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昌平小湯山附近,有一個關押中共高官的秦城監獄。負責建造這個監獄的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文革中被關進秦城。之後,有4位公安部副部長相繼被關進秦城監獄。

1949年7月6日,中共軍委公安部成立時,中共華北局第一書記薄一波推薦61軍政委徐子榮到公安部工作,徐子榮被任命為公安部辦公廳主任兼人事局局長。1952年2月7日,在公安部長羅瑞卿舉薦下,徐子榮被任命為公安部副部長。之後,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

徐子榮四位老上級被打倒

毛澤東早就預謀發動文化大革命,打倒他親自選定的接班人,在他1962年退居二線後,在中央一線主持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主席劉少奇。因為他認為,劉少奇已經蛻變成了睡在他身邊的「赫魯曉夫」。

蘇共獨裁者斯大林在世時,赫魯曉夫對斯大林畢恭畢敬,斯大林剛一死,作為斯大林接班人的赫魯曉夫,立即做了否定斯大林的秘密報告。

毛澤東在打倒劉少奇之前,首先清除了與劉少奇關係密切的中央軍委秘書長、總參謀長羅瑞卿。1965年12月,羅瑞卿突然被撤銷軍內一切職務。1966年3月,羅瑞卿被扣上「敵視和反對毛澤東思想」、「誹謗和攻擊毛澤東」、「反對毛澤東軍事路線」、「搞獨立王國」、「進行篡軍反黨陰謀活動」等大帽子,撤銷所有職務。

1966年5月16日,羅瑞卿被打成「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成員。羅瑞卿到軍委工作前,當了10年公安部長,徐子榮一直是他最得力的助手。

毛澤東要打倒劉少奇,就必須給劉少奇羅織罪名。最後,劉少奇被戴上「叛徒、內奸、工賊」三頂高帽子,被永遠開除出黨。要把劉少奇打成「叛徒」,就必須找一個能證明他是「叛徒」的證據。1931年,薄一波、徐子榮等中共黨員被國民黨當局抓捕,關在北平草嵐子監獄。

1935年,在時任中共北方局書記劉少奇的具體操辦下,薄一波等履行「自首」手續後,獲釋出獄。當時從草嵐子監獄出來的中共黨員,在文革中被打成「61人叛徒集團」。薄一波因此成了「劉少奇叛徒集團的主要份子」,被關押長達12年。

劉少奇是當時分管政法工作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彭真是當時的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政法小組組長,羅瑞卿是徐子榮的直接上級,薄一波是推薦徐子榮到公安部任職的「伯樂」。劉、彭、羅、薄4人被打倒,徐子榮在劫難逃。

徐子榮「被失蹤」兩年半後病亡

專門關押中共高官的秦城監獄。(Getty Images)
專門關押中共高官的秦城監獄。(Getty Images)

1967年1月5日晚,紅衛兵抄了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徐子榮的家,並把徐子榮綁架走了。徐子榮是公安部5位副部長中第一個被隔離審查,並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另外4位被關進秦城監獄的公安部副部長分別是:楊奇清、汪金祥、凌雲、嚴佑民。秦城監獄是在徐子榮的親自領導下建造的。

此後兩年半,徐子榮仿佛人間蒸發,音信全無。直到1969年6月18日,有人突然通知徐子榮的妻子孟松濤:徐子榮病了,經上面批准,同意家屬探望,接著宣佈了三條規定:第一,徐子榮罪行嚴重,你們必須和他劃清界限;第二,看到徐子榮,不許動感情;第三,你們看到的一切,包括在哪個醫院,都要嚴格保密。否則,不准探望。

第二天上午,孟松濤在醫院的「隔離室」裏見到了徐子榮:穿著囚衣,鬍鬚很長,兩眼深陷,骨瘦如柴,躺在水泥地的一塊木板上,口說不出話來,眼睛睜不開。

6月20日下午,辦案人員通知說:「徐子榮今天中午12點20分死了。」孟松濤來到停屍房,看到徐子榮的遺體:頭戴一頂破帽子,帽檐耷拉下來,蓋住眉毛和眼睛,穿著一身又爛又髒又臭的黑囚服,僵直、孤寂的躺著。

這就是中共中央候補委員、全國人大常委、公安部黨組副書記、常務副部長徐子榮留在這個世界上的最後形象。6月21日,徐子榮的遺體被當作「無名屍體」火化。之後,中共當局向孟松濤宣布:叛徒、特務份子的骨灰,一不准進八寶山,二不准進公墓,三不准放在公安部院內,四不准留在家裏。

徐子榮的妻子差點被槍斃

徐子榮被整死後,孟松濤極度悲憤,終日不語,日夜難寐。在公安部副部長汪金祥突遭逮捕的時候,孟松濤「腦子倏忽有一種錯覺,內心極度不安,有著難以支持和不願被侮辱的恐怖、反抗的心理,在一種難於自控的情況下,用刀扎壞了自己的喉管,倒在血泊中」。在醫院的急救中,紅衛兵聲稱「對叛徒的老婆,只能保命,不能治療」。因此,孟松濤留下了插管呼吸的終身殘疾。之後,孟松濤被流放到黑龍江省筆架山勞改農場。

