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條新聞》主持人之一的曾志豪,日前在社交媒體上發表一篇長文,講述自己服務港台16年,最近在參加廣播處長員工大會舉手提問時,被質疑「你不是員工」的經歷。

曾志豪解釋說,港台近年因資源限制及薪酬架構等原因,採用不同的僱用方式,有公務員、非公務員,以及各類合約制員工。

「我曾經是8年的非公務員合約員工,又做了8年的CATII僱員。」由聽電話到節目編導、節目主持人,由電台公共事務組到第二台,再踏足電視部做頭條新聞,還有教育電視。

「然後突然,你在電台16年的工作資歷被完全否定:『你不是員工。』如果我不是員工,我是什麼人?閒雜人等?外人?」

因為「工會確認了我的身份符合電台員工的資格,我有權出現在員工大會提問」。所以「當管理層質疑我的身分不是員工,其實心情除了憤怒,更多是悲哀。」

曾志豪在文中表示,近年來對管理層無幻想,對廣播處長的員工大會也無期望。因為「朱培慶以後的每一個繼任人」召開員工答問大會,「每一次都徒勞無功」。

「更何況,我開始覺得出席員工大會是很危險的事情。」因為「我只是一個不受保障的 CATII 僱員,和公務員同事不同。他們最多被調去守水塘,起碼不能無端解僱。而我只是風一吹便能隨時飄走的僱員。」

他感嘆「外來空降」的管理層,「究竟對這個接近百年的老店有什麼認識和歸屬感?」

具有31年歷史、以嬉笑怒罵方式諷刺時弊的港台節目《頭條新聞》,在本季度節目全部播出後,或面臨停播。事因通訊局日前裁定節目其中一集被投訴「污衊及侮辱警方」成立。港台接到警告,並被商經局要求致歉;港台傳訊組總監伍曼儀進而宣佈,本季《頭條新聞》播出後會暫停製作,展開檢討。

「侮辱警方」事件的直接導因是,另一個《頭條新聞》主持人王喜,在近期節目中的「驚方訊息」一段扮成警務人員,以廢物膠袋裹着頸和雙手,從大型垃圾桶冒出。此部份節目被指是對警察的惡意描繪,是侮辱警隊及傳達偏見。

王喜在《驚訊》節目中飾演警察「忠勇毅」,諷刺警隊抗疫工作。(RTHK)
王喜在《驚訊》節目中飾演警察「忠勇毅」,諷刺警隊抗疫工作。(RTHK)

王喜回應指出,「驚方訊息」屬政治諷刺節目,反問警方自己是不是在「對號入座」?《驚訊》主持「忠勇毅」只是站於垃圾桶內,「一件藝術品,唔同人有唔同理解」。

對此事件曾志豪曾經表示,相信打壓陸續有來,王喜並非最後一根稻草。「呢個係幾陰濕做法,只係第一步。」他認為商經局將警隊定性為特定社會群體是不明所以,因有關條文定義過往只包括種族、膚色及傷殘,警隊僅屬於一個職業,兩者並不相符。

本季的《頭條新聞》節目尚餘五集,曾志豪表示自己將用「非常時期、恆常做法」面對,按既有方式撰稿,「會用一向標準審稿把關,都會有自己底線唔可以過界」。

曾志豪稱,自己與另一主持人吳志森並不喜歡在節目中涵蓋警隊,「因為講親佢(警隊),都要伴隨衝突場面」。他指,雨傘運動有七警事件、「手臂延伸」等,但當時市民仍相信監警會等監察機制;而時下局勢不同,遂需透過節目大篇幅表達。「無人鐘意咁做,但唔到我控制」。

長遠來講,他憂慮未來政府將會「整頓」港台公務員隊伍,又透露目前部門內部士氣低沉。對將來,他說:「小弟已經打定輸數。」

在FB的長文中他說,「現在機構氣氛改變了。」以前員工大會,所有同事上下一心;而今只有某些部門的同事未噤聲,其它部門的同事總是沉默不語。

「他們不知何時開始,對管理層每一個決定都愈來愈諒解、愈來愈認同、愈來愈一致。16年了,這個機構也變得愈來愈陌生,像我們身處的香港一樣,我們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近期有強烈的覺悟,我早晚有一天無法再踏入香港電台的大門。」

「變得陌生的環境讓我有愈來愈大的危機感,我認真的問老婆:『我如果失業,你會養我嗎?』她也很認真的答:你可以在家吃軟飯,但在外面,你的腰骨一定要挺直。」

「我是曾志豪,一個在香港電台工作了16年而不是員工的人。」他在文章的最後結束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