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已經說了幾年的「房產稅」,近日因中共兩會召開,又成為人們討論的焦點。外界猜測,在今年的中共兩會期間,中共「房產稅」立法或將再次推進。中國問題專家唐靜遠認為,中共房產稅是雙刃劍,雖然能臨時解決政府財政收入,但房產稅一旦出台將啟動蝴蝶效應,更有可能是引發社會動盪的導火線。

出台「房產稅」動機 彌補地方政府黑洞虧空

中共在2018年人大會上已把「房產稅」列入到第一類立法項目,並表示確保如期完成。在2019年的人大政府報告中也說「穩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近日,中共黨媒都有報道關於「房產稅」的立法。有分析說,中共在輿論先行的造勢下,「房產稅」極有可能已逐漸進入製定程序中。

中國問題專家唐靜遠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中共出台「房產稅」的動機,主要是彌補地方政府財政黑洞虧空。因為現在中共地方政府缺錢,地方政府負債非常驚人,尤其近兩年來更急速的惡化。而過去中共地方政府高度依賴土地財政的模式也走到盡頭了,加上貿易戰、中共病毒的打擊和衝擊,在這樣一種背景之下,中共可能會通過增收這個「房產稅」來填補它的虧空,填補它的黑洞。

唐靜遠還指出,透過中共當局準備徵收「房產稅」的動機,只能反應出地方政府嚴重缺錢的現狀,利用徵收「房產稅」彌補當地政府黑洞虧空。

「房產稅」對中共是把雙刃劍 或將導致蝴蝶效應

唐靜遠認為,中共啟動徵收「房產稅」是得不償失。「房產稅」一但出台或將導致蝴蝶效應,更有可能是引發社會動盪的導火線。

唐靜遠說,「房產稅」對中共來說其實是一把雙刃劍,它既可以割韭菜(中國大陸老百姓),它也可以反過來割到、傷到收割者自己。

唐靜遠認為儘管「房產稅」可以幫助中共政府解決部份財政收入問題,中國房地產業是中共巨大的資金貯水池,但「房產稅」這點收入無法真正代替土地財政這部份收益,不可能真正彌補當地政府虧空。

而且房產稅率過高會衝擊到房市,這就是所說的它(中共)會找死。它(房產稅)會直接促發一系列系統性的金融的風險。

唐靜遠還認為,增收「房產稅」其實不是一個簡單的增收一部份財政這麼簡單,有可能牽一髮而動全身,會在大範圍之內壓低整個樓價,從而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唐靜遠說,「我們都知道大陸的房地產業。地方財政相當大的一部份高達百分之六七十,甚至更高都是壓到房地產上面。那麼,『房產稅』徵收的稅率如果偏高了,很可能對這個樓價進行一種打擊,衝擊到樓市。就會引發很多人恐慌性的拋售,尤其是很多抄房的,很多手裏持有多套房子的一些人或這樣的一些家庭。那麼,『房產稅』它就會帶來金融的風險,就會有這樣的一連串連鎖反應。很有可能引發整個金融市場的波動。」

 中共財政蓄水池「房地產」失靈 房產稅出台將引發動盪

唐靜遠還認為,房產稅還可能會引爆一系列金融、民生問題,由此也會出現通貨膨脹和社會動盪。

唐靜遠說:「我們知道中共這些年超發貨幣非常嚴重,為甚麼(中共)它大規模的超發貨幣還沒有出現很嚴重的通貨膨脹。我們看到最主要的一個原因就是大量超發貨幣都吸納到房地產業裏面去了。那麼一旦這個樓價被打下來被壓下來,出現恐慌性的拋售,它就很有可能會釋放大量的資金;那麼這些資金一旦流落到市場內來,帶來最直接的就是可能引發像通貨膨脹這樣一個後果。通貨膨脹就直接會造成社會動盪,跟著一連串的問題就來了,包括物價上漲,銀行壞帳增加等等。而且還可能造成民間的反對或民憤,從而導致治理社會的成本上升,會遠遠抵銷掉它徵收上來的這點稅款。」