1975年,在文革中被作為「黨內第二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打倒的鄧小平,重新出來,並主持中央工作後,孟松濤就「61人叛徒集團案」給鄧小平寫信。鄧小平收到信後說,這個問題,不看信就知道是冤枉的。

為甚麼?因為當年薄一波等「自首」出獄,是經過中共中央批准的,毛澤東、周恩來、鄧小平等都非常清楚。文革中,之所以將這61人打成叛徒集團,完全是為了整劉少奇。

1976年4月5日,北京爆發悼念周恩來的「四五運動」。鄧小平被認為是「四五運動的黑後台」,再次被打倒,再次被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孟松濤對此明確表示不理解,結果,被新帳、老帳一起算,打成「罪大惡極的現行反革命」,被軟禁在公安部第18號樓,由專案組審查。

後來,專案組組長宣佈:孟松濤是現行反革命,判處死刑,押解回原籍執行。然而,這個死刑決定還沒有執行,1976年10月6日,毛澤東妻子江青等「四人幫」被抓捕。同年11月6日,孟松濤被釋放。

徐子榮知道毛澤東江青的秘密 太多了

1967年1月5日,徐子榮被抓走前,對孟松濤說:「他們是絕不會讓我生還的!」徐子榮為甚麼這麼說?因為文革中正是毛澤東主張「砸爛公、檢、法」的。1967年7月23日,時任公安部長謝富治對副部長李震等人說:「我當面聽毛主席講砸爛公、檢、法,沒有十次,也有七、八次!」

1968年7月28日,毛澤東召見聶元梓等紅衛兵的五大領袖時,當有人談到北京市公安局揪出叛徒、特務、地富反壞份子900多人時,毛澤東興奮地說:「提出砸爛公、檢、法,我說好!」

為甚麼?因為這時的毛澤東,階級鬥爭的弦越繃越緊,整天疑神疑鬼,隨時擔心睡在他身邊的「赫魯曉夫」發動政變,奪取他的最高權力。1966年5月18日,毛澤東指定的又一個接班人林彪透露,毛最近幾個月,特別注意防止反革命政變,採取了很多措施。

羅瑞卿問題發生後,談過這個問題——調兵遣將,防止「反革命政變」,防止他們佔領要害部位,廣播電台。軍隊和公安系統都做了佈置——毛為這件事多少天沒有睡好覺。

徐子榮從公安部組建就一直在公安部工作。他知道毛澤東、江青的秘密太多了。1949年10月1日中共奪取政權後,毛澤東發動的歷次政治運動中,利用公安部整了許多人。比如,1951年廣東省公安廳廳長兼廣州市公安局長陳泊、廣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陳坤被抓捕,接著,廣州市公安局300多人被抓,廣東省公安廳900多人被抓。

此為中共建政後公安系統第一起大冤案。之後,中共製造了「胡風反革命集團案」、「高崗、饒漱石反黨聯盟案」、「潘漢年、揚帆反黨集團案」、「彭德懷、張聞天、黃克誠、周小舟反黨集團案」、「習仲勳反黨集團案」等許多重大冤假錯案,徐子榮都是直接參與者。

還有兩個揭露江青30年代醜聞的所謂「特大政治案」:一個發生在1954年,一個發生在1959年。先後有三封揭露江青醜聞的匿名信,被轉到公安部長羅瑞卿手上,羅瑞卿、徐子榮都曾親自查辦過這兩個案件,對江青30年代在上海亂搞男女關係的底細一清二楚。

文革爆發後,毛澤東妻子江青成為中央文革小組副組長,成為一人之下、億萬人之上的文革「旗手」。為了掩蓋她當年的醜行,參與查辦過這兩個案子的公安機關領導,都被江青投入監獄。

1966年、1967年「砸爛公檢法」的兩年多裏,全國3.4萬警察受到打擊,1,200多人被打死,3,600多人被打傷打殘,1,300多人被捕判刑。包括徐子榮在內的公安部5位副部長被捕,公安部政治部主任被隔離審查,副部長劉復之、于桑在公安部長李震1973年10月20日「自殺」後,涉嫌被監禁。

43位公安部正副局長、63位正副處長被打成叛徒、特務、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死不改悔的走資派。全國203位公安廳、局長,全都被審查、打倒過,45人坐過牢,17人自殺,或死在監獄裏。

結語

中共公安機關是中共專門整人的工具,但是,把歷史稍微拉長一點看,整人的人,最後都成了挨整的人。這是一個惡性循環。中共當政71年來,一直在上演整人、挨整、再整人、再挨整的歷史循環劇。

中共宣揚無神論,讓人不相信神的存在,不相信因果報應。但是,神無時不刻注視著每一個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因果報應,毫釐不爽。今天仍有一些警察充當中共整人的工具,徐子榮等人的教訓,值得鏡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