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束皙慢戲之流》

荊州(1)有所識,作賦(2),是束皙(3)慢戲(4)之流(5)。殷甚以為有才,語王恭(6):「適(7)見新文,甚可觀(8)。」便於手巾函中出之。王讀,殷笑之不自勝(9);王看竟,亦不言好惡,但以如意(10)點(11)之而已。殷悵然自失(12)。

1.殷荊州:指殷仲堪。東晉陳郡長平人。能清言,善屬文。官至荊州刺史,曾兩度響應王恭討伐朝臣的起事,在王恭死後與桓玄及楊佺期結盟對抗朝廷,逼令朝廷屈服。後來卻被桓玄襲擊,兵敗被俘,逼令自殺。

2.賦:文體名。以抒情為主,講求聲調之美,注重排比鋪陳。

3.束皙:字廣微,陽平元城(今河北大名東)人。西晉文學家。曾作〈餅賦〉等文,文頗詼諧有趣。官著作佐郎、尚書郎。《晉書》有傳。

4.慢戲:輕佻諧謔。

5.流:流派、派別。

6.王恭:字孝伯,東晉太原晉陽人。少有美譽,清操過人。性伉直。

7.適:適才,剛才。

8.可觀:值得觀賞。

9.自勝:自制;克制自己。

10.如意:器物名。用玉、骨等製成,可用來搔癢,也供指劃、賞玩之用。

11.點:輕輕連續觸擊。或作「帖」通「貼」,壓著。

12.悵然自失:心中悔恨,失去了主意。

◎束皙之〈餅賦〉文甚詼諧,時人病其鄙俗。見《晉書.束皙傳》。殷仲堪拿了一篇類似的文章給王恭看,而王恭卻是一位「清廉貴峻、志存格正」,見劉孝標注引〈恭別傳〉,不茍言笑,端正嚴肅的人。無怪乎他在殷的笑聲中看完之後,但以如意輕點,欲言又止了。

羊綏(1)第二子孚(2),少有俊才(3),與謝益壽(4)相好。嘗蚤(5)往謝許(6),未食。俄而王齊(7)、王睹(8)來。既先不相識,王向席,有不說(9)色,欲使羊去。羊了(10)不眄(11),唯腳委(12)几上,詠矚(13)自若(14)。謝與王敘寒溫(15)數語畢,還與羊談賞(16),王方悟其奇,乃合(17)共語。須臾食下(18),二王都不得餐,唯屬(19)羊不暇。羊不大應對之,而盛進食,食畢便退。遂苦相留,羊義(20)不住,直云﹕「向者(21)不得從命,中國(22)尚虛。」二王是孝伯(23)兩弟。

1.羊綏:字仲彥,晉泰山(今山東省泰安縣)人。仕至中書侍郎。

2.孚:羊孚。字子道,晉泰山(今山東省泰安縣)人。尚書郎羊楷之孫。仕歷太學博士、州別駕、太尉參事。年四十六卒。

3.俊才:才智出眾。

4.謝益壽:即謝混,字叔源,晉陳郡人。司空謝琰的幼子,少有美譽,善於屬文。

5.蚤:通「早」。

6.許:處所、住所。

7.王齊:即王熙。王恭之次弟。

8.王睹:即王爽。王恭之弟。

9.不說:不悅。

10.了:完全。

11.眄:斜視。

12.委:放置。

13.詠矚:吟詠觀看詩文。

14.自若:自如,自在。

15.寒溫:寒暄。

16.談賞:互相交談欣賞。

17.合:與,和。

18.食下:酒菜擺好,下為陳設之意。

19.屬:通「囑」,勸飲、勸食。

20.義:指「來而不往非禮也」的道理。

21.向者:剛才。向,通「嚮」;者,停頓的語氣詞。

22.中國:指腹中。按:二王原先想趕他走,後來又獻殷勤,羊孚才說明所以不走是因為腹中尚空。

23.孝伯:即王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