部的說法很荒謬。其實,如果熟悉中共的逃避罪責五部曲,就可以想到,這種做法肯定會發生,只是在甚麼時間、甚麼場合出現,事先未必能準確預測。

「大躍進」運動造成全國糧食大減產和全面饑饉後,中共使用的也是這種手法。當時,中蘇關係開始惡化,中共便在所有機構和學校內以形勢報告的形式灌輸「中國為韓戰欠債,蘇聯逼債造成中國人挨餓」的謊言。直到五十多年後,國內才有人發表文章指出,其實,蘇聯當時從未「逼債」,相反還主動提出讓中共推遲還債,但中共為了掩蓋「大躍進」政策的慘敗,堅持要出口糧食到蘇聯,於是,由於中共要提前償還貸款,造成更多的中國人餓死了。

再次,尋找替罪羊的最極致的做法是,一旦人為的災禍過於嚴重而又具全國性,比如「大躍進」運動造成全國農村餓死了幾千萬人,用處罰下級官員和捏造外國「加害者」等手法都缺乏說服力時,中共就編造謊言說,是老天爺造成了災難,「大躍進」時期中共媒體編造的「三年自然災害」就是個典型。善良的西方人可能無法想像,中共尋找替罪羊的做法可能荒唐到這種程度。

華裔學者王維洛博士在我曾經主編的《當代中國研究》2001年第1期上發表過一篇文章,《天問——「三年自然災害」》。他在文章中指出,1960年《人民日報》的國慶社論一改過去歌頌鶯歌燕舞、昇平景象的調子,為全國民眾描繪出一幅可怕的圖畫:過去兩年來全國大部份地區連續遭受了嚴重的自然災害。1961年1月中共中央八屆九中全會公報把謊言編得更大了,「在1959年嚴重自然災害之後,1960年又遇到了百年不遇的自然災害。」

王維洛博士分析這3年的自然災情資料後發現,這幾年根本就沒有全國範圍的大規模嚴重洪澇或旱災。所謂的「三年自然災害」是中共憑空捏造的,目的是把中共造成幾千萬人餓死的罪責「甩」給「老天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的疫情目前在中國仍然繼續蔓延,今後中共為了逃脫責任,很可能會再度編出60年前那樣的「天災」謊言。

四、逃避罪責五部曲的最後兩部:對外攻勢、對內欺騙宣傳

中共捏造出替罪羊之後,就一定會發動對外、對內宣傳攻勢。對外宣傳攻勢是為了壓制國際社會的輿論批評,對內欺騙宣傳則是為了矇騙國內民眾。「大躍進」之後中共就發動過對外宣傳攻勢,即通過官方媒體對蘇聯反覆批判,其中既含有對蘇聯的不滿,也是為了轉移國內民眾對大饑荒的怨恨,但那時的對外攻勢比目前中共同類招數的施用範圍要小得多。

這次疫情發生後,中共與世界各國展開了「疫情戰」。所謂的「疫情戰」,不是指各國為抗疫所做的努力,而是指各國與中共之間就疫情追責訴求而在國際公共關係領域內正進行著的「戰鬥」。中共祭出了它的慣用套路,以「戰狼外交」四面出擊。中共外交系統全體動員,駐外大使們紛紛發表言論,怒懟其它國家對中共的任何批評,甚至啟動經濟制裁,威脅外國政府,試圖達到封嘴的目的。比如,最近澳洲在世界衛生組織年會上提出議案,要求對中國疫情的來源和擴散做獨立調查,中共不僅對澳洲在政治上施壓,而且立即採取經濟上的報復措施,對澳洲出口到中國的大麥徵收為期5年、高達80%的「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同時停止接收4家澳洲企業出口到中國的牛肉產品。

中共在人為災禍期間及之後會一直堅持對內的欺騙宣傳,以便把自己造成的災禍轉嫁給莫須有的「敵人」或老天爺。在專制體制下,這種欺騙宣傳採用長期隱瞞真相、虛假信息洗腦宣傳和政治高壓3種方式相結合,可能長時期有效。比如,這次疫情第一階段告一段落後,中共通過掩蓋疫情真相並製造虛假數據,大力宣傳中共抗疫的「成就」,在許多民眾當中產生了共鳴;與此同時,中共的媒體又反覆報道國外的疫情實況,試圖引導國內民眾把對疫情真實原因的關注轉移到國外。

中共的這種手法60年前就用過,當「大躍進」運動造成全國饑饉和數千萬農民餓死後,官方文件、各級官員講話和官方媒體眾口一詞地反覆宣傳根本不曾發生的「三年自然災害」,再加上強制性的思想「教育」和對個別講述饑饉真相的人的打擊迫害,最後「三年自然災害」這個被反覆重複的謊言變成了民眾心目中習慣成自然的關於那個困苦年代的代名詞,而中共及其領導人的政治責任也被謊言洗刷得乾乾淨淨。

直到60年後的今天,50後那一代人中還有很多人相信,那場全國範圍的三年大饑饉是天災造成的,與人禍無關,一講到當年餓肚子的情形,許多人還會脫口而出,「三年自然災害」的時候真苦啊。

2000年中共的《人民日報》、新華社、國務院新聞辦和《北京日報》聯合舉辦了一次民意調查,請民眾評選中共建政以來最重要的事件。民眾在問卷中並未選擇那些中共自認為得意的業績,而是評選出一系列負面事件,其中文革名列第一,「三年自然災害」名列第二。這樣的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民眾試圖用自己的獨立思考來表示,他們不願意跟著官方的宣傳指揮棒起舞。但是,當民眾填寫「三年自然災害」這一回答時,還是掉進了官方長期宣傳所設置的陷阱。

對中共逃避罪責五部曲的分析說明,國際社會最近30年來對中共的盲目輕信是多麼愚蠢。他們對中共治下60年前的「大躍進」運動造成的慘禍以及其它一系列慘禍既不甚了了,也不願警醒。直到這次疫情爆發、禍害全球之後,許多人才開始重新思考,但是,他們對中共的認知仍然可能侷限於就事論事,僅僅把疫情問題作為看清中共面目的鏡子。

其實,隨著中共利用經濟全球化來維護其統治的手法日益嫻熟,中共製造的人為災禍很容易就轉變成對世界和平和人類安全的威脅。類似這次疫情的公共衛生事件,今後可能還會發生。而中共選擇對美國開始新冷戰,由此帶來的軍事衝突危險對西太平洋地區各國都會產生越來越大的壓力。面對中共這個影響未來全球安定的因素,牢記其逃避罪責五部曲的手法,也許是重構對未來國際局勢的前瞻眼光所必需的認識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